柳暗花明了嗎?

柳暗花明了嗎?
柳暗花明了嗎?

文/于國欽

公司雖然倒得不多,但小商號卻倒了一堆,這代表台灣景氣復甦嗎?這有柳暗花明嗎?

台灣景氣近來如何?國發會說復甦了,財政部說柳暗花明了,然而不同行業卻可能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我們所謂復甦、柳暗花明都是帶著平均的概念,不論是出口也好,生產也罷,甚至經濟成長,失業率也全都隱含著平均的概念。

昔日總體或平均的變化,與多數人的感覺不會相差太遠,但隨著全球化,加以去年適逢疫情各國邊境封鎖,航空旅遊產業日子難過,而電子資訊業的產能卻受惠於遠距商機而屢創新高,在美國量化寬鬆推波助瀾下,股市、房市空前熱絡,與此同時也推升了新台幣匯率,卻讓傳統產業雪上加霜。

平均數 接不了地氣

如今真是一個無法用平均數表達的年代,正當我們看到公司解散家數減少,以為疫情衝擊不大之際,接著看次頁,卻發現商業登記歇業家數大增三成,比2009年金融海嘯還要嚴重,這該怎麼解讀?公司倒得不多,但小商號倒了一堆,這代表景氣復甦嗎?這有柳暗花明嗎?

這些兩極的發展不只出現在生產、出口及公司解散、商業歇業等統計上,也反映在就業面,平日我們看失業率總在3.8%附近,沒有什麼感覺,不能說我們失業嚴重,但也不能說不嚴重,然而若針對各別行業的失業情況觀察,就會發現這變化是驚人的。

部分行業失業率飆高

依主計總處估計,2020年以支援服務業的失業率7.1%最嚴重,這個行業由於包括旅行業、人力派遣業,因此首當其衝,去年台灣雖防疫做得不錯,但是外出休閒仍有所忌憚,也使得娛樂休閒業的失業率升至5.6%,住宿餐飲業也升至5.7%,此外,出版及影音傳播業也達4.0%,這些行業的失業人數已近十萬,其失業率甚至已和金融海嘯時期平分秋色,以此觀之,自然沒有柳暗花明的感受。

不過,對於另外一些行業而言,他們卻是真得感受到景氣的熱絡,不但薪資成長得高,而且失業人數創下近年來的新低,例如以往失業率都在4%左右的不動產業,2020年降至1.6%,營建工程也降至3.5%,這明顯是受到房地產買賣熱絡所致,另外製造業裡的電子資訊業的人力僱用也扶搖直上,他們不只柳暗花明,早已是一行白鷺上青天了。

傳產業 已傷痕累累

從這些數據所描繪的2020年台灣經濟有幾個現象,資本額較低的商號所受衝擊大過資本額較大的公司,傳統產業受的傷害大過科技產業,服務業受的影響比製造業深,但資本市場的沸騰卻也讓不少人日進斗金,不論是產業、就業、所得或財富隨著疫情的重分配,更趨於兩極,這個情況是不利於復甦的,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有很大一個原因就是貧富差距的擴大,產業兩極化的發展。

歷經1930年大蕭條的美國總統羅斯福深刻體會到,讓美國經濟跌入深淵的原因正是分配不均,他曾表示:「若農村人口沒有足夠的購買力來購買新鞋、新衣服、新汽車,那麼工業中心也要受苦,在一半繁榮一半破產的國家裡,是不能達到持久繁榮的。」當一半人已柳暗花明,一半人還是山窮水盡,羅斯福這席如暮鼓晨鐘的話,值得深思。

▎循商業登記法所成立的商號、行號,其資本額遠低於依公司法登記所成立的公司,以去年1~11月而言,新設5.4萬家商號,資本額80.7億,平均每家商號資本額約15萬,而新設公司4.1萬家,資本額2,066億,平均每家公司資本額500萬元。

▎各行業失業人數,是以失業者先前在哪個行業工作為依據,譬如張三先前在營造業工作,現在是失業者,那張三就是營造業的失業者,該行業失業率係以「失業者前行業人數」除以「該行業就業人數與失業者前行業人數之和」,分子為該行業失業人數,分母係該行業勞動力,此即失業率的算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