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物價微妙變化及其重要意涵

大陸CPI下跌,帶來通貨緊縮陰影。圖/新華社
大陸CPI下跌,帶來通貨緊縮陰影。圖/新華社

今年1月,大陸物價形勢發生微妙變化。主要有兩個表現,一是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較去年同期不漲反跌,二是工業生產者價格指數(PPI)不跌反漲;均是近年罕見現象。其中,CPI下跌,顯示大陸社會消費動能相當不足;而PPI上漲,亦主要反映了生產物料漲價的背景,少有民生物資價揚的成分。因此,今年大陸政府須加大力度來激勵社會消費購買力,如進一步優化供給、加強推動金融優惠等。

大陸國家統計局日前公布,今年1月大陸CPI比去年同期(術語叫「同比」)下跌0.3%,為其近年來罕見的下跌表現。尤其,自去年初以來,該「同比」數據快速滑落的情況,殊堪關注。

如去年1、2月份,CPI同比變動率依序為5.4%、5.2%,均遠高於官方預設的3%上限,一時引發通貨膨脹虞慮。未料之後其即如溜滑梯般地下跌,至去年10月跌至0.5%,則帶來通貨緊縮陰影;11月甚至掉為負0.5%,為近年首見的負數,幸12月「回正」為0.2%,但今年1月又掉為負0.3%,無法保住正數。

照道理說,CPI若能持續「些微走揚」,代表廠商有利可圖且消費者可以承受,是整體經濟穩健運行象徵。若是它走跌,那就表示整體經濟增長動力不足;如此甚至有可能引起民眾延後消費,以等待物價更加挫低,而造成通貨緊縮效應,會讓廠商經營難以為繼,實不容掉以輕心。

新冠肺炎疫情明顯衝擊大陸社會消費動能,已是眾所周知。如去年全年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正增長2.3%,但「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卻衰退3.9%,難怪CPI會步步走低。甚至,去年夏秋華中、華南多個省市發生嚴重洪災,亦未影響大陸整體CPI持續走低趨勢,連糧食等民生基本消費品價格,也是基本穩定;這誠然對普羅大眾有好處,但也該檢視一下,整體經濟增長力道是否疲軟了?

另方面,今年1月的大陸PPI同比情況,也有「異常」變化,但其變動方向主要是「由跌轉漲」,且翻轉了近年持續下跌的走勢,與上述CPI的表現恰成對比。原本,PPI同比數據上升可視為社會買氣轉熱的先聲,不過,大陸PPI在今年1月的不跌反漲,尚無法作這樣的解讀,因為領漲的是生產性財貨(術語叫「生產資料」)類項,且其背後很可能有國際能源、中間材料漲價原因。至於生活性財貨(術語叫「生活資料」)類項的PPI,則在今年1月仍是下跌。

換言之,大陸國家統計局把PPI的內涵,分成兩大指標。首要的是「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其中又分成生產資料、生活資料兩個類項;這兩者在今年1月的PPI同比幅度依序是正0.5%、負0.2%,去年12月則依序是負0.5%、負0.4%,兩月份相較,顯見後者(生活資料)在今年1月未能如前者一樣地由負轉正,亦說明大陸社會上民生消費品買氣尚待大力提升。

至於大陸PPI內涵的第二大指標,是「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指數」,其反映生產廠家購進物料的成本。去年12月,此指標的同比變動率,由連月負數轉為平盤(不漲不跌),進而在今年1月呈現正0.9%的漲幅,說明廠商購進物料成本已顯著上升;其中,黑色金屬材料類、有色金屬材料及電線類、農副產品類價格同比上漲率,依序高達8.7%、8.3%、5.1%,影響不小。

而廠商在經營成本上升後,若社會整體購買力不振,即無法將新增成本充分轉嫁出去,致使其營利能力難免減弱,尤其中小型民營企業的這種考驗更大。這是今年大陸經濟的重要課題之一。

惟追根究柢而言,提振社會購買力應是政策面的根本之計,其中,擴大消費內需甚至須定為「重中之重」的政策部署,有待大陸官方今年採取更大力度來加以踐行。為此,大陸官方可用工具並不缺。如以減稅降費誘導廠商優化供給,或督促銀行業對購房貸款戶盡可能降息等;這類舉措都能提振廣大民眾的消費意願及消費能力。

去年全年大陸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年增率為負數,表現不如同年GDP之正增長,顯示大陸消費結構及消費增長動能有必要創新和提升,以增強其帶動整體經濟增長的能耐。起碼,今年上半年,大陸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就應該「跑贏」同期GDP年增率;這值得大陸官民共同努力。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