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發少年狂

老夫聊發少年狂
老夫聊發少年狂

文/于國欽

浮誇之風其始也微,不足以害人心,待其瀰漫成風,吹噓者習以為常,聽之者誤以為真,則有亡國之危。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這是蘇東坡江城子一詞。馮唐於漢文帝時任職郎中署,官不大但口氣很大,對於朝廷為了幾個數字出錯而問罪雲中太守魏尚,直言文帝不會用人,這位君王雖然生氣卻從善如流,即命馮唐持符節再度啟用魏尚,衛戌邊塞,北逐匈奴。

蘇東坡屢遭貶斥,處境有點像魏尚,期待也有個馮唐出現在他眼前,因此寫下這詞。到底魏尚犯了什麼錯,怎會被問罪?原來是因為呈報戰功,在斬殺敵人的數字上多報了六人,常理而言,這只是誤差,自不應罰這麼重,馮唐因此為其抱屈。

然而,誤差自應儘量避免,否則今天多報六個,沒當回事,他日便可能浮報六十個、六百個,而歷朝這種浮誇吹牛屢見不鮮,明朝大臣于謙《為邊計事》一文詳論軍紀散漫,邊務荒馳,吹噓數字等歪風,而這些因素正是導致土木堡之變的原因,為邊計事一文說:「今之為邊將者,士卒不恤而一意希求陞賞,外侮不禦而一概妄報功次,又有斬獲一、二首級而報功至一、二百人者,其為欺妄,不言可知,果何功於朝廷?」

土木堡之變,君王被擄,這些恥辱正是浮誇的結果,明朝險些覆亡,幸賴于少保改正浮誇,重振軍紀,擊潰瓦剌才保住江山。浮誇如迷幻藥,會讓政府失去判斷力,其腐蝕人心的作用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政府切勿浮誇數字

今天台灣雖沒有明朝這麼誇張,然政府浮誇之文處處可見,去年底經濟部公布了一份新聞稿其標題為「特定工廠登記啟動,109年前11月新登記工廠家數成長約1.6倍」,乍看之下覺得情勢大好,然而這並非事實,成長1.6倍係農地違章工廠納編所致,不計此數,常態下的工廠新登記家數仍減少5%。

這份新聞稿從字義而言不能說它錯,因為文中有說特定工廠登記啟動,然而在不同基礎下比較(前一年沒有特登)是沒有意義的,從事統計工作的人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這樣的文字最後只讓人留下大幅成長1.6倍的印象,說它沒浮誇,其誰能信?

再看一例,1985年以來台灣每年貿易出超多逾百億美元,2005年上半年竟不到5億美元,各方為之震驚,國貿局估全年不到20億美元。次年初,海關統計忽然改版,引入復出口概念,經此一改,2005年出超由78億美元倍增至158億美元,雖當年官員宣稱絕無美化帳目,惟如此巧合,外界又豈能相信政府全無美化數字之心?

統計是良心事業

去年全球疫情漫天蓋地而來,國人無法出國旅遊,民間消費出現歷年最大的衰退,為了讓外界了解國內消費還不錯,主計總處把民間消費拆解為國內消費、國外消費,結果國內消費成長率3.0%創九年來新高,這項統計釐清了國內、外消費的變化,非常重要,但何以一定要等到消費大衰退才公布?政府公布統計的邏輯是什麼?值得深思。

浮誇之風其始也微,不足以害人心,待其瀰漫成風,吹噓者習以為常,聽之者誤以為真,則有亡國之危,歷史殷鑑不遠,過去有位主計處官員說統計是良心事業,大哉斯言。

▎ 蘇東坡《江城子》:「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民間消費包括國人於國內消費及出國旅行支出,過去民間消費有不小的動能是來自出國旅行支出(國外消費),2013~2016年國外消費成長率皆逾一成,去年受疫情影響,國外消費大減八成四,國內消費雖回升,仍難以扭轉民間消費的跌勢。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