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新經濟的距離

台股成交值內涵及IPO金額與美、港相距甚遠,不妨參考那斯達克的改革經驗。圖/美聯社
台股成交值內涵及IPO金額與美、港相距甚遠,不妨參考那斯達克的改革經驗。圖/美聯社

美中貿易戰和科技戰後,由於美國對大陸高科技的管制造成下單轉單效應也使台灣的科技業商機暢旺。尤其是半導體的搶單轉單效應,以及AI、5G、物聯網等技術的開展,對半導體需求量大增的情況下,成為各方爭搶訂單的標的,而使台積電贏得「護國神山」的美名。其次,COVID-19的肆虐,導致遠距醫療、遠距工作、遠距學習、遠距娛樂等蔚為潮流,也帶動筆電、雲端、資訊安全的需求。此外,在新生活型態的帶動下,共享經濟、平台經濟、外送經濟等新的平台、跨域合作大放異彩。

雖然台灣獲利於新冠肺炎、美中科技戰,也使台灣在科技業的訂單源源不絕。但深入分析,台灣受惠的絕大多數是代工、硬體,而非軟體、服務、智財權與品牌。如遠距的需求,台灣還是以筆電、伺服器等硬體為主,對遠距的視訊軟體、資訊安全軟體的著墨相對較少。同時,在共享經濟、外送經濟蔚為潮流之下,台灣除了Ubike之外缺乏自己的平台,Uber Eats、Food Panda均為外來的品牌。

而台灣冀以重望的半導體目前在搶單的情況下,訂單已經超額下訂到12至18個月。其中有些訂單並不扎實,一旦景氣下滑,這些訂單也可能會毀約,屆時台灣能否繼續維持這麼熱絡的景氣,也有一定程度的不確定性。

就股市而言,台積電占台灣上市櫃公司市值近30%,其他前十大市值公司的九家總和,僅占台積電的一半。而且前述十大市值的公司,多數是成立30年以上的半導體、電子、石化公司,皆為硬體製造業。和美國、韓國、中國股市的多樣化有著相當大的差異。美國軟、硬體各半;韓國近年來網路、生技、鋰電池產業崛起;中國則在網際網路及相關應用服務大放異彩,股市的表現更多樣化,更向新經濟靠攏。此外,如再以初次上市櫃企業(IPO)的金額觀之,那斯達克(Nasdaq)有570多億美元,香港有510多億美元,台灣則只有100多億元新台幣,相去甚遠。

由產業多元化、股市成交值內涵及IPO金額等新經濟的指標觀察,台灣和新經濟還有一大段的距離。

至於台灣如何拉近和新經濟的距離?由於台灣和歐洲距離較遠、地緣關係不強,日本則吝於技術的移轉,而美國仍是AI、5G技術的主要源頭。因此,和美國的接軌,將是台灣未來和新經濟接軌的主要驅動力。

台灣和美國在科技上接軌可以透過以下三個方向進行:第一,供應鏈的接軌;第二,人才、技術、商業模式的接軌;第三則是資金、資本市場的接軌。

在供應鏈的接軌上,台灣經由大陸、東南亞,乃至墨西哥的投資布局,接軌美國市場,已經相當完整。但隨著美中科技戰的開打,潔淨網絡(clean network)的布建,區隔非紅色、紅色供應鏈,值得廠商正視,也是政府可以支援的課題。另外,美國推動再工業化、創造就業機會,台灣是最好的策略夥伴。台灣可以慎選一、兩個重點產業,提供海外供應鏈的協助,幫助美國再工業化、創造就業機會,贏得台灣在美國政界及一般民眾的信任。

在人才、技術、商業模式的接軌上,AI、5G、物聯網等技術源頭仍在美國,台灣可以透過創業投資、透過購併美國廠商取得人才、技術,鏈結美國在新經濟的生態鏈。一方面投資美國,另一方面台灣可以取得先進的技術、商業模式模式,在科技上繼續領先中國、東南亞。

在資本市場的接軌上,其一,台灣可以參考那斯達克的改革經驗。那斯達克過去面對上市企業減少的困境,開始透過資金的挹注,扶植新創企業,讓新創企業可以源源不絕的上市,為那斯達克資本市場注入活水。其二,改變企業上市的準則,從新經濟的角度,鬆綁缺乏彈性的準則,尤其是透過矩陣式的規範,讓企業在資本、營業額、獲利率等不同準則上,有更多彈性的選擇,增加新創企業上市的機會。

其三,台灣的創新板可以選擇和那斯達克合作,因為那斯達克有嚴格的審核程序(SOP),有國際的品牌,更容易引進國際的資金。因為它有國際的聲譽,更容易取得國際投資人的認可,資金將可源源不絕而來。比台灣自行推動創新板來得簡單,而且投資人來自全球各地,影響更為廣泛。又,台灣可以組成一個創業20(20家台灣最好的新創企業),在那斯達克的台灣板掛牌,接軌美國,引進國際資金,為台灣的新創企業,開啟接軌國際資本市場的出海口。

當然,台灣的產業應該更多元化,尤其是扶植生技醫療、軟體服務、網際網路的新創企業,才能夠和國際資金想要投資的產業相吻合,如此台灣將更容易取得國際資金的青睞。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