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大皆空」到「八方雲集」

臺灣去年經濟成長率只有0.75%,經濟成長不佳。圖/本報資料照片
臺灣去年經濟成長率只有0.75%,經濟成長不佳。圖/本報資料照片

臺灣去年經濟成長率只有0.75%,今年預估亦不樂觀;占GDP七成以上的出口,出現兩位數的負成長;總體投資表現不振,尤其是外人直接投資;人才外流現象嚴重,有動搖國本之虞。種種跡象形成,絕非一日之寒。長久以來,由於藍綠惡鬥、政府無能,已然形成人才空、投資空、產業空、國庫空之「四大皆空」嚴峻局面。

 國家永續發展,當以人才為本。社會中需要的人才,藍、白領階級須有適當搭配;然而臺灣由於高等教育政策偏頗,廣設普通大學,造成白領階級人才供給過剩,文憑受到嚴重稀釋,也違反各類人才應適當配置的分工原則。再加上教學內容普遍存在學用落差,生產力無法提升。勞動供需雙方壓力所致,造成薪資水準長年停滯,甚至下跌。低薪化的嚴重後果,不但吸引不到外來優秀人才,也逼使生產力高的人才外流。依據洛桑管理學院(IMD)《2015世界人才報告》,臺灣在61個國家中,「人才外流」嚴重,排名竟已落至第50名。「人才空洞化」現象,凸顯教育、產業及勞動政策個個失靈。

 臺灣投資環境惡化,缺水、缺電、缺地又缺工,並非危言聳聽!尤與政府無力擴大基礎建設投資具密切關係;再加上政府缺乏行政效率,政策不具穩定性與一致性,不但吸引不到新的投資,原有產業也紛紛外移,形成「投資空」及「產業空洞化」局面。依據聯合國《2015世界投資報告》,臺灣外人直接投資(FDI)在全球211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倒數第五。此外,臺灣產業升級及創新緩慢,國際競爭力衰退,未來前景實在堪憂。

 臺灣租稅減免浮濫,特權階級林立,有錢人沒有合理納稅,以致國家整體稅收占GDP的比率不到13%,難以支應現代化國家發展。稅收不足、國庫空虛、政府支出又無法有效限縮,其結果造成各級政府債務累積超過7兆元;若包括各種社會保險潛藏債務17兆元在內,合計更高達24兆元,約為一年GDP的一倍半。國庫空虛、債留子孫,不但不合世代正義,也大幅限縮政府應有作為。

 教育為培育人才最主要的管道,然而臺灣高等教育卻出現嚴重問題。教育部門仍持過度管制、保護心態面對全球化、少子化變局,只會加速走進死胡同;故必須改弦易轍,尤需配合產業需求,調整人才教育供給結構,加強提升生產力。而在人才吸引與延攬上,薪資結構必須合理化,並且公平有效率的課稅,例如綜所稅的減免稅項目及45%的最高邊際稅率,均有檢討必要。

 加強研發與創新,提高產品品質,提升出口競爭力,加速產業升級、轉型與創新,擺脫「紅色供應鏈」的糾纏,擴大兩岸產業間垂直分工而非水平競爭關係,實乃各界努力方向;過度仰賴服務業發展,並非健康的經濟體質。政府尤應提升效能,強化公共建設,以期吸引內外資。若一味仰賴策略性產業發展政策,甚至提供租稅減免優惠,實難克竟其功,甚至適得其反,政府當局須三思!

 「國庫空」又與其他「三空」具密切關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人民要求政府多提供服務,相對就需要多繳稅(費)。政府應該健全財政制度、加強稅制改革、遵守財政紀律,尤其是社會福利支出,絕非白吃的午餐;社會保險財務缺乏健全性,必將牽連政府財政,造成潛在危機。因此,如何健全社會保險財務,妥善推動年金改革及長期照顧制度,值得慎重規劃與評估。

 推動國家前進的力量,有賴政府與民間及市場有效分工與合作。佛語「四大皆空」,乃指世間萬物都要藉地、水、火、風「四大」因緣和合才會不空。政府應努力建立良好的投資環境,強化政府效能,吸引人才、資金、技術、產業來臺聚集,帶動經濟蓬勃發展,創造資源「八方雲集」的經營環境;進而開創人才足、投資旺、產業興、國庫實的境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