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四伏

整體通膨率溫和的表面,卻有些國家其實已有通膨升溫的壓力。圖/本報社資料照片
整體通膨率溫和的表面,卻有些國家其實已有通膨升溫的壓力。圖/本報社資料照片

油價下跌,令我們所有人均陷入誘惑。環顧全球,主要經濟體的整體通膨率大多處於低水平,投資者傾向忘記了物價可跌,當然也可升,再加上多家央行選擇推行負利率政策,造成通膨已成過去的假象,我們似乎只應關注物價下跌的影響。

 但很不幸,這種因消費物價下跌而沾沾自喜的心態,背後並無事實根據。若我們看穿整體通膨率溫和的表面,有些國家其實已有通膨升溫的壓力,而且這些通膨壓力增加的國家,現在已包含美國,因此投資者務須注意。

 核心通膨率的計算,理論上已撇除食品及能源價格。但實際上,核心通膨率亦間接包含了食品及能源(例如燃料成本佔機票價格約40%,而大部分核心通膨指標都有計入機票)。但能源無疑在核心通膨中佔較低比重,令核心通膨率更能表示經濟體所承受的通膨壓力。

 全球有過半數主要經濟體的核心通膨率在2015年均有提升。此外,核心通膨率的上升形態亦令人擔憂。美國核心通膨率一直穩步上揚,因此可以排除是受到短暫因素的影響,而且升幅平穩無阻,顯示勞動市場日益緊張所造成的物價上升壓力現正來臨。

 核心通膨率上升,是單一經濟體的問題。各經濟體之間的核心通膨率,彼此關聯度極低。換言之,一個經濟體的核心通膨率不會受到另一個經濟體的核心通膨率所影響。舉例,美國的核心通膨率上升,並不代表亞洲的核心通膨率也會上升。這是一個主要論據,用來反駁亞洲出口在全球釋放了反通膨力量的論點,因此假如這個論點屬實,不同經濟體的核心通膨率應該緊密同步,但事實卻非如此,因為(撇除大宗商品價格)通膨是單一經濟體的問題,而非全球問題。

 不過,即使核心通膨率的升幅取決於經濟體內的因素,其影響亦可能蔓延全球。聯準會去年升息,是認為需要藉升息保持物價穩定。這種想法絕對正確-但美國升息的影響所及,已經超越了國界。今年聯準會面對定價能力上升和通膨升溫的問題,美國中期最有可能出現的結果將會是聯準會進一步加息。

 我們不能被整體通膨率偏低所矇騙。多個經濟體正醞釀通膨壓力。當油價回穩,相關通膨壓力自然會顯現出來。各大央行正做好準備應對。投資者亦需要作好準備。

 (編者註:Paul Donovan的最新著作《The Truth About Inflation》,另請登入www.ubs.com/pauldonovan參閱更多研究,亦請瀏覽www.ubs.com/nobel。)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