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法NBER,第15次景氣循環應儘速認定

圖/Unsplash

今年以來,國內景氣趨熱,惟官方迄今所認定的景氣循環,仍停留在2016年初第14次循環的谷底,這個谷底定格至今,已有五年之久,五年之間景氣跌宕起伏,如今大概已走過了第15次循環的峰、谷,並進入第16次循環了。不過,這一切仍有待官方認定。

景氣變化如同大自然一年四季,寒來暑往循環不已,只是大自然的循環極為規律,而景氣循環並沒有那麼規矩,有時景氣春天連著好幾年,有時一年就結束,有時景氣寒冬一年不到便迎來春燕,有時三年之久仍舊大雪紛飛,也因此這個循環到底走到高峰了沒?落入谷底了沒?必須由專門機構綜合總體數據,加以判斷。

所謂一次景氣循環,是指歷經一個擴張期(谷底到高峰)加上一個收縮期(高峰至谷底),例如我國第二次循環的擴張期由1956年9月~1964年9月,歷時八年之久,隨後進入16個月收縮期,合計全循環超過九年。台灣經濟發展初期,平均一次全循環歷時五年以上,隨著全球資本快速流動,各國循環相互干擾,使得景氣循環出現混沌(chaos)現象,波動因此加劇,循環週期也縮短,台灣自1996年起所歷經的六次循環,平均一次全循環降至三年。

景氣循環在認定時,最難的是峰、谷的判斷,總體數據一直很好,但也許未來還會更好,因此當下無法認定高峰是否已出現,必須等數據趨緩一陣子之後,回頭看才會發現高峰的落點。

同樣的,景氣很差的時候,我們也很難在當下判定這是谷底,還得等一段時日,回頭看才會看出谷底的落點。因此循環的認定總得等上一段時間才能做出判斷。

雖然循環的認定得等待一段期間,但是,目前政府景氣循環認定的速度也實在太慢了,第11次高峰落在2004年3月,卻遲至2008年4月才完成認定,第12次高峰落在2008年3月,這次很快的在2009年3月就完成認定,但隨後峰、谷的認定又得花上兩年多的時間,例如第13次谷底2012年1月,直到2014年11月才認定,第14次的谷底2016年2月,也遲至2018年2月才認定。

如今已是2021年了,想必自2016年2月迄今五年多來已歷經一次擴張期及一次收縮期了,也就是第15次循環已經過去了,但是負責這項循環認定工作的國發會,竟連第15次的高峰都還未認定,遑論第15次的谷底,這樣的速度確實太慢了。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是美國景氣循環的認定機構,2020年6月認定最近一次美國景氣循環的高峰落在2020年2月,他們只花四個月的時間即做出判斷。此前於2010年9月認定2009年6月為景氣谷底,2008年12月認定2007年12月為景氣高峰,同樣也只花一年左右的時間而已,相較我們姍姍來遲的認定,NBER有效率多了。

雖然景氣要回頭看,才能準確得看出高峰、谷底,惟落後一年認定尚屬合理,落後個兩、三年才認定未免就太慢了,而落後這麼久才公布,常常會與當下的情勢格格不入。

例如2011年9月公布第12次循環的谷底落在2009年初,意味著即將進入擴張期,其實當下的台灣已進入第13次循環的收縮期了,一邊公布的是景氣春燕將來的好消息,而現實的處境卻是景氣寒冬已至,兩相對照,十分違和。

政府步調如此緩慢的循環認定,於學術研究上雖有意義,於政府、或民間企業卻沒有太大的參考價值,也難以做為決策的依據,政府花了這麼多的力量與資源,結果認定出來的景氣循環難以做為施政的參考,殊為可惜。

也許有人會認為,目前不是已有景氣燈號可以供我們判斷景氣變化了嗎?何以還要有景氣循環的發布?沒錯,景氣燈號是可以讓我們了解短期的景氣變化,但卻無法告訴我們長期景氣的轉折點(turning point),景氣循環的峰、谷就是告訴我們景氣轉折點落在哪裡,給我們長期景氣走勢的座標。若景氣循環的峰、谷可以更及時的認定,大家便不會把景氣波動,誤認為景氣循環,或把暫時的跳動誤判成擴張或收縮,然而,景氣循環能否發揮這個作用,悉數取決於官方認定的速度。

我們認為,負責我國景氣循環認定的國發會應效法NBER,提升景氣循環認定的效率,同時儘速完成第15次循環的認定。當景氣循環的發布更具及時性,非僅有助於國人鑑往知來,掌握景氣長期走勢,也可以讓政府在採行擴大內需、振興經濟政策時有了更明確的座標。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