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嚴打炒作與資產泡沫

鐵礦砂等大宗原物料爆發國際炒作潮,大陸已展開一連串打擊炒作的動作。圖/新華社
鐵礦砂等大宗原物料爆發國際炒作潮,大陸已展開一連串打擊炒作的動作。圖/新華社

在全球疫後經濟復甦的大潮流下,北京政府正在「超前部署」,逆勢採取多項措施,避免資產泡沫對經濟持續發展與金融體系穩定造成根本性的傷害,相較於美國拜登總統拚命拉高預算來衝刺疫後經濟復甦,北京相對謹慎的政策,背後所蘊含的訊息,以及對於全球經濟造成的效應,值得我們密切觀察。

「金融穩定」是中國今年政策的重中之重,光是過去兩個多月,就有3月30日人民銀行召開2021年金融穩定工作會議,4月8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召集第五十次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研究加強地方金融機構微觀治理和金融監管等工作。一個多月後的5月21日,劉鶴再度召開第五十一次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劉鶴作為習近平最信任的財經國師,身負經濟金融政策的領導重任,如此密集召開金融穩定會議,可以看出中央政府對金融穩定採取最高度的警戒。

我們觀察5月21日的第五十一次金融穩定委員會,看到幾個極為標誌性的重點政策,第一是降低中小型金融機構的信用風險;第二是徹底打擊比特幣挖礦與交易行為;第三是強調有效應對輸入性通貨膨脹,加強預期管理。

我們也觀察到,中共中央在年初對於房地產市場蠢蠢欲動給予高度關注,壓制新一波的房地產炒作風潮,更對地區中小型金融機構的信用穩定採取緊盯的戰術,力圖縮小中小型銀行的信用風險缺口。進入第二季之後,看到全球虛擬貨幣飆漲,原本已經被人民銀行趕出國境的虛擬貨幣炒作熱潮,藉著挖礦企業的名義又死灰復燃;接著是四、五月份基本原物料價格飆漲,鐵礦砂、銅、鋁、玉米、大豆等軟硬大宗商品全面都遭鎖定熱炒。

面對一波接著一波的資產炒作浪潮,大陸政府高度警戒,不只直接從李克強、劉鶴等國務院最高決策官員的高度,迅速對於資產炒作泡沫做出因應對策,更責成所有金融監理機構,以及地方政府,全方位採取嚴打炒作、早期戳破泡沫、確保金融體系安定的強力政策。

就以數字貨幣的炒作為例,人民銀行早在2017年年中就已經做出具體政策,禁絕比特幣與所有加密貨幣在中國境內的交易平台,另外衍生的以數字貨幣為計價與出資的ICO等所謂創新計劃,也全面清掃。

過去一年的數字貨幣炒作主舞台已經移轉到美國,理論上中國境內應該不是主要戰場,但是由於許多企業仍在進行虛擬貨幣的挖礦,並且以此為掩護參與數字貨幣的炒作,甚至吸引金融機構暗中提供炒作資金,數字貨幣的轉移存在洗錢等不法行為,因此5月19日先由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及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發布聯合公告,重申「金融機構、支付機構不得開展與數字貨幣相關的業務」;接著內蒙古發改委宣布設立「挖礦企業舉報平台」,供知情者舉報挖礦企業,「打擊騙取稅務、土地及電價等優惠的挖礦企業」,隨後再由劉鶴主持的金融穩定會定調,徹底把數字貨幣炒作阻擋在中國境外。

另外大宗原物料商品在過去兩個月也爆發國際炒作潮,主要的炒家也是在美國,相較於去年五月底的價位,國際銅價、鋁價格都已經翻倍,中國境內交易的鐵礦砂價格則在三個月內暴漲超過四成,另外玉米、黃豆一年翻漲一倍,咖啡、小麥、豬肉等則都有五成的漲幅。

這波顯然是由國際熱錢簇擁出來的大宗物資上漲,對於中國經濟穩定帶來顯著的威脅,因此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周內三度檢討價格飆漲問題,李克強總理要求相關部會做好供需市場調節,做好對大宗物資「保供給、穩價格」的工作,還親自前往浙江寧波考察,掌握第一線進口港的供給狀況。同時展開一連串打擊炒作的動作,要求上海期貨交易所、鄭州商品交易所、大連商品交易所祭出具體措施來嚴打炒作。

由於美國等國家的中央銀行仍然持續無限制量化寬鬆的印鈔政策,市場利率雖有回升但仍處於歷史低位,持續多年的股市與資產炒作創造龐大的熱錢四處流竄,因此中國政府對於輸入性的資產泡沫,提早作出嚴厲的打擊措施,將炒作與泡沫的衝擊提早阻絕於境外。

大陸政府從年初至今,持續對於資產泡沫的議題高度警戒,農曆年前後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端出政策打擊房地產炒作,人民銀行與銀保監會更雷厲風行,要求各級金融機構控制今年信貸投放規模,控制金融泡沫,如今又對數字貨幣與大宗原物料炒作採取嚴打政策,這些措施,對於穩定亞洲金融體系必然會有正面的助益,卻也提醒台灣政府與金融監管機構,資產泡沫炒作的狂潮四處流竄,隨時可能帶來難以掌控的風險,絕對不可輕心大意。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