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貝弗里奇曲線看疫情對就業市場的衝擊

本土疫情嚴峻,三級警戒導致百業蕭條,不少店家拉下鐵門,暫時停業。圖/本報資料照片
本土疫情嚴峻,三級警戒導致百業蕭條,不少店家拉下鐵門,暫時停業。圖/本報資料照片

去年那一波疫情對國內就業的影響尚未落幕,近日疫情升至三級警戒,危機更甚於去年,恐慌更甚於去年,其衝擊自然也更甚於去年。可想而知,國內的就業處境,尤其今年甫自大學畢業的青年人,必將面臨巨大的壓力。

去年此刻疫情席捲全球,在各國封鎖邊境下,商業活動蕭條,觀光旅遊停擺,使得各國失業率上揚,美國由年初不到4%逐月升至14.8%,歐元區失業率也直逼9%,台灣情況亦然。然而,由於去年台灣疫情控制得不錯,加上出口、生產亦佳,失業率雖一度升破4%,但相較各國,仍屬溫和。

往者已矣,如今我國的處境已不可同日而語,隨著兩週前疫情升至三級警戒,經「校正回歸」後每天都有三、四百人確診,多的時候甚至一天確診已逾五百例,與去年每天一、兩例境外移入相比,有如天壤之別。也正是如此,在恐懼不斷升高下,消費市場冷清,展覽表演打烊,旅行住宿、交通運輸、藝文活動也受到前所未見的衝擊,冷清的街道,空蕩的賣場,似乎說明了眼前的經濟恐怕要蕭條一陣子了。

去年台灣疫情這麼輕微,尚且讓失業人數一度逼近50萬,失業率升破4%,今年疫情如此嚴峻,失業率要升到什麼水準,當是可想而知,未來除了失業人口將擴大,被迫放無薪假的人數也必然會扶搖直上。值得注意的是,依勞動統計,放無薪假的人只是工作時數減少,仍是就業者,因此未來不論無薪假人數有多高,皆不會推升失業率。然而,這些人名為就業,卻幾乎處於半失業狀態,從家庭面而言,他們收入大減,日子難挨,從總體經濟而言,多數人消費動能下滑必將抑制GDP,其間的關係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

日前主計總處公布4月失業率創下近15個月新低,不久前所發布的缺工率也創十年來最高,景氣更三亮紅燈,三者反映的原是經濟復甦步伐加快,未料,隨著疫情升至三級警戒,須臾之間已打破了這個復甦態勢,從貝弗里奇曲線(Beveridge Curve)研判,下半年的台灣勢將出現失業率升高,缺工率下降的走勢。

1940年英國經濟學家貝弗里奇(William Beveridge)觀察長期的時間數列,發現了一個法則,那就是失業率與缺工率呈現穩定的抵換關係,哪一年缺工率升高則失業率就會降低,哪一年缺工率降低則失業率就會升高。在失業率、缺工率的座標平面上循時間數列所繪的點,連結起來,恰是一條由左上方向右下方延伸的曲線,此即貝弗里奇曲線,這一規律放諸四海皆準。從我國的時間數列觀察,也大致符合此一法則。其實,無需貝弗里奇曲線,從我們的直覺也約略可以明白這個道理,然而,若從動態思維來理解貝弗里奇曲線則會發現,一旦經濟體系陷入缺工下滑、失業上升的循環,必將加劇勞動市場的疲勢,而衝擊經濟成長,這正是我們最擔心的情況。

千萬別以為這樣的事不曾發生,2008年底全球金融海嘯席捲全球之際,次年台灣缺工率降至1.8%的歷年新低,失業率則在短短八個月連連破5%、破6%創下史上最高,尤以青年人受創最深,青年(20~24歲)失業率一度升逾16%,那一年台灣經濟出現半個世紀以來第二次衰退,復甦之路遙遙無期,情勢之恐慌不亞於今天。

歷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們,只要失業率升高,經濟就很難不衰退,1930年美國大蕭條如此,去年美國失業率飆升,實質GDP落至史上最大跌幅亦然,2009年台灣的情況也是如出一轍。這告訴我們,在面臨這樣的巨大災難時,紓困、振興固然緊要,穩住就業市場更加重要,失業人口一旦激增,經濟想不衰退也難。

當年行政院為因應全球金融海嘯,曾推出許多就業方案,尤其針對剛自大學畢業的青年,更提出許多規劃,據估計僅「公共服務擴大就業方案」便創造了十萬個就業機會,若沒有這些就業方案,以當年情勢之險峻,失業率只怕要衝破7%,甚至衝破8%了,至於「受失業波及的家庭人口」大概也要上修至150萬人以上。

日前,行政院所提《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修正草案己獲立法院三讀,首波紓困4.0將編列2,600億特別預算以因應這一波疫情。依規劃,部分預算會用於補助薪資較低的勞工朋友,估計新增逾72萬人受惠,行政院的決定非常明快,具有安定人心的效用。不過,在紓困之餘,仍有就業問題,尤其是今年甫自校園畢業的青年人,他們第一次投入尋職行列,並不符補助的條件,如何在這段期間給予妥適的安排,或進修或職訓,政府自應提出方案以為因應。

我們的結論是,只有穩住就業,不讓失業情勢擴大,才能保住今年經濟成長,當局若能為所應為,則今年經濟仍有可為。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