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宜妥善並用「兩率」以穩定物價

當前面對大陸物價上漲問題,需人行採取針對性匯率政策來因應。圖/本報資料照片
當前面對大陸物價上漲問題,需人行採取針對性匯率政策來因應。圖/本報資料照片

2021年5月份大陸物價水平顯著上揚,其中工業生產者物價指數(PPI)中的出廠價格、購進價格兩檔的年漲幅,皆高達10%左右,相當驚人。而該月的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年漲幅,則是多月來首度超過1%。因而可見大陸物價上漲態勢相當明顯,不利於「後疫情」時期的經濟復元,亟須大陸政府加以調控。而金融政策工具中的匯率和利率這「兩率」,皆能有效平穩物價,當前實值得加以妥善並用。

大陸國家統計局日前公布數據顯示,5月份大陸PPI漲勢強勁,其中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年漲9%,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指數更年漲12.5%。這兩者的年漲幅,皆創下近年來的新高,亦全盤翻轉了兩者在近年內經常不漲反跌的局面。

大陸PPI如此上漲主因,顯是新近一波的國際原物料漲價風;難怪上述「購進價格」指數年漲率超過10%,也表明在陸中外廠商採購物料機件成本已顯著抬升。在這種情況下,在陸廠商生產的「中間財」價格亦受帶動而水漲船高。如大陸國家統計局另公布細化的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即5月份「生產資料(中間財)」出廠價格指數年漲12%,而「生活資料(消費財)」出廠價格指數僅年漲0.5%。

應注意到,PPI的上漲遲早會「傳導」到CPI,而當前大陸似正在發生這種傳導現象。主要徵兆是,2021年5月份大陸CPI年漲1.3%,是近半年多以來首度漲過1%。其自2020年9月年漲1.7%後,即掉為零點幾趴或負數(微漲或下跌),僅在2021年1月份出現正好1%的漲幅,但次月漲幅又掉下來。

惟5月份CPI漲幅「破1」,和近月來PPI的接連大漲,有一定關係,也可能是新一波「PPI帶動CPI上漲」走勢的開端;如果接下來的6、7兩月大陸CPI持續顯著走高,則這種走勢幾可確認。屆時PPI、CPI雙漲,實難免衝擊工業製造和民生消費,而對亟力回復疫情前榮景的大陸經濟相當不利。

因此,平穩物價無疑是當前大陸經濟政策要項,大陸政府有必要盡早採取有力舉措,阻止物價過度上漲;其中,中國人民銀行掌管的匯率與利率,是平穩物價的有效政策工具,具立竿見影作用,值得優先採用。

如人民幣匯率政策運作,多年來對大陸穩經濟助益甚大。人們印象最深刻的較新相關事例,即2018年美中貿易戰開打,和2020年疫情爆發,都觸動人民幣匯率政策調整,並導致人民幣匯率水平一度貶破7元(對1美元,下同)大關,表現相當弱勢,惟因此有效穩住大陸出口動能,以撐持經濟增長率。

而當前面對大陸物價上漲問題,亦需人行採取針對性匯率政策來因應。不過,現時匯率政策導向,應是「強勢人民幣」,即盡量讓人民幣升值,以對沖「輸入型通貨膨脹」,並促進大陸進口、充裕國內物資供應,助益物價穩定。

其實,近幾個月以來,人民幣匯率已持續升值;以官方每日公布的匯率中間價而言,計自2020年底的6.5249元升至2021年6月11日的6.3856元,即升值了0.14元或2.18%。如此升幅,顯未充分反映年初以來大陸出口旺盛表現,帶有人民銀行「阻升」因素。按,2021年前五個月,大陸累計出口額年增率高達40%左右,使得人民幣匯率頗具升值條件。

基於配合穩定物價的需要,人民銀行不妨放手讓人民幣進一步升值。近年人民幣匯率已曾上觸「6元」大關,因此,現時該匯率若再度向6元挺升,民間當能適應,值得人行如此做政策考量。

但莫忘人行手上另有一項政策工具,可以拿來和匯率政策搭配運用,以加強穩定物價效果;其為利率政策。

在大陸物價節節升高情況下,人民幣利率理應適度調升,以對信貸市場「抽銀根」,減輕全社會的通貨膨脹壓力。但要調升哪種利率,必須精準選取,以減少副作用。舉例而言,若遽然調升人行制定的「基準利率」,可能過度緊縮信貸資金,不利後疫情大陸經濟復元。

惟除此之外,當前有一檔較合用的利率,即人行授權銀行間同業拆款中心逐月公布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該利率自2020年4月份後即一直文風不動,迄今仍是「1年期3.85%,5年期以上4.65%」。

為應對物價新形勢,人行不妨在近期內調升該LPR。若是調升效益不如預期,次月即可調降回來。換言之,LPR的機動靈活屬性,當前實頗值得人行充分運用。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