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物價變化看貨幣政策的新調整

圖/Unsplash

時序進入下半年,新的挑戰比起上半年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疫情還在延燒,對於經濟生活的恢復仍停留在想像階段,但同一時間裡,物價上漲的壓力卻已席捲而來,感受到茲事體大,美國聯準會(Fed)部分官員陸續釋放出提早調整政策的主張,擴張貨幣政策的拐點似即將到來,因應此一變化的政策拿捏,已是未來一段時間的重要課題。

從現象面來看,物價上漲的壓力顯而易見,華爾街日報形容,這是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出現過最全面的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上次出現類似情況,已是1970年代發生的事。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顯示,5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相較上年同期上漲5%,較上月增幅為0.8%,分別創下12、13年來的紀錄,而國際銅價半年內翻倍一度漲破1萬美元,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的玉米、黃豆合約,開年以來的漲幅也相當可觀。

這一波物價上漲的原因為何,說法相當的多,主要有三種。一派說法認為與疫後經濟復甦有關,例如中國大陸,2020年經濟成長為2.3%,而第一季年增率大幅攀升到18.3%。也有人將原因歸於原物料和運輸價格的上漲,包含原油、鋼鐵都大幅漲價,航運的飆漲,讓股市上的航運股搖身一變成為航海王,股價攀高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

但這些解釋,一來純屬比較基期的計算,二來多為受疫情表現的被動性影響,即使漲幅不低,只要不形成持續性的上揚趨勢,相對仍容易受到控制,FOMC日前的聲明稿,即提出類似的看法。因此更重要的應是第三項原因,即與主要國家央行長期採取的擴張政策有關,尤其美國落實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是導致物價上揚的關鍵因素,並走到了必須正視此問題的時候。

直到現在為止,美國每月還要買進800億美元的國債及400億美元的房地產抵押債券,錢還在毫無節制的釋放出來,動能遠超過實體經濟可以承受的能量,不僅造成房市與股市的大幅上揚,還要持續尋找新的去路,各項原物料只要略具炒作題材,價格當然水漲船高。

當美國對於修正貨幣政策釋放可能的同時,我國央行也利用理監事會議的機會,對主要國家貨幣政策進行了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央行特別舉瑞士為例,詳細闡述政策的作為,言下之意,「以瑞士為師」應該是台灣可以參考的方向。

「瑞士央行啟示錄」開宗明義指出,物價穩定是央行的最重要目標,透過隔拆利率進行操作,並考量匯率對通膨和經濟的影響。

而我國中央銀行法的描述也指出,維護對內及對外幣值的穩定,即維護物價和匯率的動態穩定,是央行的貨幣政策最終目標之一,再考慮如何協助經濟的發展。

換言之,維護物價穩定,是兩個小型開放經濟體有志一同的核心任務,其重要性甚至高於經濟發展。

至於具體做法,瑞士主要運用公開市場操作工具,包括附買回、換匯操作等,讓隔拆利率水位為貼近政策利率,對照台灣目前的方式,早於彭淮南主政央行時代,便逐步揚棄強力貨幣政策工具的使用,包括存款準備率的調整、郵政儲金的釋放與收縮等,而是透過建立規模龐大的可轉讓定存單系統,進行公開市場交易,淡化三個月宣布一次的政策驚奇,日以繼日的收放資金,以短支長。

至於匯率部分,台灣作法和瑞士亦相當類似,都主張必要時進場干預,維持匯率穩定的選項。美國財政部4月公布最新一期的匯率操縱國名單指出,台灣與瑞士過去一年來,都達到匯率操縱國的標準,將就此持續與其溝通接觸。換言之,台瑞央行的匯率操盤手法,美國均認為有過度介入的疑慮,並持續進行觀察。

「藉瑞士談台灣」的分析中,央行其實是想強調一點:積極的在外匯市場進行干預,或甚至設置短期最低的匯率制度、採取負利率政策等方式,就是要維持物價的穩定,「基於物價穩定職責所採取的貨幣政策,都屬必要且合法。」

「勿謂言之不預」,央行這些說法,顯然對於物價上漲問題在下半年可能席捲而來,有所警覺,勢必要在雙率上採用更多的工具,來維持市場的相對穩定。

此外,央行對通貨膨脹率的定義,也走到了必須修正的時候了。根據彙整,包括ECB(歐洲央行)、Fed(美國聯準會)、BoJ(日本銀行)與SNB(瑞士央行),都以2%為通膨目標,楊金龍總裁曾在立法院等場合表示,台灣同樣是以CPI的2%做為通膨的警戒線,但值得注意的是,各國央行已陸續出現調整,例如Fed修正為平均2%的通膨率的新目標,就是一例。而台灣4月2.09%已經破2,5月再續至2.48%,物價上漲超過3%的項目達75項,從國際市場表現來看,此數據還會持續走揚,央行該以什麼標準當作通膨新指標,是一大課題,讓我們拭目以待。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