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貧富差距躍亞洲次高警訊

台灣整體財富結構已經從過去的中產階級家庭逐漸減少所呈現的「M型」化,轉型朝向集中少數高端所得收入家庭所呈現的「L型」化。圖/本報資料照片

依據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 Group AG)最新所公布的報告指出,儘管去年以來爆發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各國,然而並未阻止全球整體財富從2019年的389.6兆美元,增長為2020年的418.3兆美元,增幅達到7.4%。同時,該份報告預估,未來5年全球百萬美元富豪人數將會持續增長,尤其是亞洲幾個國家的百萬美元富豪人數增幅,將遠超過美國。

此外,在該份報告中特別指出,未來5年之內台灣百萬美元富豪人數,將會從2020年為60.9萬人增加至103.1萬人,增幅高達69.3%。雖其增幅不及中國的92.7%、印度的81.8%,但超過南韓的68.6%、新加坡的61.9%、香港的59.8%,排名亞洲第三。不過,從報告數據中更加值得擔憂的是,台灣在百萬身價富豪人數不斷增加的同時,其中前1%巨富所掌握的財富占比達到28%,其占比僅次於新加坡的34%,卻又超過南韓的24%、日本的18%,躍居亞洲第二,無疑說明台灣家庭財富已呈現嚴重失衡現象。

姑且不論前揭報告數據是否真實,7月5日財政部公布《2019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初步核定統計專冊》,若以其綜合所得稅加計分開計稅股利所得、分成20分位加以統計,其中最高5%家庭平均所得高達507.8萬元,與最低5%家庭平均所得僅有3.9萬元的差距倍數來到130.2倍。若以10分位來看,最高10%家庭平均所得367.4萬元,與最低10%家庭平均所得9.5萬元的差距倍數則是38.7倍。若以5分位來看,最高20%家庭平均所得263.6萬元,與最低20%家庭平均所得18.9萬元的差距倍數也有13.9倍。

雖財政部指出,在綜合所得稅申報核定資料統計中,並無包含取得來自政府移轉支出補助款額、免稅所得或分離課稅等資料,不能作為台灣家庭貧富差距分析;但若以上述綜合所得稅各個級距最高與最低的差距倍數來說,2019年較之近年不斷提高。再者,若以衡量家庭貧富不均指標的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而言,雖2019年吉尼係數僅為0.339,仍未達「0.4」的國際警戒線,但較之近年更是持續上揚,正在接近國際警戒線。

另一方面,再就稍早之前主計總處所公布的《2019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觀察,雖其收入包含取得來自政府移轉支出補助款額,但最高20%家庭平均所得與最低20%家庭平均所得之差距倍數,仍然達到6.10倍,不但較之2018年6.09倍略為擴大,同時創下7年以來最大差距。

從上述統計數據中,不論是家庭平均所得差距比較,抑或是吉尼係數比較,很顯然地可以發現,台灣整體財富結構已經從過去的中產階級家庭逐漸減少所呈現的「M型」化,轉型朝向集中少數高端所得收入家庭所呈現的「L型」化。此意味著,近年以來台灣家庭平均所得差距,正在呈現越來越大趨勢,造成許多家庭陷入貧窮循環威脅。

探究近年以來台灣家庭平均所得差距越來越大癥結,除了受僱勞工薪資增長呈現遲緩,甚至陷入停滯現象,以及薪資增長難以追上物價上揚,無形之中也抑制了受僱勞工薪資增長感受之外,其關鍵原因乃是,家庭最重要資產的房價在市場投機炒作下大幅上揚,使得家庭房貸負擔占比急劇提高。此外,加上現行租稅法規朝向資方傾斜,造成受僱勞工報酬占GDP之比重,從1995年的50%下降至2019年的44%,相對企業盈餘則是從30%上升至35%,顯示受僱勞工未能共享經濟發展成果。

換句話說,台灣多數家庭所得收入來自薪資報酬,若薪資未能隨著經濟增長有所增加,則代表一般家庭所得收入減少。此一情形之下,不但造成許多家庭日常消費行為受到影響,尤其是所得收入淪為貧窮線之下的家庭,除了提供免除賦稅負擔優惠措施之外,必須透過政府擴大移轉支出加以補助,藉以維持其家庭生計。再者,則是在日益激烈競爭社會中,更加需要促進社會資源分配更加公平正義,達到擴大「贏者圈(Winners’circle)」。

在此同時,由於疫情危機尚未完全解除,除了衝擊就業環境之外,也波及了許多家庭所得。因此,我們希望政府與其過度宣揚台灣經濟成長超過5%、製造訂單再創新高、出口貿易持續長紅等數據,不如聚焦如何透過政策工具協助薪資中位數49.8萬元以下接近3百萬人的基層勞工,尤其是薪資中位數僅有34.9萬元未滿25歲的年輕族群,積極因應疫後時代所面對的就業環境轉型挑戰,藉以擺脫家庭貧窮風險。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