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波通膨升溫是短暫現象還是持久趨勢?

圖/Unsplash

今年5月份的美國生產者物價指數(PPI)超過6%,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接近5%,引起市場一陣恐慌,最新公布的6月份美國核心CPI更到4.5%,是1992年以來最高。台灣方面5月份的CPI也到達了2.48%,究竟會不會引發通貨膨脹?進而使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提前調高利率?值得我們關切。

雖然美國5月份的CPI高達5%,引起市場震撼,但美國Fed老神在在,認為當前經濟復甦超前,只是工人、產能還沒跟上來,到了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通貨膨脹率就會緩和下來。彙整主要觀點包括,其一,美國5月份CPI雖然增加5%,(核心CPI增加3.8%),但按月計算,5月份CPI只增加0.6%(核心物價增加0.7%),增加並不多,只是用年計算,基期比較低所致。其二,美國有近800萬人目前仍無法擺脫疫情、恢復過去的正常工作,主要是因為紓困救濟金,以及疫苗尚未接種完全。

然而資本市場人士對Fed看法抱持懷疑的態度,他們認為通貨膨脹會比預期來得久,綜合主要論點包括:

第一,雖然美國打了疫苗,加上政府的紓困政策,美國復甦快速。但其他國家可沒有這麼幸運,不少國家還面臨二波、三波、四波的感染,在經濟復甦腳步不同之下,全球產能能否快速恢復,是一大變數。例如印度、巴西、拉丁美洲、歐洲部分地區,以及東南亞、非洲等地,仍未完全復甦,會不會拖累全球經濟復甦的腳步,值得進一步觀察。

第二,各國紓困措施仍然是有增無減。以美國為例,川普時代的2兆多美元紓困金,接下來拜登發出1.9兆美元的紓困金,再下來還有2兆美元的基礎建設投資,以及規劃中的教育投資基金等。歐洲、日本看起來短期內也沒有收手紓困措施的打算。全球第一次歷經所有的國家都同樣採取一致性的貨幣、財政寬鬆政策(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時,歐洲採取的是撙節的措施)。如此寬鬆的財政、貨幣政策,以及流竄的資金,可能掀起更大的波瀾。

第三,通貨膨脹會自我實現。當大家都發現到通貨膨脹的陰影時,會更追逐稀少的物質,反而造成更大的通膨。

第四,中國大陸會不會輸出通貨膨脹?大陸政府最近在打壓原物料價格,避免通貨膨脹。但如果中國大陸打壓不下來通膨。大陸以往是成本降低,對全世界出輸出通縮。如果這次不同,物價控制不下來,並對全球輸出通貨膨脹,將使全球的通膨更不容易被壓抑。

就台灣而言,台灣5月份的CPI較去年同月雖然上漲來到2.48%。但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去年第2季的民間消費、CPI是負成長,相較之下自然會大幅攀升,當然原物料、石油價格,以及疫情開始,企業進行人力分流,導致成本上漲也有關係。同時,5月中旬爆發的二波疫情,對民間消費一定有衝擊,也可能緩和物價的上漲。故央行認為,台灣的通膨只是短期的,央行不可能為短期的物價上漲,改變自己的貨幣政策。

不過,台灣處於全球經濟體系,萬一美國物價升溫,以至於美國Fed升息,台灣也很難置身事外。

一旦全球開始升息循環,台灣如果沒有動作,則可能造成兩地間的利差,使得資金慢慢流失,也會衝擊房市、股市。因此,貨幣政策和美國接軌、連動的可能性很高。

在通膨還沒開始升溫之前,市場認為美國Fed在2022年年底升息的機率是8成,2023年上半年升息的機率幾乎是100%。現在會不會提前也說不準。而且在升息之前會開始縮表(縮減資產負債表),回收QE。如果從市場抽走假設5,000億到1兆美金,則對房地產市場、股票市場的衝擊也會開始增加。因此,明年的房市、股市的波動會比想像中來的大,值得企業警惕。

鑑此,企業應該開始守住核心競爭力,強化核心競爭力的投資,降低房市、股市投資的比重。尤其是對不少廠商的訪談發現,在台灣的第一波疫情時,如果公司能進行數位轉型、跨域合作、線上電商的投資,比較容易渡過第二波的疫情。

在通膨可能升溫,利率未來可能上升的同時,企業應逐步降低負債的比率,以免屆時成本攀升。同時,在資金寬鬆利率低的時候,可以發行企業的公司債,取得低廉資金進行核心競爭力的投資,作為升級轉型、跨域合作之需。

就幣值而言,如今美國因為經濟逐步復甦,美元有走強跡象,然因美國大力紓困以及QE仍在進行,美元走強有限。又一旦非美元經濟體也開始復甦,美元也會走弱。至於台幣,因為基本面佳,外資匯入多,股市熱絡,加上疫情對台灣基本面,包括出口、投資的衝擊不大,短期內恐怕沒有太多貶值的空間。因此,新台幣兌1美元在27~28的區間內游走,恐怕成為新常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