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國勢調查

消失的國勢調查 圖╱本報資料照片
消失的國勢調查 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于國欽

連續編了4年的「幸福指數」,在105年正式謝幕,不少政府機關的調查說停就停,不僅造成統計資源的浪費,國勢更無從觀察。

政府辦調查除了讓我們明白現況,若能定期辦理,更可以讓我們了解國勢的變化、世代的差異、偏好的消長以及文化的變遷。持續性,對調查而言非常重要。

可惜的是,我們的調查都不長命,有些辦一、兩次即告夭折,有些辦了十年便已消失,例如民國80年辦理的國富調查,於次年底公布,終於讓大家明白了台灣貧富差距的懸殊,遺憾的是,這是頭一回,也是最終回。此後再也沒有任何數字可與之呼應,這些年財富分配究竟變成什麼樣子,大概只有老天爺知道。

再如,86年進行的「工作經驗調查」,它告訴我們,國內每十個就業者就有一個憂心失去工作,此一就業安全感的調查也是辦了一次便壽終正寢。另外,為了解失業族群的處境,87年還辦了一次「失業狀況調查」,調查顯示有七成失業者認為失業已造成個人精神上的壓力,另有四成反映失業已使得家庭生活不和諧,這麼一份重要的調查,同樣辦了一次就沒有下文了。

事實上,國勢調查原本就是主計處重要的業務,何謂國勢,除了經濟、人口的變化,青少年的發展,老年人的需求,婦女的婚育與工作,人民的幸福都是形成國勢的重要因子,因此自民國70年代,主計處每隔三、四年會辦一次專案調查,以了解青少年愛不愛讀書,老年人快不快樂,以及女性不結婚的原因。不過,這些調查近年來也陸續停辦了,少部分則移至其他部會辦理。

也許有人會說,若只是移到其他部會,應該沒關係。然而,對調查略有興趣者都明白,主計處辦理時,青少年、中高齡、老年及婦女等專案調查,都是依附在人力資源調查的樣本上,可以在既有的背景資料上取得更周延、更深入的交叉分類統計。移至其他部會,自然不可能如此方便,加以接手者採用的問卷未必和昔日相同,調查結果難以和歷史資料銜接,這樣,我們如何能了解長期趨勢?

舉個例子,經建會自94年開始辦理「住宅需求動向調查」,定期推估住宅價格,這項調查隨後轉至內政部,內政部於101年另編住宅價格指數,原住宅價格的時間數列因而中斷,如此這邊編十年,那邊編十年,兩邊又隔著楚河漢界,哪來的長期趨勢?有的只是斷斷續續的數年走勢罷了。

這些年最離譜的當屬「幸福指數」的停辦,當年為讓這項統計長久的編下去,還特別明載於預算法,然而明訂於法上的調查最後還是被廢了,編了四年的幸福指數於105年公布最終回之後,正式謝幕。

我們有太多的調查都給這樣浪費了,二十多年來僅主計處就停辦了十多項調查,若把其他部門也算進來,數量就更為可觀了。當國勢調查每隔幾年就要來一次後浪推前浪,我們的統計必然要流於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空靈數字,好好的統計通史也全成了斷代史,這不僅是統計資源的浪費,也讓調查結果成了郭公夏五,斷簡殘編,國勢無由觀察,興衰無從判斷,斯罪大矣。

▎依歷次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調查時年齡在40~45歲的已婚女性,平均擁有的子女數,於民國68年是4.1個,於105年時降至1.8個。而婚前至調查時一直沒工作的已婚女性比率,於68年高達40.3%,至105年降至7.6%。

▎民國80年6月辦理的國富調查顯示,我國前20%家庭所擁有的資產淨額(財富)是後20%家庭的16.8倍,遠高於同年的所得差距4.97倍。最富有的前20%家庭,四成居住在台北市,最富有的前1%家庭,更高達四分之三集中於台北市。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