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與政府

通膨與政府 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于國欽

政府在因應通膨這件事上,雖可藉由貨幣政策、公共費率調控來穩定物價,但成效多少卻很難說,這得視通膨壓力大小,還有物資供應的情況,若壓力不大,物資供應及時補上,這些政策是可以紓緩一下,避免預期心理的擴散。

不過,如果物資長期不足,恐怕連老天爺都救不了,政府縱然使盡一切的力量,不論是升息也罷,調控公共費率也好,物價終究會以燎原之勢,陷一國社會於恐慌,至經濟蕭條而後已,這是千古不變的法則。

依主計總處估算,政府能影響的物價有30餘項,如自來水、家庭用電、天然氣、汽油、郵資、網際網路等通訊費,再如火車、捷運及客運等票價,學雜費、營養午餐,甚至連香菸也屬於政府可以影響的項目,這些項目的權重合計高達18%,意思是這些項目如果漲一成會使得通膨率提高1.8個百分點,若漲個兩、三成,社會豈能不亂?令其不漲確實有穩定物價的作用。

然而,政府真穩得住這些費率嗎?很難,因為這些公用事業自己也有成本的壓力,1973年第一次能源危機拉開序幕之際,行政院於7月公布「11項穩定物價措施」,要求公用事業費率不加價,以減少對國內物價的衝擊,起初幾個月效果不錯,不料隨後原油、大宗物資漲勢不休,行政院遂於次年元月通盤調整公用事業費率,這一調整使得國內物價連月大漲,至終通膨率飆至47.4%的空前紀錄。

 1979年二次石油危機捲土重來,在總統蔣經國關切下,政府於初期採取穩定物價措施,經濟部長張光世在青年節宣布年底前油價不再調整。惟國際油價大幅竄升,這一年夏天電價調漲三成,石化基本原料調漲一成,鐵路、公路免費票全數取消,耶誕節這一天,經濟部送給全民的耶誕禮物就是油品調漲38%,隨著公用費率調漲,百物齊漲,年底時的通膨率已升至12%。

公用費率只是緩解通膨的止痛藥,不是穩住通膨的萬靈丹,政府不可能讓中油、台電長期巨額虧損,若真是如此,那恐怕要帶來更大的危機。隨著原油續漲,中東情勢緊張,兩伊戰爭爆發,1980年初政府再度調漲電價18%、中油調漲九項石化基本原料價格,5月鐵公路票價及航空貨運費率調升兩、三成,迨10月電價、鐵公路客貨運費率又一次調升。

在物價這件事上,政府是個領頭羊,蠢蠢欲動的物價會隨著公共費率調漲而跟漲,如響斯應,消費者更會因恐慌而搶購囤貨,經政府幾度調升公用費率,加以供需激盪,價格扶搖直上,1980年通膨率升至19.0%,創下史上第二高的紀錄。

從兩次石油危機的經驗可以發現,政府穩定公共費率的能力極為有限,幾個月或許挺得住,時間再長一點,這些公營事業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最後也只好調漲,該發生的通膨照樣發生,只是慢了點而已。

美國第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繆爾森說的好:「通膨這個疾病,仍是經濟學一片未知的領域。」昔日如此,今日亦然。

▎1973年7月行政院公布「11項穩定物價措施」,前三個月物價漲幅仍屬溫和,以CPI月增率來看,依序是2.8%、2.2%、4.2%,情況尚屬穩定,至10月加劇至7.9%,次年元月續漲9.8%,2月接著漲15.2%,物價漲幅與公用費率調漲桴鼓相應。

▎1979年5月總統蔣經國主持財經會談,指示提高儲油量,穩定物價,6月兩度指示有關單位採取妥善措施,使其對國內物價的影響減至最小程度。而為免窮人因物價上漲難以度日,次年元月蔣經國特別到台北市政府,囑咐市長李登輝多照顧低收入民眾的生活。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