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所得報告裡的喜與憂

本土疫情重創民間消費,但疫情降溫、政府加碼振興,民間消費卻未隨之大幅增長。圖/本報資料照片
本土疫情重創民間消費,但疫情降溫、政府加碼振興,民間消費卻未隨之大幅增長。圖/本報資料照片

國民所得評審會議於11月下旬召開第四季的會議,會中討論了國內總體經濟情勢,完成了若干統計及修正了部分預測,從這次報告看來,其中固然有值得高興,讓人感到樂觀的發展,卻也有讓人感到憂心,甚至悲觀的地方。

讓人感到樂觀的發展,官方已經講很多了,我們在此就不多說了,只簡要的提一下,例如今年經濟成長率重返6%,去年製造業附加價值率升逾32%締造新紀錄,又如民間投資成長逾18%也是金融海嘯以來最高,此外,我國人均所得今年將達3.2萬美元已接近韓國,官方還援引國際貨幣基金(IMF)的預測,表示2025年我們將會超越韓國。

這些資料一經公布,由於政府官員旁徵博引,詞達意暢,讓人感到無比樂觀,因為這些年台灣每一方面的表現都可圈可點,不但創了數項歷史紀錄,還改變了台灣經濟風貌。然而,這些樂觀只是整份報告的一部分而已,至於另一部分,我們就在底下談一談:

第一、民間消費幾近零成長:今年我們的民間投資雖不錯,但是民間消費卻極為低迷,這自然與防疫三級警戒有關,但是隨著疫情趨穩,7月底商業活動漸次恢復,暫時性失業族群也重返職場,主計總處於8月預測今年民間消費成長1.4%,加以逾千億的五倍券、加碼券紛紛投入振興消費行列,理論上民間消費應該上修才是,然而第三季的資料出來,與8月的樂觀大相逕庭,使得官方調降今年全年民間消費成長率至0.07%,如此低迷歷來少見。何以政府用盡洪荒之力振興消費,民間消費卻依然疲弱,其原因除了疫情,是否還有其他因素降低了人們的消費能力,必須深入了解。

第二、所得分配日趨不均:GDP可以由支出面、生產面及分配面加以觀察,消費、投資及出口變化是支出面,工業、服務業及農業生產概況是生產面,所創造的GDP分配至受僱人員報酬、營業盈餘及固定資本消耗,這是分配面。民國70年至90年,分配到受僱人員報酬的比例約48~51%,意思是每年所創造的所得,有五成分配給上班族,但90年以來這個比例逐年下滑,前年曾回升至46%,去年又降至44.98%。經過二十年的發展,經濟果實分配給上班族的比例逐年下滑,這原是不公平的,於國家發展也是有害的,當局應儘速了解,別又找一些老掉牙的理由當說詞,又用一些不痛不癢的政策當工具,如此因循只會讓隱憂失控。

須知,政府施政不僅要追求成長,也要改善分配,歷來社會的動盪大多與所得分配惡化有關,上班族不能公平的分享經濟果實,可謂今日台灣社會的一大隱憂。

第三、超額儲蓄又破紀錄:一國有儲蓄是好事,這些儲蓄可以提供民間投資、公共建設所需的財源,然而儲蓄太多,也不是好事,這代表閒置資金太多,閒錢一多就會被拿來炒股、炒房讓經濟的泡沫風險升高。衡量閒置資金是否允當的指標就是超額儲蓄,所謂超額儲蓄,就是儲蓄減投資所賸餘的資金,這些錢既未被引導去買設備、蓋廠房、建水壩、修道路,自然就是閒錢,以前台灣每年的超額儲蓄大概就是幾千億,民國96年升破1兆,103年升破2兆,去年升破3兆,今年將達到3.4兆的歷史新紀錄,光是過去四年(107~110)累積的超額儲蓄便高達11兆,其規模之浩大,前所未見。前央行總裁彭淮南曾多次示警台灣超額儲蓄的問題,惟超額儲蓄卻與日俱增,依主計總處估計,明年還會更高,若不審慎因應,將為台灣帶來不測之憂。

第四、通膨壓力再度升高:在本次國民所得報告未發布之前,政府官員說都今年通膨率達到2%通膨警戒的機率不高,日前報告所發布的數字上修至1.98%,四捨五入這不就達到通膨警戒了,事實上,這段期間大街小巷已然是百物齊漲,通膨壓力扶搖直上。日前政府機動調降部分大宗物資的關稅、貨物稅,確實有宣示效果,值得肯定。然而,國際情勢瞬息萬變,未來半年通膨仍是將影響台灣社會最大的變數,物價對總體經濟大有牽一髮而動全身之勢,必須小心。

文心雕龍《論說》一篇指出:「說者,悅也,兌為口舌,故言資悅懌,過悅必偽。」這次國民所得報告雖有不少好消息,但也有若干壞消息,有值得樂觀的,也有該憂心的。樂觀的消息故然令人聽了高興,但過度談好消息,而避談隱憂就不對了,文心雕龍這段話就是告訴我們,論說一件事,過份讓人喜悅便是虛偽了,如何衡平的論述,非僅是政府官員該有的態度,也是所有人該學習的。於此看來,台灣當前經濟與其說是樂觀,不如說是審慎樂觀,因為仍有長期、短期的風險隱於四圍、藏於腠理,其來也朝發而夕至,不可不察,不可不防。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