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率會騙人

成長率會騙人 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于國欽

成長率須觀察前幾年的情況,才能判斷是谷底緩步而上的復甦,還是乘風而起的擴張,否則可能言過其實,虛胖的成份居多。

數據的變化往往比數據亮眼,從來沒有人會去注意物價指數,但通膨率備受關切,少有人有知道GDP是幾兆,而經濟成長率人盡皆知,此外,出口、消費、生產及貨幣供給,大家關切的同樣是成長率,而非數據本身。

也因此,長期以來,成長率創新高的消息備受矚目,創新高原是很熱絡的意思,成長率能創十年、二十年新高自然是一件好事,早年台灣經濟數據不論是出口、生產或投資都是遞增數列,成長率的高低恰可以彰顯經濟擴張、活絡的變化。不過,自2000年以來,逐年遞增已非定律,偶爾有幾年會下跌,甚至大跌,因此成長率升高是否代表熱絡,就很難說了。

高成長建立在大衰退上

例如,2017年海關出口成長率13%,創了七年新高,當年各報皆以頭版報導,認為這是豐收的一年,但往前一查卻發現這個成長率是建立在前兩年出口衰退的基礎上,並非外貿締造了什麼偉大的紀錄,事實上,這一年的出口規模還低於2014年。

再如,2018年僑外投資大幅成長五成,執政黨即以「蔡政府創造經濟與政策優勢,外商來台投資創新高」為題,興高采烈的在臉書上大書特書。然而,往前一看,同樣發現這是拜前一年衰退之賜,事實上,這一年外商來台投資和2016年平分秋色,甚至還遠不如2006年、2007年的規模。

再舉一個例子,2010年民間投資成長率27.3%,此一成長率直追李國鼎擔任經濟部長的年代,創了四十年新高,這自然也贏得了各方的讚嘆,遺憾的是,這個高成長也是建立在金融海嘯期間大衰退的基礎上,而2.48兆的民間投資比起2005年還略低一些,持平來說,只能說是逐漸復甦,並非出現了什麼偉大的擴張。

台灣景氣近年大起大落

從這些例子可以知道,起初,成長率是可以讓我們了解經濟活動的擴張、收縮,但由於2000年以來台灣經濟結構巨變,景氣大起大落者不在少數,成長率無法以常態視之,因此必須觀察前幾年的情況,才能判斷所謂的成長到底是自谷底緩步而上的復甦,還是乘風而起的擴張,直觀上的解釋,創什麼四十年、五十年新高,可能是言過其實,虛胖的成份居多。

日前,主計總處發布去年(2021年)物價統計又出現同樣的情況,依漲幅而言,去年衡量廠商進口成本的躉售物價(WPI)漲幅一口氣創了1981年二次石油危機以來的新高,若不往前追查必然會認為,停滯性通膨又要捲土重來了,但往前一看就會發現,這實在是此前物價連跌兩年所致,以去年躉售物價指數103.1而言,還不及2018年,更不如2008年的117.4,遑論創什麼二次石油危機以來新高了。

經濟學家凱因斯於二戰後,對於統計的進展,總體經濟能被完整的呈現,非常感動的表示:「我們已進入一個通過統計來觀察經濟的快樂時代。」話雖如此,今天我們觀察統計還得小心點才行,一旦解讀錯誤,恐怕還是很難快樂的起來。

▎自1951~2000年,50年裡我國民間消費皆正成長,國內投資(含民間及政府)除1985年其餘皆正成長,GDP平減指數也只有出現一年負成長,而海關出口也僅在1975、1982及1998年出現負成長,半個世紀裡經濟成長皆正數,這一時期總體經濟呈遞增之勢。

▎自2001~2020年,20年裡民間消費有3年下滑,國內投資(含民間及政府)有6年衰退,GDP平減指數更有13年下跌,而海關出口也有6年負成長,至於經濟成長率在20年之間則出現兩次負數,這一時期總體經濟波動加劇,各項指標的成長率備受干擾。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