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我要投稿

首頁總經經濟論蘇院長的闊氣與我國財政的困境

論蘇院長的闊氣與我國財政的困境

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出席「2022地方創生論壇」時表示,為鼓勵青年人投入地方創生,原來在前瞻計畫預算所匡列五年(民國110~114年)60億可以再提高,五年120億都沒有關係。

就平衡城鄉差距,帶動地方發展而言,政府是該好好支持地方創生,這些年政府確實也做了不少事,不但於各縣市廣設青年培力工作站,也在北、中、南、東設輔導中心,更匡列了60億的預算。國發會開始推動地方創生時,是運用各部會既有的預算,未有特定經費,自110年起匡列60億,這筆支出已不算小,如今蘇院長興之所至,又要擴大到120億,政府有錢嗎?預算究竟在哪裡?國發會龔主委表示:「院長的確有這樣的指示,我們來研擬相關做法,至於是否在前瞻四期裡編這筆預算,還要討論。」

蘇院長近來非常闊氣,109年夏天提出班班有冷氣,這筆300億的預算,最後也只能循前瞻計畫以特別預算編列,如今忽然又要讓地方創生的預算翻倍,這些錢都不是小數目,對於傳統的文官體系而言,院長既有指示,豈敢不買單?然而,說實話,我們的財政並沒有很寬裕,如此東加個300億,西加個60億,勢必排擠其他預算而影響政府施政計畫。

這些年會讓蘇院長以為財政很寬裕的原因,應該是來自歲計賸餘連續四年超過一千億,任何人聽到歲計賸餘年年有千億,自然也就闊氣起來了,回想108年元旦總統蔡英文不也是因為歲計賸餘升高,便表示要讓低收入民眾分享經濟紅利。然而,歲計賸餘升高就表示財政寬裕,政府很有錢嗎?並非如此。

要看政府財政寬裕與否要看政府的歲入、歲出,我國的帳本有點多,除了年度預算,還有特別預算,因此要兩本帳一起看,常常年度預算平衡,但加了特別預算馬上轉為可觀的赤字。何以如此,因為特別預算多數是舉債的收入,尤其這些年我們的前瞻計畫、紓困預算、國防武器採購全是靠特別預算融通,也就是靠舉債,如此哪來賸餘,又哪來經濟紅利?

那麼,歲計賸餘又從何而來?這不是個好辭彙,會讓人以為政府財政很寬裕,其實這是誤解,大家想想,每年都得借錢度日的人怎麼會有賸餘?同樣的,一個國家也不可能又有赤字,又有賸餘,這是很淺顯的道理。

但近年我國就經常出現既有財政赤字,又有歲計賸餘,怎麼會如此矛盾?原因就在於衡量財政赤字的是歲入、歲出,而衡量歲計賸餘的是總收入、總支出。注意,這兩組用語不能用常識去理解,用常識理解,兩者並沒有差別,但在政府預算上兩者是有差異的,歲入、歲出這一組資料不含舉債收入,也不含債務還本,是「實質收入」、「實質支出」,其所呈現的是一國真實的財政處境。

而歲計賸餘的估算基礎是總收入、總支出,這一組資料包括舉債收入、債務還本等「非實質收入」、「非實質支出」。如此看來,會出現入不敷出的財政赤字,又同時有逾千億的歲計賸餘,其原因正是政府大幅舉債擴充了總收入,以致年年雖有財政赤字,卻也年年有歲計賸餘。

中央政府這些年到底舉了多少債?依財政部最新資料,過去三年(108~110)每年債務之舉借,從預算數來看,依序是1,937億、4,653億、9,259億,舉債規模為歷年之最,這是預算數,實際舉債也許會因為稅收超徵而少一些,但從預算數也可以看出當前財政處境是非常困難的,光靠稅收、事業收入等「實質收入」已無法支應政務需求的。更有甚者,如此舉債在低利率年代,債息壓力尚不致太大,如今隨著全球升息之風吹起,日後政府債息支出必增,如此一來又將排擠相關政務預算,財政處境之困難,於此可知。

我國財政統計之複雜,容易混淆已是老毛病了,預算、特別預算、非營業基金預算、必須三本帳一起看才能觀其全貌。而歲入與總收入、歲出與總支出又形似而神異,由此衍生出來的財政赤字、歲計賸餘自然容易混為一談。挑好的看,可以只看年度預算,暢談歲計賸餘,挑壞的看,可以看特別預算、財政赤字,如此各說各話,非僅讓民眾一頭霧水,也讓總統、閣揆容易誤判財政情勢。

我們當前的財政處境並不寬裕,近年前瞻建設、紓困計畫甚至所發的三倍券、五倍券全數是發行公債所借來的錢,這些特別預算帶來的債務有些已實現,有些在隨後幾年也會實現,屆時財政將更為困難。我們認為政府有必要把這些容易混淆的辭彙,以淺顯而準確的用語加以解釋,不僅以此提醒國人,也以此讓閣揆、總統了解財政的全貌,莫以為這小小的辭彙沒什麼了不起,古今多少事的誤解都是由小小的辭彙發生,若能解釋清楚,對我國財政穩定將有莫大的助益。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相關主題內容

熱門

訂閱名家評論報

每周一早上10:00發送,讓您掌握熱門時事評論、嚴選名家好文,歡迎訂閱。


Take a break

填問卷 拿好禮!

您的意見是我們成長的動力
現在填寫就送
工商時報電子版VIP帳號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立即填寫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