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工商名家見解 洞悉財經

我要投稿

首頁總經經濟淺談綠色GDP

淺談綠色GDP

文/于國欽

綠色GDP為衡量總體經濟的最佳指標,然而它並未把天災對環境的破壞納入計算,這個問題值得探討。

隨著政府宣布2050淨零目標,就讓我們想起綠色GDP,美國總統甘迺迪的弟弟,羅伯特.甘迺迪於1968年競選總統時曾批判GDP,他說:「GDP沒有考慮孩子的健康,沒有考量教育的品質,無法衡量詩歌的美與婚姻的力量,也無法反映我們的智慧及勇氣…」

 羅伯特.甘迺迪說得沒錯,GDP雖被公認為衡量總體經濟的最佳指標,但是缺點多多,其缺點除羅伯特所提的這些,還有更離譜的,例如工廠排放廢氣,隨意棄置廢棄物,超抽地下水,濫墾濫伐等等,這些生產活動可提升GDP,惟其對生態所帶來的破壞卻不會減損GDP,這樣合理嗎?當然不合理。

 當我們任憑這樣的循環周而復始,人類的文明便會出現荒謬的結果,什麼荒謬的結果?那就是對環境破壞得愈大、對自然資源消耗得愈多,GDP就成長得愈高。環境負荷愈重,短期也許看不出什麼毛病,然而長此以往,災難豈有不來之理?近年台灣的土石流是怎麼來的?全球暖化又是怎麼造成的?豈非濫墾濫伐,恣意污染所致?追求GDP原來是希望得到幸福,結果卻召來災難,豈不荒謬?

 對於GDP無法反映經濟活動所帶來的破壞,聯合國於1992年地球高峰會建議各國編製「綠色GDP」,以呈現經濟活動對環境所帶來的負荷,我國自1999年開始試編,迄今已20餘年。綠色GDP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估算每年經濟活動對環境、生態所造成的損失,然後自GDP扣除,前者把水、空氣及固體等三類廢棄物帶來的損失總合成「環境品質質損 」,後者則是把超抽地下水、過度開發礦藏所產生的生態消耗總合成「自然資源折耗」。

 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還原真相,把生產活動所造成的環境、自然資源損失當做成本而自GDP裡扣除,如此一來,就不會出現污染愈大,破壞愈大而GDP愈高的荒謬數字。

 所謂綠色GDP,也就是在國民所得帳裡,再增加兩本帳,其一為環境品質質損帳,其二是自然資源折耗帳,自1999年試編迄今,可以發現隨著我們對生態保育的重視,這兩本帳所呈現的環境成本已逐年下降,1999年自然資源折耗181億元,環境品質質損1,188億,兩者合計1,369億,占當年GDP比率1.4%,至2020年自然資源折耗147億,環境品質質損415億,合計562億占同年GDP比率0.28%。

 將GDP減掉自然折耗、環境質損這兩筆成本就成了綠色GDP,歷年統計顯示,以前減得多,現在減得少,意味著我們生態環境的保護做得不錯,生產活動所造成的公害逐年降低。以2020年而言,GDP名目成長4.70%,而綠色GDP名目成長4.74%,這說明近年我們的經濟成長並未以犧牲環境為代價。

 然而,果真是如此嗎?恐怕未必,因為綠色GDP並未把天災對生態的破壞納入估算範圍,土石流等生態浩劫表面是天災,然而若沒有人為的濫墾濫伐,何至於此?當前的編算邏輯已然低估了環境質損及自然折耗,若將這部分也納入,我們的綠色GDP還會這麼好看嗎?值得懷疑。

  • 「環境品質質損帳」是指未妥善處理的廢棄物,如果要妥善處理所須付出的貨幣價值,例如2020年固體廢棄物總質損近30億元,其中營造廢棄物占了五成,水污染總質損為255億元,以市鎮污水占八成五最多,空氣品質質損值也達130億元。
  • 「自然資源折耗帳」係估算自然資源的使用,超出其成長的情形,譬如森林資源的林木屬於可再生的自然資源,只要採伐量與其再生量相當,則不會產生折耗。依編算準則,天然災害造成的損失,因非屬經濟活動所造成,不計入自然資源折耗的估算範圍。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相關主題內容

熱門

訂閱名家評論報

每周一早上10:00發送,讓您掌握熱門時事評論、嚴選名家好文,歡迎訂閱。


Take a break

填問卷 拿好禮!

您的意見是我們成長的動力
現在填寫就送
工商時報電子版VIP帳號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立即填寫
clos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