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經濟學家傅利曼的貢獻

在前一篇文章我討論了「增加貨幣供應量的經濟效應」, 該文章的內容是根據經濟學家密爾頓·傅利曼研究的結果。我的老師傅利曼是一位十分著名的經濟學家。在20世紀上半期,世界上最著名的經濟學家公認是凱因斯。1930年代初期美國經濟發生大不景氣。凱因斯著的《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Interest and Money》是對大不景氣的一個重要的解釋。在20世紀的下半期世界上最著名的經濟學家是芝加哥大學的傅利曼和MIT的保羅·薩繆爾森。

在這一篇文章我將討論傅利曼對經濟學一些重要的貢獻。

1976年傅利曼獲得經濟學的諾貝爾獎,表揚他對解釋個人或全國消費數量的貢獻。早在1957年,他發表了解釋消費數量的重要著作A Theory of the Consumption Function。這本巨著倡議一個重要的理論來解釋消費數量。根據凱因斯的理論,決定消費的變數是收入,當收入增加,消費便會增加,但是消費與收入的比例會減少。這個關係符合美國的經濟資料。如果這個關係存在,當一個國家經濟發展以後,國家的收入增加,國家的消費量雖然增加,但是消費與收入的比例減少。這便是說,消費不足以吸收收入的增加,結果實行市場經濟的國家不能繼續發展,一個挽救的辦法是由政府增加政府的支出來吸收收入的增加,這也是凱因斯的建議。

傅利曼對市場經濟的運作很有信心,認為市場經濟能夠自動地繼續發展,無需政府干預。根據他的理論,當一個市場經濟發展以後,如果我們能把收入的數量準確地計算,支出與收入的比例是固定的,約等於90%。家庭每年的收入變動有種種原因。好比在某一年主婦要生孩子,不能工作,當年沒有收入,但是該家庭當年的消費不會因而減少。根據傅利曼的理論,一個家庭當年的消費不是由家庭當年的收入,而是由這家庭的持久收入決定的。支出與持久收入的比例是固定的,約等於90%。換句話說,消費與持久收入的比例是固定的,約等於90%。

1954年筆者在芝加哥大學寫博士論文,題目是「美國汽車的需求:一個耐用品需求的研究」, 同時參加了傅利曼開設的研究生討論班。有機會把論文研究的工作在討論班報告。解釋消費品的需求,不論是耐用品或非耐用品,最重要的變數是收入。但是根據傅利曼的理論,適當的收入變數是持久收入,不是當年收入。在我的論文,我嘗試把當年的收入和持久收入來解釋美國汽車的需求量,發現持久收入是一個比較當年收入更適當的變數來解釋美國汽車的需求量。

傅利曼相信市場經濟能夠自動的運作,推動經濟的發展,不需要政府干預。1930年代美國經濟發生大不景氣,不是因為市場經濟的運作引起經濟的不穩定,而是因為政府不良的政策干預市場經濟正常的運作。當然,經濟發展的速度不是每年相同。但是每年少少的波動,我們應當讓它發生,不要用短期變動的政策來干預它。如果政府把支出變動來調整短期的經濟波動,結果反而增加了波動,因為政府無法預知政府支出對宏觀經濟的影響。

傅利曼主張用貨幣政策來調整經濟的波動,貨幣政策的工具是貨幣的供應量。因為政府也無法預知貨幣供應量對宏觀經濟的影響,所以政府應當把貨幣供應量平穩地增加,增加的速度應當比GDP增加的理想速度略高一點。因為當GDP增加,居民對貨幣的需求會同時增加,貨幣的需求彈性稍高於1,也就是說,當居民的收入增加10%,他們對擁有貨幣的需求要比10%稍高一些。如果我們要把GDP每年增加2%,適當的貨幣政策便是把貨幣每年增加的速度定為稍高於2%。這個傅利曼的倡議,被世界很多國家接受了,這是傅利曼的經濟理論影響世界各國經濟政策的一個重要的例子。

記得有一次傅利曼訪問台灣,與當時台灣的中央銀行總裁俞國華會面。俞國華詢問他對貨幣政策的意見。傅利曼的回答是應當把貨幣的供應量每年增加的速度平穩下來。這便是說,俞國華總裁和他的幹部不需要動腦筋,只是需要建立一個政策,把貨幣供應每年增加的速度決定下來。傅利曼主張政府應當建立一個健全的市場經濟,市場經濟建立以後,政府應當讓市場經濟自由運作,不要干預。政府唯一的經濟任務是維持市場經濟的正常運作。

研究經濟學的收益包括兩點:(1)瞭解經濟現象和(2)幫助制定良好的經濟政策,為國家與世界造福。

鄒至莊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