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金融學在中國的發展

金融學是經濟學鄰域內一門重要的科學,近年來不少攻讀經濟學的同學願意讀這門科學。當一位研究生決定研究一門科學,不論是社會科學或自然科學,他會考慮兩個重要的因素,第一是他對該門科學的興趣,第二是熟識該門科學以後他能獲得的經濟利益。

今天金融學在中國被重視,因為金融學具有上說的兩個重要因素,金融學還利用了比較高深的數學。一些攻讀理工的博士生畢業後有資格並願意到金融機構找工作,因為他們懂得需用的數學,可以一面工作一面學習金融學,同時獲比較其它職業高的待遇。

自從1950年代以後金融學的內容改變了很多。1950年,我在康乃爾大學念該校工商管理學院第一年級的研究生,我選讀一門金融學的課,該課的內容只包括金融交易的一些規律。當時的教授只講述金融市場交易的步驟,如何在金融市場買賣,並沒有討論交易的價格是如何決定的。說明決定價格的一篇十分重要的方程是在1973年發表的 Black-Scholes equation 。這是一條偏微分方程由Fisher Black 和Myron Scholes 兩位經濟學家建立的。請參看他們的文章,"The Pricing of Options and Corporate Liabilities," 1973年在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出版。

在這條偏微分方程發表後,研究金融學的學者還利用數學來解釋其他金融市場的現象。今天金融學已變為一種應用數學。

中國的一位傑出金融數學家是山東大學的彭實戈教授,他利用了倒向隨機微分方程來決定金融市場期權的價值。Black-Scholes equation 也被包括在他的倒向隨機微分方程所能解釋的範圍以內。在1980年2月,筆者在廣州中山大學嶺南(大學)學院講述金融學課程,彭實戈教授也來聽講。我對金融數學發生興趣是因為我對基本數學的拉格朗日乘數方法甚感興趣。我著了一本書,《Dynamic Economics:Optimization by the Lagrange Method.》 《動態經濟學:用拉格朗日乘數方法求解最優結果。》該書利用了拉格朗日乘數方法瞭解多種經濟問題。第7章討論如何利用拉格朗日乘數方法求解金融學的問題。筆者還發表有關金融數學的其他文章,包括 "Duplicating Contingent Claims by the Lagrange Method," Pacific Economic Review,4,(October 1999),pp.277-284。彭教授和我合作當該刊物當期的共同主編。

近十多年來,經濟學在中國發展甚速,有不少在美國著名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中國同學回國工作,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國大學的工作環境在近年來進步了。基於同樣的原因,研究金融學的中國研究生,獲得博士學位後一部份也回國工作,他們必會促進中國金融學的發展。

研究金融學的中國研究生回國後,我們能否把他們的工作環境改進,正如上面所說,他們在大學工作的環境是不錯,但是在企業界發展的機會還可以改善。在中國實行市場經濟以後,中國的企業家有機會開辦私人企業,但是中國的私營企業不容易和中國的國營企業競爭,因為後者常常得到中國政府的資助。還有,中國的企業家很難開辦一所私立的銀行,這是中國金融市場的一個嚴重的缺點。

回顧中國一所重要的商業銀行是交通銀行,它是1908年清朝大臣梁燕孫指示當時一群企業家建立的。梁燕孫相信市場經濟,以清朝大臣的資格,他不替清朝政府建立商業銀行,反而鼓勵和幫助當時中國的企業家開辦一所交通銀行。今天交通銀行不但在中國大陸營業,是中國的第四大銀行。

現在中國的企業家不容易開辦銀行,中國的銀行大部份是屬於國有,中國政府不讓中國企業家建立銀行與政府建立的銀行競爭。還有,中國企業家不容易向國有銀行取得貸款,因為國有銀行傾向貸款給國有企業。要建立一個健全的市場經濟中國政府必需容許和鼓勵私立銀行的建立,還需要容許中國的私立銀行在平等的場域和國有銀行競爭。

研究經濟學的收益包括兩點:(1)瞭解經濟現象和(2)幫助制定良好的經濟政策,為國家與世界造福。

鄒至莊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