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計量經濟學的發展

1950年,我在美國康乃爾大學攻讀三年級。在康乃爾圖書館我發現了一本期刊Econometrica,當時我不能理解期刊大多數文章的內容,但是我發現數學可以在經濟學應用,對此我十分興奮,便決定在大學畢業後攻讀計量經濟學,當時經濟學的教授們並沒有用數學來研究經濟學。

因為芝加哥大學是當時美國唯一的大學開設計量經濟學課程,我便決定申請進入芝加哥大學的研究院。在1951年的秋季,我進入了芝加哥大學的研究生院。

芝加哥大學還設立了考爾斯經濟研究委員會(Cowles Commission),該委員會是當時世界研究計量經濟學的中心,我幸得有機會向該委員會的著名教授學習,著名的教授包括T.J. Koopmans,Jacob Marshak 和 Hendrik Houthakker。進入芝加哥大學以後,我不但上了Cowles Commission 著名教授的課,我還上了經濟學大師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的課,並得到這位大師指導我作博士論文的研究。

從1950年代中期開始,美國其他著名大學也設立計量經濟學課程,計量經濟學成為經濟學的一個重要部門,計量經濟學在美國的發展很快,成為經濟學中的一門極重要的學科。在芝加哥大學,哈佛大學或麻省理工學院獲得經濟學博士而攻讀計量經濟學的畢業生拿到博士學位以後,必能找到適當和高待遇的工作。

研究計量經濟學的研究生們必要懂經濟學,如果沒有瞭解經濟學的基礎,研究生不可能瞭解計量經濟學,因為計量經濟學需要經濟學的理論為基礎,單單利用計量經濟學和資料來作數量的研究不會得到有價值的結論。計量經濟學是研究經濟學的工具,如果一位經濟學家只利用經濟資料來做研究而沒有提出重要的經濟問題,他不會得到重要的結果,能夠提出重要的經濟問題是當一位傑出經濟學家的必需條件。

近年來計量經濟學變成了一門需要利用高級數學的學科,這種發展是很自然的。一般科學家的趨向是把他們研究的領域變為數學化,計量經濟學家也不例外。

在1980年,筆者幸有機會參與把計量經濟學引進中國的工作,當年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副院長許滌生決定引進計量經濟學。他邀請了幾位美國的計量經濟學家,包括筆者,在北京的頤和園講授計量經濟學,約有一百位中國的經濟學家參加,這是計量經濟學被引進中國的開始。

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過程中,中國的學者積極從事教學和科研工作。但是,我不知道中國大學的計量經濟學教學和研究是如何進行的,中國的主要大學是否有舉辦計量經濟學研討會(seminars)?研討會能夠為教師和研究生提供機會,讓他們互相交流意見,並向在研討會上發言的其他大學的學者學習。研究生需要學習如何思考,為此,他們必須參加研討會,讓他們學習如何作自己的獨立思考。

近年來中國的經濟發展快速,中國的學者在這個優良的環境做研究,必會在各領域得到重要的結果。我對中國大學學術研究的情況沒有充分的瞭解,不知道中國大學的研究院有沒有適當的利用討論會(seminars)的方式來訓練研究生,研究生在討論會能有機會向本校或外校的教授學習。在討論會上,研究生們能夠學習教授們的思維來改進自己的思維,因此,研究生必需參加討論會來學習,來發展他們自己的思維。

研究經濟學的收益包括兩點:(1)瞭解經濟現象和(2)幫助制定良好的經濟政策,為國家與世界造福。

鄒至莊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