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鮭魚不返鄉、產業出走潮的現象解析與對策考驗

時屆年終歲末,包括國際與國內各相關的經濟調研單位,循例都會做年度回顧和新年度展望的報告與預測。

綜而觀之,不論從全球視野,或是從台灣視角出發,「中美貿易爭端」無例外的成為各項報告與預測共同聚焦的熱門議題以及最大變數。

就以台灣而言,包括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綜合研究院,以及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發表有關台灣2019年經濟成長估測值,分別為2.18%、2.34%與2.45%,都較2018年GDP逾2.5%以上的成長有所減少。而除了三大專業財經智庫的估測之外,行政院主計總處的官方數據,也是從2017年的3.08%,到2018年的2.66%,以及預測在2019年將節節下降到2.41%。

根據中經院的分析,2019年台灣經濟的成長力道下滑,關鍵因素就是受到中美貿易紛爭所帶來不確定性的影響,從而關於明年台灣經濟成長的模式,只能寄望於內需的支撐。

然而,在中經院所發布的最新調查卻又顯示,為了因應中美貿易爭端,超過半數的台灣製造業廠商,已經或計劃採行相關因應措施,其中有43%業者,正在規劃遷廠、改變投資地點。不過,值得正視的是,其中評估回台投資設點的比重,僅約占全體製造業的9.1%。而即使是在大陸的台商,也僅有約12.3%的業者評估回台投資設點。相較之下,東協地區反而是製造業者考量遷廠的首選,而其次則是乾脆一次到位遷往美國設廠。

分析台灣的製造業者何以在中美貿易戰火下,卻不把順勢「鮭魚返鄉」列為首選,而寧可繼續在大陸、東協甚至美國等各地「逐水草而居」。

撇除「五缺」、「政策不確定性」等的顧慮之外,

中經院的研究團隊指出,無論是製造業或非製造業廠商,

新增投資不優先選擇台灣,最大的考量其實是台灣的「市場規模」太小,缺乏發展潛力。

進一步分析前進東協之所以成為包括台商移轉、或留台企業朝外投資的首選,其實還有另一個關鍵因素,也就是日本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將從2019年正式生效啟動。而根據官方統計,台灣產品出口到CPTPP 11個成員國的比重高達22%,但在台灣迄今猶未能獲允許加入該組織,再加上反日本核食進口公投案過關,激怒日本。在加入無門的前提下,從明年起台灣出口到這11個成員國,將無法比照成員國之間可享零關稅優惠,在不平等競爭條件下,勢必會影響台灣貨品的出口值。站在個別廠商而言,選擇到東協國家投資、設廠,也就成為勢之必然。

不止留台企業要爭取外移或投資東協各國,已在大陸發展的台商,除非著眼於深耕大陸龐大的內需市場,如果其產品是以銷往美國為主,在考量美國有可能進一步墊高自大陸進口產品的關稅,甚至在某些與美國國家安全有關的產品還有被封殺的風險,則轉往東協各國設廠,既可分食東協各國新興市場,也可避開中美貿易戰的雷區,繼續占有美國的市場份額。

總體以觀,從全球視野來看,中美貿易戰火的本質,其實牽涉的是美、中兩國國際話語權乃至國際霸權的爭持。夾處其間的台灣,從過往的左右逢源,在面對「龍鷹爭霸」的新變局中,除了要避免被波及,自然更要自尋生路。然而,受限於台灣的「市場規模」,連在外的鮭魚都對返鄉踟躕瞻顧,在地的企業儼然也在醞釀一波新的出走潮。姑不論這樣的產業移動是否真能找到航向藍海的新路徑,抑或難逃繼續陷入紅海的宿命。但站在台灣的本位來考量,總不能因為「市場規模」的先天不足,而就只能坐以待斃!更不應是自我閉鎖的,以追求「小確幸」自慰。事實上,環顧國際上,人口、面積比台灣小的國家比比皆是,但不論是新加坡、以色列、瑞士,或荷蘭、比利時,乃至北歐國家,都能找出自我的定位和生存發展模式。台灣在產業為了能夠持續存活而可能出現新一波出走潮的當下,當國者除了應該把「拚經濟」當首務之外,更應建構鮭魚願意返鄉、本土企業無須出走的有利情境,否則政黨的一再輪替,只會讓台灣愈陷愈深而難以自拔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