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國發會委員會議必須正常化

國發會自前身經建會、經合會以來,夙有財經小內閣之稱,主要原因在於這是政府財經決策的重要平台,從國家經濟建設計畫、振興經濟方案的提出到部會之間政策的爭議,都有賴這個跨部會平台來解決,其重要性,不言可喻。

在經建會時期,經濟部與財政部每每對「促進產業升級條例」修正有爭執,最後總是靠經建會出面協商,這個平台總能讓部會取得共識,而讓政策得以貫徹,1999年促進產業升級修例的修正,正是由當時經建會主委江丙坤出面協商財、經兩部以取得共識。

經建會過去每週一下午召開委員會議,包括經濟部、財政部、中央銀行、交通部等11個部會首長皆是委員,這個每週的例會除了審查公共建設預算、全民健保醫療給付費用、經濟建設計畫及行政院交議的計畫之外,也會討論重要議題,例如2007年曾討論過「人口結構變動對消費影響」,以美國、日本及瑞典這些高齡化國家的經驗,讓各部會對於即將到來的高齡社會,未雨綢繆。

另外,面對大陸的崛起,經建會委員會議也於2012年初討論世界銀行與大陸共同發表的「中國大陸2030」,藉此讓各部會掌握大陸未來的發展趨勢,以做為施政計畫的參考。這個跨部會平台,還會因應經濟情勢邀請各單位進行報告,例如2011年初邀主計總處報告「貿易條件變動解析」以讓各部會了解台灣出口價格下滑,貿易條件惡化的處境。

2009年全球金融海嘯漫天蓋地而來,雖然政府提出「擴大公共建設投資條例」編列四年五千億挹注成長動能,但到該年底民間投資仍弱,主計總處預測次年依舊悲觀,經建會委員會議為此邀請與會委員研商促進民間投資之道,這個平台讓部會之間不致各自為政,政府的政策可以取得一致,如此一來對經濟的復甦自然是有益的,結果2010年民間投資非但沒有主計總處預測的這麼悲觀,反而成長了28%,平心而論,這個高成長係受惠於全球景氣復甦,惟經建會委員會議的協商,也有臨門一腳之功。

可惜的是,經建會委員會議每週一次的例會自2009年底改為兩週一次,而自2014年初改組為國發會之後,雖然把教育部、外交部、國防部、陸委會等部會納入,委員由經建會時期的11位增至20位,但是每兩週一次的例會,竟變成每月一次。

國發會成立之初,各界寄予厚望,認為擴大規模的國發會把視角由經濟發展擴至國家發展,未來要擔負的不只是經濟成長,還要兼顧社會公益、貧富不均等問題,在此一格局下,國發會自然得擔起「小行政院」的重責大任。

遺憾的是,這個跨部會的委員會議由昔日每週一次、變成兩週一次、而至每月一次,各部會代表在這個平台交流的時間少了,討論的內容也少了,自去年十月起,甫上任的主委陳美伶將國發會委員會議於週一下午三點召開的慣例,更改為週四上午八點舉行,由於緊接著九點半行政院要召開院會,自然壓縮了委員會議的時間。估計今年以來所召開的十四次委員會議,平均下來每次會議只開了一小時零六分鐘,這麼短的時間自然不可能討論多少案子,難有深度的交流,尤其接著與會者還要趕赴行政院院會,心情之匆忙可以想像,如此委員會議與當初設計的用意,相去日遠。

尤有甚者,自經建會時期以來,每次於委員會議結束後必然會由經建會副主委或主任秘書邀集與會的各部會代表召開記者會,說明會中決議,以讓外界了解政府做了什麼,未來還有什麼長程規劃,三十多年來這個與媒體交流的平台未曾中斷,但自去年十月起國發會委員會議改在週四上午,這個平台便為之消失,委員會議談了什麼,做了什麼決議,外界只能自一個月後國發會上網的會議記錄窺其梗概,偶爾在媒體追問下,才跚跚來遲的發個簡短的新聞稿,與過去各部會代表列席即問即答的公開透明態度,直有天壤之別,在如今資訊日趨自由的今天,國發會委員會議的保守態度,簡直是開倒車,令人費解。

日前,國發會委員會議審查通過明年的國家發展計畫,也訂出明年經濟成長的經建目標,過去三十年,經建目標年年都循例於委員會後發布,但本次卻視其為密件,直到行政院核定後才由政院對外發布。然而,這真是小題大做了,經建目標哪有這麼神祕?過去經建會公布的目標,到行政院也曾被改過,這又何妨?這非但無損於經建會的地位,反而讓外界更認同委員會的透明機制。

我們肯定陳美伶主委一年多來披星戴月、不眠不休推動多項政策,尤其今夏遠赴歐盟,更讓我國在取得GDPR適足性認定上跨出關鍵的一步。不過,為國發會計,我們仍認為陳主委應儘速恢復國發會委員會議於週一下午召開,並於隨後舉行記者會的慣例,因為與會者的時間從容,思慮才能遠大,也只有更公開透明才能贏得國人信任,過去三十多年經建會如此,今日亦然。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