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再用十年來解決違章工廠 值得期待嗎?

為解決長年占用農地的違章工廠問題,行政院長蘇貞昌19日在立法院答覆立委質詢時,宣示行政院擬在3月提出政院版的「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正草案」。在不准新設、不得污染及不得危及公安的三大前提下,有條件的輔導占用農地的違章工廠合法經營,以期在十年內能夠全面解決違章工廠問題。

台灣違章工廠問題到底有多嚴重?根據105年的工商普查數據,全台總共15.6萬家製造業廠商,除了7,400家已辦理臨時工廠登記之外,另有多達6.3萬家並未辦理工廠登記。也就是說有逾四成的工廠,其實是處在並未依法申請登記,就逕自設廠生產的違章營運狀況下。

進一步檢視這些違章工廠,當然並非全部都是擅自占用農地,其中也包括在住宅區等並非工業用地地目上自行設廠生產,可算是早年「客廳即工廠」的餘緒。而為了解決這種違章工廠的問題,政府早在民國90年就制訂了「工廠管理輔導法」,並於99年修法時增列第33條,明定為期十年的輔導未登記工廠合法經營的申請期限。

此一為期十年的輔導期限,將於109年6月屆期。然而根據官方資料,迄今卻只有7,400家工廠辦理了臨時登記,而符合登記門檻卻未登記的則有3.8萬家。此一數據顯示,現行法雖有輔導之名,但卻同時出現主管官署執行不力,以及違章工廠有法不依的嚴重落差現象。

就主管官署的執行績效來看,過去將近9年的時間,已辦理臨時登記的違規工廠,只占符合登記門檻工廠的16%,另外還有2.45萬家未達門檻的違章工廠。綜而觀之,主管官署對於符合門檻者本應全力「輔導」,但執行績效卻不到二成。而未達門檻者,本應切實「管理」,「工廠管理輔導法」也已明文規定對違章工廠可以依法執行斷水斷電,但還是有超過2萬家以上的違章工廠不理不睬、我行我素。

檢討這種嚴重的落差現象,就管理面而言,主要就是中央主管部會和地方政府對於如何執法並不同調。經濟部雖屬主管部會,但並沒有足夠的人力執行清查、取締的工作。而地方政府雖然依法應負第一線清查、取締之責,但是地方首長往往囿於選票考量,或無法抗拒各級民意代表的關說、施壓,因此即使現行法已明文規定地方政府可以對違章工廠透過斷水斷電進行取締,但卻有法不依,導致違章工廠家數不減反增。

另外,從違章工廠的角度來檢析,排除完全不合規的違章工廠,經官方認定可以符合申請臨時工廠登記的工廠總數約4.53萬家,卻有超過八成以上的工廠抗拒接受輔導、申請臨時工廠登記。從而呈現主管官署已經網開一面,但絕大多數的違章工廠儼然是敬酒不吃,等著要吃罰酒。根據新聞報導,這些業者的說詞是,官方只給十年的免罰期,但大限屆滿後該何去何從並未明訂。而因為申請合法需投入成本,若投入十年後仍然妾身未明,多數業者當然不願申請。

違章業者以法律規範不明確為藉口,抗拒接受輔導申請合法登記,從一個角度來看,其實等於是向政府施壓,以換取更優惠的條件或補償。其結果只會讓主管部會陷入兩難,如果為了終結違章工廠的亂象,接受違規業者的討價還價,則對於先前已申請臨時工廠登記的業者,甚至是其他合法依規的工廠而言,反而是另一種的不公。

正是這種兩難局,使得過去九年來,空有工廠管理輔導法,公部門既無法確實管理違章工廠的滋長蔓延,甚至連對業者提出十年的輔導寬限,多數違規業者也不領情。為了化解這種進退失據的治理困局,蘇揆只能透過工廠管理輔導法的再修正,一方面讓台電、台水有權可依法對違章工廠執行斷水斷電措施,另方面則是規範未來如果地方政府不願執行取締違章工廠的職責,則將由中央代執行及扣留配合款的方式,以求貫徹在十年內全面解決違章工廠的問題。

就個案來看,蘇內閣總結過去處理違章工廠失敗的經驗,如果能夠透過修法予以改正,自然是值得期待。但是更值得正視與深思的,則是在其他部會以及領域,是否也有類似禁之不絕而又輔導無效的案例,持續遊走在法律規範和管理輔導的灰色地帶?蘇內閣如能以本案例的檢討改革為起點,全面盤點政府體系治理的盲點與軟肋,則國家幸甚!人民幸甚!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