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金融帳連續34季淨流出背後的隱憂

央行於上周發布去年第4季及全年的外匯收支統計,我國金融帳已連續34季淨流出,累計規模首度突破4,000億美元大關達4,133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12.7兆元。就去年第4季來看,經常帳順差186.5億美元,金融帳淨流出178.8億美元。央行指出,國內投信基金及壽險業投資國外證券增加及外資減持台股,合計證券投資淨流出為162.1億美元,是第4季金融帳淨流出178.8億美元的主因。

關於全年的國際收支,由於去年出口趨緩且比較基期較高等因素,全年經常帳順差、金融帳淨資產增加金額分別為682.6億美元和519.2億美元,均創近4年新低。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全年的金融帳表現,證券投資金額創歷史新高,達807億美元,而外資匯出金額達119億美元,也是2012年以來的最高金額;關於後者,央行說明主因是去年下半年台股轉弱,外資減持台股,因而大舉匯出。至於何以證券投資金額創歷史新高,反倒沒有明確的說明。

事實上,台美利差的持續擴大,導致壽險業資產配置嚴重扭曲,海外投資金額快速增加,2018年底已破16.3兆元,引發龐大的匯率風險與避險成本。換言之,金融帳連續34季淨流出,主要是壽險業海外投資持續擴增所致。國際信評機構穆迪(Moody's)早在2015年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將台灣壽險業列為低利率環境中的虧損高風險群,理由是台灣壽險業者在本土低利環境下,招攬高保證獲利的保單,比起外國同業,必須採取更積極、大膽的投資策略,除了有較大比率的資金投放在海外,也存在嚴重的「以短支長」問題,投資金融資產的合約存續期,比保單平均存續期,短了5年到8年。

我們之所以要以金融帳連續34季淨流出,來點出壽險業潛藏的經營危機,正如同一個很經典的傳統寓言故事:一個小偷被告上官府,官府問他做了甚麼事?他說偷了一條繩子,官府認為一條繩子不算甚麼,不打算定罪,差役補上一句:繩子後面是一隻大肥牛,小偷因而被定罪論處。我們不是說壽險業者是小偷,而是說許多時候大家只看到一條繩子,卻沒有注意到繩子後面的大肥牛才是重點。

根據柏瑞投資(PineBridge Investments)的統計,2015年美國保險業的海外投資,只占總資金的12%;至於近乎零利率、國內投資報酬不高,應該最有動機投資海外的日本,比重只有21.6%,但台灣竟然以57%成為世界之冠!更令人憂心的是,這3年海外投資比重仍持續攀升,保險事業發展中心數據顯示,2018年11月底本土壽險業者海外投資比重,達到68.7%的歷史新高。

本土壽險業海外投資比重居全球之冠的影響是,當民眾把大量儲蓄都放在保險,而壽險業者把這些資金大量用於海外投資,一旦匯率有顯著波動,容易導致壽險業者大額虧損。甚至在台美兩地利差快速擴大時,匯率避險成本會快速提高,成為壽險業虧損的重要原因。以去年為例,去年新台幣兌美元貶值幅度為2.97%,全年壽險業者的外匯兌換利益仍有2,810億元,但壽險業者避險成本率提高至2.7~2.8%,避險成本金額高達4,840億元,加上動用外匯價格變動準備金279億元後,導致去年全年淨匯損金額高達2,309億元。
更嚴重的是,壽險業近十年來就像停不下來的火車,在市場競爭及公司增員壓力下,必須競相提高宣告利率,不斷吸收保費。從2009~2018年的十年間,新契約保費達11.6兆元,加上續期保費,十年保費收入達27兆元,讓壽險業資產快速成長,導致壽險業者淨值占資產比率(淨值比)驟降。依據金管會資料,去年9月底壽險業淨值比平均還有5.3%,到11月底跌到4.14%,部分公司淨值比更只有約3%。由於壽險公司淨值比下滑,資金槓桿過高,財務結構弱化。

2018年底壽險業淨值為1兆2,071億元,較前一年大減2,735億元,減幅18.5%。保險業淨值大減,恐難以支應未來金融市場大幅波動的風險。根據各大壽險公司發布的2018年12月的單月自結獲利,6大壽險業者,有5家出現虧損。國泰、富邦人壽2大龍頭,單月合計虧損破百億元,但全年合計仍有獲利。

壽險業者在國內投資有利差損的問題、在海外投資有匯差損的風險,然而投保人似乎都不擔心。一旦壽險業者出事,保戶權益岌岌可危,因為負責維護保戶權益的保險安定基金,在處理國華人壽賠付880多億元後,壽險部位提撥金額僅剩90億元,對保戶權益的維護是杯水車薪,未來只能靠金管會強制壽險業者改善財務結構,否則不定時炸彈可能隨時引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