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台灣在四小龍排名變化的啟示

日前韓國瑜市長感慨:「台灣過去曾為四小龍之首,但整整鬼混了二十多年,完全在退步。」此話一出引來不少回響,有人認同,有人反駁,特別是四小龍之首這件事,不少人援引資料加以否定,他們認為台灣從來就不是亞洲四小龍之首,甚至還有人認為「台灣從過去四小龍之首退步到今天四小龍之尾」的說法,是為了意識型態製造出來的謠言。

台灣過去是否曾是四小龍之首,又今日是否為四小龍之末,眾說紛紜,這是因為每個人採用的指標、比較的期間不盡相同,因此得出的結論自然也就不一樣。然而,這是可以檢驗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挑出具有代表意義的指標,分年代漸次加以比較。

熟悉總體經濟者都明白,一國總體經濟表現最後都會反映在經濟成長率上,因此比較四小龍的經濟成長率是最有意義的,其次四小龍受外貿影響甚深,因此也可以比比出口的表現。

我們以十年為一期循序漸進的比,以近五十年的資料來看,1970年代(1971~1980)台灣平均經濟成長9.7%,優於南韓8.3%、新加坡9.1%、香港9.5%,確實是四小龍之首。請注意,這不是一年、兩年僥幸贏人家,而是十年平均贏人家,這個四小龍之首自然是當之無愧。

迨1980年代,台灣平均經濟成長率仍高達8.2%,星、港皆不及8%,而韓國升至9.9%,台灣落至第二。至1990年代台灣平均經濟成長率6.7%,韓、星皆逾7%,台灣落至第三。至2000年代(2001~2010)台灣平均4.2%,依舊遜於韓、星,居第三;最近八年(2011~2018)台灣平均2.5%,韓、港、星皆在3.0%左右,台灣已是敬陪末座。

以十年為一期來觀察,可以比較客觀的看出彼此的高下,而不會受個別年份資料跳動的干擾,而這也比隨意拾取一段期間來論高下更公平,同時也可以看出各年代的變化,以做為施政的反省。從這份近五十年的五個年代比較,台灣很明顯的是從四小龍之首,一步一步的往下滑,終至四小龍之末。

再觀察出口,在1970年代台灣出口規模也經常是坐二望一,累計十年(1971~1980)台灣出口總額為866億美元,韓、星皆不及800億美元,僅略遜於香港的878億美元。而至1980年代,台灣累計十年的出口達4,188億美元,韓、星皆未及4,000億美元,台灣依舊低於香港而居第二。然而,近八年(2011~2018)累計台灣出口2.5兆美元,而星、港皆逾3兆美元,韓國更逾4兆美元,我們不得不承認,台灣在出口規模上已落居四小龍之末。

看過經濟成長率、出口統計之後,我們可以了解,台灣昔日於四小龍名列前茅並非自吹自擂,皆是信而可徵的。對台灣早年經濟研究極為深入的東京大學教授隅谷三喜男曾指出:「台灣在1965年以後,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與韓國、香港、新加坡被稱為亞洲的NIES,又與韓國一起被公認是追趕日本的二小龍,…,日本向來注意韓國的經濟發展,可是,不能不說,台灣取得了更好的成就。」

綜上所述,不論是總體數據或日本學者的研究在在說明,1970年代台灣是四小龍裡表現最好的。然而,這絕非憑空得到,若非政府在美援結束後迅速公布獎勵投資條例、設置加工出口區、發展出口導向產業、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以及推動十大建設,怎麼可能在那個外交困迫、能源危機的年代履險如夷、超越鄰國?

從近五十年的資料看來,台灣經濟逐漸走下坡,四小龍裡的排名也漸次下滑,這並非一年、兩年的資料,沒有僥幸或偶然的問題,這說明近年台灣經濟的確已大不如前。而之所以出現此一變化,實在是因為自2000年政黨輪替以來,我們的政策一直在搖擺,內閣一直在改組、朝野一直在內耗,有這樣的政治紛擾,文官士氣豈不消沉?民間投資豈不趨緩?如此而落至四小龍之末,何來意外?

歷史皆非偶然,昔日台灣為四小龍之首,今日淪為四小龍之末,皆有所因,應該深思,而非迴避。我們固不需誇大過去的成就以責難今人,但我們也不該抹煞前人的努力來淡化今日的無能,做為政治家自應有此一高度以自我警惕,而做為學者專家對統計的掌握及分析,也應該更為審慎、嚴謹才是。

我們相信韓市長之所以說台灣鬼混二十年,應該就是看到這個由盛而衰的趨勢,有感而發。試想,這些年我們被鄰國追趕成這樣,經濟情勢由領先而落後,由小落後而變成大落後,豈非拜朝野政黨相互傾軋所賜?鬼混兩字雖難聽了點,卻一語道破二十年來朝野擅於內鬥,疏於治理,缺乏遠見的困境,這個困境若不消除,我們還會再退步,不只是四小龍之末,會直退到被所有亞鄰國家超越而後已,那將是台灣最大的悲哀了。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