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新意涵

全世界都在積極拓展各種形式的自由經貿區和經濟特區。圖為福建自貿試驗區。圖:新華社

最近高雄韓國瑜市長提出「自由經濟示範區」,引起很大的爭議,特別遭到民進黨政府強力阻撓。

韓市長的主要政策「人進得來、貨出得去」,本身就是一種開放式生態系的思維,強調連結外部資源,其精神和「自由經濟示範區」完全一致,也非常符合台灣產業長期需求。台灣這幾年在全世界快速被邊緣化,兩岸服貿、貨貿協議無法通過,加入CPTPP和RCEP也沒有希望,反觀中國大陸正透過一帶一路及美國政策改變的機會,不斷擴大其在全世界的影響力。

全世界都在積極拓展各種形式的自由經貿區和經濟特區。以中國大陸為例,上海是第一個自貿區,以金融為主;其後第二批包括天津、廣東和福建。這兩年最值得重視的是在北京南邊設立的雄安新區,還有整合九都和二行政區的「粵港澳大灣區」,以及將海南規劃為自由港和自貿區。其中海南最值得高雄市參考,不僅因為其面向海洋,而且將來可以取代香港,有重大戰略意義。馬雲最近建議打造海南成為中國先進的數字經貿區,類似其為馬來西亞規劃的eWTP數字經貿平台,企圖連結中國的中小微企業和全世界的中小微企業。

馬政府時期在2012年提出「自由經濟示範區」,通過第一階段的六港一空一農業園,並選定智慧物流、國際健康、加值農業、金融服務、教育創新等領域,作為示範創新重點,一開始即遭遇極大反彈,以致胎死腹中。過去幾年很少受到關注,直到韓市長重新提起。

現有的自經區討論,有幾個問題,第一、過於「製造業」導向。原先提出的「前店後廠」,是非常老舊的概念,已不符合現在的經營型態和企業需求。未來企業生產基地會遍佈全球,透過雲端進行連結,而且不一定都在台灣,有可能在美國、東南亞甚至非洲。台灣目前五缺問題嚴重,電力供給有嚴重不確定性,勞力也不足,如果還是以台灣製造為重點,恐不切實際。

第二、應釐清主要招商對象。在現有政治現實下,不可能引進陸資,但即使是大陸台商,也不見得是好事。以往大陸台商均以製造為主,回台除非從事高端製造,否則低端製造又牽涉到外勞引進等問題。全世界自貿園區大多以吸引多國籍企業為主,外國企業絕不會有興趣來台從事製造,近年大多數外人投資以服務業為主,而微軟、谷歌等科技大廠積極來台成立創新研發中心,這才是我們應該關切的重點。因此關鍵在於人才引進培育和科技基礎建設,科技部、教育部的角色和經濟部一樣重要。

第三、去中國的全球化必將徒勞無功。蔡政府可以和美日和東南亞合作,就是不願意促進兩岸交流,但這將來一定會造成障礙。歐美大廠來台設立研發中心,主要是希望配合大中華的經濟活動。再者,國際醫療以及職業教育訓練最大的客源也是中國大陸。另外,如果外商想在台成立創新研發中心,是否可以像新加坡一樣開放外籍和陸籍人才來台工作?

第四、和新經濟的連結不夠。現有的「智慧物流」和「農業價值」均著重「加工出口」或「加值生產」,牽涉到勞工和農民層面較多。「國際健康」和「教育創新」雖和知識經濟有關,但只要看台灣醫院和大學國際化的程度,就知道有許多障礙。至於「金融服務」,和香港、新加坡相比,台灣毫無優勢。現有自經區辦法完全沒有提到過去幾年最熱門的AI、5G、Big Data、Cloud,這根本就是一套不合時宜的法規,因此政府和民間爭辯又有何意義?

可以確定的是,當全世界都在加速開放、鼓勵創新的同時,台灣絕對沒有閉關自守的本錢。「自經區」為台灣開了一扇門,這是一定要走的方向,但我們不能帶著舊思維和舊框架走向未來,重新思考前瞻智慧版的新自經區藍圖已刻不容緩!

以前瞻的角度,分析全球重大創新的趨勢;以獨特的觀點,批評台灣產業存在的問題;以淺顯的文字,整合不同領域相關的知識。

黃齊元

藍濤亞洲有限公司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