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經區的政治口水之亂

圖為高雄港第四貨櫃中心。圖/本報資料照片

高雄市美女市議員在議會質詢自經區,不但考倒高雄市長韓國瑜,更因年僅26歲的市議員黃捷不耐韓市長回答翻白眼,瞬間在網路爆紅,FB專頁儀表板破表,連帶「自經區」一詞成為網路熱議的話題。

自經區最早發想者是前副總統蕭萬長及少數藍營智庫學者,他們希望台灣未來經濟定位應融入世界貿易體系,貨暢其流成為「自由經濟島」。為降低阻力,行政團隊決定小區域試行,當時經建會委託中經院做的政策規劃相當簡單,只做服務業,並無設立製造業的自經區。

歷經經建會、國發會兩任主委的擘劃,最後催生的自經區特別條例涵蓋很多範疇,舉凡發展農業生技加工、國際醫療、吸引國外頂尖大學來台、擴大自由貿易港區到區外科學園區,鼓勵台商回流、解決白領人才流失等困境,並展現加入CPTPP的決心等都在內。一帖藥同時要解決多種病兆,這帖藥是良方或毒藥,在立法院引發爭議。

韓國瑜去年八月在九合一大選前,以自由經濟示範區作為起手式,訴求高雄政治歸零、全力拚經濟;隨後國民黨立院黨團本會期重啟自經區特別條例草案,南北遙相呼應。不過,八年後時空環境改變,國際局勢丕變,數位經濟興起,藍營若以此自詡是自經區的2.0版,顯然沒有做足功課。

以教育為例,過去自經區特別條例將其歸為第二類,不受區域限制,有意願的大專院校,都可申請引進國外頂尖大學合作,高雄市若提教育需在實體特區試行,那就大錯特錯。另金流在全島流動,星港金融高度自由化,並非設立特區,自經區最後排除金融業就是例證。

唯二對高雄市試行特區有吸引力的,其一是製造業,其二是農業。正因兩岸停滯交流,以前店後廠概念,延伸到後廠(區外)科學園區、加工出口區,引進大陸原料或零件加工組裝再出口,甚至進口大陸農業原料製造農產加工品再內銷,或有市場需求,但對於這些,高雄市缺乏數據論辯,國民黨及智庫,有必要更細膩研究特區究竟要試行什麼,才能了解效益有多大。

反觀綠營的駁火,很多立論徒只是民粹式語言。府院利用中美貿易大戰正酣之際,打出MIC可能變成MIT,自經區恐淪大陸貨洗標籤的地方,讓台灣貨與大陸貨混淆。這樣的民粹式喊話,很容易打動人心,但原產地證明必須有35%以上在台灣加值,MIC豈那麼容易變MIT,何況進口甲地廉價原料到乙地加工製造再出口,已成為全球供應鏈普遍分工模式,蔡政府的反駁,不過愚民說詞罷了。

而針對人才開放,國發會雖強調完成外國白領攬才專法,並提出新經濟移民法,認為人才開放不需設立特區,但這席話只說對一半,政策也只做了半套,因新經濟移民法被綠營自家人阻擋,認為會搶了藍領勞工飯碗,大選前不宜推動,豈不是打臉自家人鬆綁人流的政策?

藍營一味點燃自經區議題,但對內容卻模糊概括;而綠營狂批自經區議題,打著傷農旗號趁機削弱韓流氣勢、讓韓風退燒的政治如意算盤。實際上,藍綠雙方都未理性從經濟政策專業層面探討,這場自經區的政治口水之亂,只是子彈滿天飛,簡直「張飛打岳飛」。

很顯然,八年前的自經區特別條例已不合身,藍營不應便宜行事複製使用,不論要仿效南韓仁川也好,向上海等大陸自貿區看齊或對接也罷,應儘速就自經區適合發展的產業類別及台灣強項,去蕪存菁(例如強化擁有特色專科的國際醫療,或引進國際高教體系),拿出一套可行的做法供各界檢視,不一定非得落入製造業或設立實體特區的迷思不可。

時不待我,台灣的競爭力不容藍綠繼續在口沫橫飛中一點一滴消磨殆盡,否則真有一天會被新南向國家(特別是越南、馬來西亞)超前趕上。(呂雪彗)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