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憲瑞

國立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 教授兼系主任

「 古人用一生的成敗榮辱,帝皇以一朝的興衰治亂,向今人深遽地傳達貫穿古今的決策及管理原則,等待後人探索闡明。」

熱門推薦

制度異化的悲劇與鬧劇

當看似眾生平等的唯選票制被塗裝成民主價值的唯一展現,社會可能難以覺醒,不易再自我修補調校;加上其滿足了生事者的局部私利,期待生事者覺醒更不可能,事若至此,只能看著鬧劇及悲劇、伴隨整個世代興廢一路到底。

「超前部署」是怎麼惹禍的?

近月來「超前部署」一詞在公部門被頻繁使用,業界人士亦踴躍跟進、似頗為企慕此種近於掐指運帷之決策心境,但有此心境未必能創造想望之結果,甚至有時禍害即由此而來。

逢迎臆造是組織癱瘓的前兆

有論者認為疑似無效的酷碰券之遲疑,係與不願效仿前朝消費券有關;此論難以探實,但對此現象溯因,並對照歷史,可對組織如何免於癱瘓有所啟發。

「間諜」與「背叛」的因緣弔詭

叛之濫用、間諜之誣指,都將成為組織內彼此的攻訐羅織,陷全組織於危機;若真要抓間諜、查背叛,還是從親信開始比較真切。

制度移入何以水土不服?

制度移入,不能直觀認定會產生其他時空下的相似效果,必須檢視在當下時空中,誰是制度的推動者、執行者及受者?較能理清水土不服的樣貌。

遠見者的賞罰與福禍

遠見者初發預警,主管若未能重視,僅為識見不足,其預警若已發生,即時改正則尚有可為;不顧預警執意而行,足以顯示主管之愚頑,且將一敗塗地。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