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良好傳承始於培養接任者

培養接任人才是最基本的、也是起手的工作,此項若有缺失,傳承接班都是空談。圖:取自Unsplash

近年來,接班傳承廣受注意,一些企業接班出現斷層、傳承遭遇阻礙,其原因林林總總、各有所難,有些可歸於過程中的措施不當,例如錯誤的接班時機、失衡的版圖分切等,這些不當措施,透過更謹慎的決策,可以獲得改正;但有一種狀況會使整個接班過程決策充滿險阻、甚至無從改正,就是組織內根本缺乏足夠資歷或潛能的接班者傳承事業。許多強調技藝的小規模傳統作坊、以及下一代都具有獨特生涯想法的大集團,經常面臨這種問題。

歷史上來看,王朝中衰、甚至滅亡,經常是起於缺乏優秀的皇位繼承者。原本歷代王朝都很重視皇子的教育,即便是短命王朝如晉朝,創建者司馬炎因疼愛幼時就相當聰穎的孫子司馬遹,故傳位給司馬遹的父親司馬衷,即為「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晉惠帝繼位後也找了眾多賢德教導司馬遹,然而此一看似可媲美康熙、雍正、乾隆隔代接班的安排,一方面因司馬遹長大後只顧嬉戲、一方面由於晉惠帝之后賈南風想廢了司馬遹、改立親生子為太子,故設下多重陷阱,讓司馬遹身陷其中、太子身份被廢並遭毒害,此事件成為八王之亂導火線,加速西晉的滅亡。

西晉司馬家的例子,表明了無法有效地培養潛在接任者、或是讓其在陷阱及鬥爭中折損,組織的接班傳承必然動亂,西晉並不是孤例,同為短命王朝的秦及隋也出現類似狀況:秦始皇一統天下,結束數百年的分裂局面,但卻未能預先安排身後接班,導致遽崩後,趙高發動沙丘之變、矯詔賜死頗賢能的長子扶蘇,由僅向趙高學過律法、無甚見識的胡亥繼位,斷送了秦朝江山;隋朝楊堅削平四海,結束數百年的紛亂,同樣也在接班問題上踏錯步,讓原先的太子楊勇墮入次子楊廣及大臣楊素佈下的重重圈套中,楊堅廢了楊勇、改立楊廣,儘管死前察覺不妥,但楊廣已控制宮闈、並在楊堅死後發矯詔賜死楊勇。楊廣繼位為隋煬帝,儘管開運河、創科舉有千秋之功,但大肆用兵、窮極奢華也斷送了隋朝。雖然後人難以斷定個性寬厚的楊勇與楊廣孰優,但不論誰人合適,楊堅輕易讓有心人設謀得逞,結果只是毀壞接班傳承。

是以組織應要求各層級管理者,在增進績效之外,也應關注培養接任者,以免發生倉促去職者留下難以補置空缺的情形,如此不僅無助於接班傳承、更嚴重者會癱瘓組織;尤其在愈高層級,這種要求愈應落實。從組織高階管理層向下巡看,中下層管理者所面對的業務及績效上的要求及檢核,較屬於專業領域、各種要求檢核之間的矛盾衝突也較少,在這些層級上培養接任者,正如同一般企業中的人力升遷規劃體系,有一定的專業模式可循;但到極高層,會面對組織內外相互矛盾衝突的各種要求,這些要求間的平衡取捨已近藝術層面,如同朱元璋誅殺眾多開國功臣,其中甚至多人領有朱元璋親發的免死丹書鐵卷,太子朱允炆勸父親不要如此殺戮,朱元璋聞言,丟了隻長滿針刺的荊棘在地,要朱允炆拿起來,朱允炆面露難色,朱元璋即表示現在斬除功臣正是為你削去這些針刺,可看出朱元璋殺功臣,也是在昔日起義的兄弟情義、丹書鐵卷的免死承諾、征戰有功者兔死狗烹的怨懟、以及朱家江山的存亡續廢等考量之間作取捨。對最高層來說,此類決策極難,接任者需要有多方面的見聞閱歷、權衡拿捏各種衝突、承受決策結果伴隨的亂困畏頓心境,故而其培養更應及早進行,尤其不應讓組織氛圍使可能接任者在培養過程中互忌相殺。

歷史事例顯示,良好接班傳承需要在培養接任人才、擇才適位、接班機制、到輔佐體系等四方面完善健全。培養接任人才是最基本的、也是起手的工作,此項若有缺失,傳承接班都是空談。


延伸閱讀

庸才何以居高位

沒有文化,沒有競爭力

「 古人用一生的成敗榮辱,帝皇以一朝的興衰治亂,向今人深遽地傳達貫穿古今的決策及管理原則,等待後人探索闡明。」

鍾憲瑞

國立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管理暨歷史雙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