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在台灣延燒中的英國病 ─ 論職業工會發動罷工的合理性

長榮空服員罷工,對航空公司、員工的聲譽及旅客都產生了極大的負面衝擊。圖:本報資料照片

長榮空服員在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的發起下,發動罷工,目前的情勢猶如盛夏溽暑般酷熱難耐,它已對航空公司、旅客及員工的聲譽都產生了極大的負面衝擊,而目前情勢仍難見樂觀。

近年來在台灣,空服員職業工會或航空公司駕駛員職業工會的輪流罷工,似乎有常態化的趨勢,這對關心與推動台灣「工運」者來說,或許是個難得的勝利與突破,但台灣社會對此所要付出的代價(包括罷工者自身的損失)又豈是個小數目。

早在1987年7月中經院出版的《經濟前瞻》雜誌中,筆者即以「解除產業工會與職業工會間的糾結」為題發表專文,具體主張,職業工會會員不得罷工,然此一古老又保守的主張,早已被棄置在荒煙蔓草中;之後,在台灣的職業工會法修法中,沒有明令禁止職業工會不得發動罷工,這究竟是當時勞委會刻意的開門,或是立法的疏失,有勞當時草擬職業工會法的勞委會主委說明,以示政策負責。

就當前長榮空服員罷工的案例,或未來可能再發生的飛航駕駛員或空服員的罷工事件中,筆者認為職業工會發動罷工,在學理及實務上,尚須釐清的問題至少有四:

其一,以航空公司為例,其飛航的順利運作,須至少要靠公司內飛航機師、空服員、地勤人員、機械工程師、管理人員、地面巴士司機、安全人員、空櫥人員、甚至是飛機內的清潔人員等,全體協力共同完成之,才能共同創造公司的價值、福利與薪水。若此,為何有一組人員,可以任意地宣布罷工,而剝奪其他人的工作機會?若能,其學理或道理為何?同理,在職業棒球賽中,若投手(或一壘手)職業工會發動罷工,那麼職業棒球賽仍會有人看嗎?球員仍能拿得到薪水嗎?

其二,在空服員罷工時,地勤人員要加倍地努力,疏導客人,並承受客人的責難,這種情形在所難免,而在空服員成功地完成罷工,並爭取到較高的薪資待遇後,試問,地勤人員、清潔人員等諸多相關工作者,他們又能分到什麼好處嗎?若不能,讓這麼不公平的事情發生,其可以合理解釋的學理又為何?

其三,以空服員職業工會為例,工會幹部們的薪水是長榮公司或華航公司給付的嗎?還是由相關航空公司的空服員所支付的?那麼,在罷工開始之後,空服員領不到薪水時,職業工會的幹部們若能持續領取薪水,則職業工會幹部們的薪水,就不受罷工與否的影響;然值得注意的是,若是公司內的企業工會罷工時,那麼同屬該公司內的工會幹部,一律地也將拿不到薪水,如此一來,是否顯得較「公平」,至少,就發起罷工這件事來說,其「道德風險」也比較小一些。然今,台灣職業工會的幹部,若其薪水是被保證的,則其可以合理解釋的學理又為何?

其四,依目前的資訊顯示,空服員職業工會以程序為理由,未能及時交還空服員的「服務三寶」,而迫使不想再參與罷工的空服員無法「復工」,試問,這樣作其可以合理解釋的學理又為何?其是否有剝奪空服員工作權之嫌呢?職業工會所主張的「禁搭便車」條款,是否也有剝奪空服員工作權以強化自身罷工殺傷力之嫌呢?

上述所談的四個理由,只是諸多質疑理由中的一部分,這種情形,在英國柴契爾夫人任內,對罷工氾濫釀成巨災的英國各職業工會,是否應立法強制禁止,也經過諸多的辯論,最後,柴契爾夫人突破萬難,一肩承擔所有責難,一舉廢除了英國職業工會可以合法罷工的合法性,而讓國際間聲名不佳的英國病(British disease)能得到徹底地解決。

爾今,鐵娘子早已不在,但她留下的「政績」迄今仍澤被英國;而諷剌的是,別人早已棄之如敝屣的英國病,不知從何時開始,也不知是由誰帶領的,卻已在台灣迅速地蔓延開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用真誠且精準的經濟眼光,分享並解析當前經濟現象與問題,是自我期許,更是要求。

單驥

國立中央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