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空服員罷工延長賽 勞動部成最大苦主

長榮航勞資協商破裂,工會代表不顧勞動部政次劉士豪「等一下」的聲聲呼喚,直接綁起頭巾、起身宣布罷工。圖:本報資料照片

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今邁入第14天,本來扮演「公親」的勞動部,在勞資協商破裂後,傾全力協助勞資重回對話平台,可惜勞資關係不是簡單的給薪、上班,協商也並非單純的開桌、吃飯,撮合到勞資甜蜜點之前,勞動部已先成為勞資角力戰的最大苦主。

在空服員罷工投票過後首度正式勞資協商中,勞動部不僅精銳盡出,還把協商交由勞動法學者、勞動部政次劉士豪來主持。但在第一項訴求即談判破裂,工會代表不顧劉士豪「等一下」的聲聲呼喚,直接綁起頭巾、起身宣布罷工,整場協商被迫中止,對比勞動部官員們在會前胸有成竹的模樣,確實「掉漆」。

工會啟動罷工後,勞動部沒一刻閒著,面對各種勞資輿論戰、勞動法令的挑戰與質疑、重提制定罷工預告期等議題鋪天蓋地而來,讓勞動部核心官員日夜面對外界追問,只能哀求「讓我先喘口氣」,幸好,官員努力下好不容易再把勞資拉回平台、繼續協商,才保住顏面。

勞資關係本來就難解,誠信協商就像世界和平一樣,是個理想卻難達成的美好境界,不是當作口號,多喊幾次就會成真。

勞資關係從面試那刻起,不論薪資磋商、制定勞動條件,對雙方來說,就是你進我退的談判結果,何況這是場超過2,000名空服員在爭取勞動權益的罷工,每個細節都藏有「魔鬼」,並非外人能置喙,勞動部介入勞資協商前,應先劃清公權力的界線,而非陪著把頭洗下去。

這起罷工不僅給台灣社會上了勞動教育紮實的一課,也讓勞動部知道「勞資協商」不如字面上容易,不是大家搬張椅子、坐下來開開會、吃吃便當就能有共識。在台灣勞權抬頭、挑戰企業父權管理的時刻,勞動部若未能有職權涉入標準,恐怕還會再當好一陣子的苦主。(邱琮皓)

記者在外奔波,見識各式人事物,對所見所聞一抒己見。

採訪線上

採訪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