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綠能解散清算就能停損嗎?

大同集團15日晚間無預警宣布子公司綠能科技將解散清算。圖/本報資料照片

大同旗下子公司綠能科技上周五公告,董事林郭文艷因事務繁忙而「婉辭就任」董事,這是股市中史無前例的紀錄!由於綠能甫於6月27日股東常會全面改選董事,但林郭文豔卻在短短兩週後即閃辭,引發各種揣測。

綠能在去年12月申請債務協商,今年3月才剛獲得銀行團同意債協,但4月就爆出107年財報每股淨值轉負的利空,並於5月下市,7月初更兩度因存款不足退票。7月12日林郭文豔選擇當落跑董事,市場即傳言恐有大事要發生,果不其然,大同隨即在15日晚間無預警宣布子公司綠能將解散清算。

綠能於去年底申請債務協商時,不少人看衰綠能終將走向關門一途,而在債協過程中,除林蔚山以外,綠能一直找不到其他連帶保證人,綠能的情況有多糟?從母公司董事長選擇當落跑董事的異常情節已可嗅出端倪。

而最可議的是,在申請債務協商前3個月,綠能和美商Hemlock簽訂矽原料10年長期購料合約。去年中大陸「61新政」取消太陽能補貼後,太陽能產業就急轉直下,綠能董事會卻在去年9月通過和Hemlock簽下長約,約定分10年支付不可取消的貨款3,500萬美金,保證108~118年間每年最低提貨量及單價。

實際上,Hemlock早在102年8月就在美國密西根州對綠能及大同美國起訴求償,直到107年9月和綠能另行簽約後才撤告。依綠能107年財報記載,綠能因這個長約,可能面臨最高約新台幣150億的天價求償,但綠能沒告訴投資人的是選擇另簽長約換取撤告,打的是什麼算盤?而在申請債務協商時,董事會難道不知Hemlock長約帶來的鉅額或有負債風險,還是真的認為綠能有浴火重生的可能?另獨立董事對這個異常合約有無表達異議?也令外界相當質疑。

此外,大同集團對綠能的債權也相當驚人!光是大同公司對綠能的應收款至108年7月就達13.5億,另尚志半導體對綠能也有應收帳款1.08億,綠能合併報表的子公司同昱能源對綠能也有4.2億的債權,大同集團這幾年來大量輸血給綠能, 在綠能啟動解散清算後能夠回收多少債權令人憂心,意味倒楣的不只是綠能的股東和員工,大同小股東也再度中槍。

除了大同集團的股東們,銀行也是當然的受災戶。金管會銀行局16日公布,截至7月16日共有六家國銀對綠能有授信,總授信餘額為36.33億,已提列備抵9.91億元,預估損失達14.54億元。災情第一的京城銀行授信餘額達28.93億, 京城銀除宣布將28.93億債權一次提列虧損外,也發函給綠能及大同集團,告知對方的舉動「已形同對紓困協議的違約」,京城銀將啟動擔保品的標售。

綠能接下來將召開股臨會通過解散清算案,但不管通過與否,綠能及大同集團都有必要向股東、銀行、主管機關說清楚講明白,綠能與美商的不平等條約如何解決?美商是否會提出天價求償?集團其他公司是否還會承擔此一未爆彈的風險?令人感嘆的是,這家狀似龐大的集團多年來營運沒有最壞只有更壞,利空彷彿永遠出不盡,淪為一齣沒有贏家的拖棚歹戲。(王榮章)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