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味全龍考驗頂新魏家的智慧!

解散20年的味全龍重返中職,舉辦球迷見面會。圖/本報資料照片

解散20年的味全龍職棒隊今年初宣布將大復活,並順利在6月底正式加盟中華職棒成為第5支球隊。本月17日味全龍將在斗六球場舉行開訓及球迷同樂會,不過,對於味全龍高調宣示回歸,不論味全龍球迷或味全小股東其實都是憂喜參半,心情相當複雜。

先來看龍迷的部分,中華職棒在1990年成立,4支創始球隊中,以兄弟象、味全龍的人氣最旺,而味全龍不僅在職棒元年拿下總冠軍,更在1999年完成三連霸的壯舉,讓龍迷嗨翻天;不過,入主味全未久的頂新集團卻在當年宣布解散球隊,讓味全龍成為世界職業運動史上,第一支在達成三連霸偉業時遭解散的球隊,也讓錯愕的龍迷深感遭到背叛。

也因此,今年味全龍宣布復出,部分老球迷反而覺得憤怒,甚至傳出頂新集團只是想藉此洗白企業形象的批評,這種反應並不令人意外,畢竟當年剝奪龍迷情感寄託的正是這個企業,也因此,味全龍球團如果認為如今球迷會立刻釋懷,並敞開雙臂迎接狂龍回歸,恐怕是一廂情願的期待。接下來,味全龍要如何一步步喚回龍迷的心,將是球團的一大考驗。

至於味全股東部分,如果味全龍復出後能打出好成績,並對職棒發展做出貢獻,對味全形象的提升與產品行銷當然頗有助益,股東們也會覺得與有榮焉。不過,日前雜誌報導頂新魏家有意讓味全買單,也就是由味全來養一支職棒球隊。

眾所周知,國內職棒是門賠錢生意,縱使不到錢坑的地步,也絕對是昂貴的開銷。基本上,30年來沒有一支球隊賺過錢,中途認賠出場者卻比比皆是。諷刺的是,現有4支球隊中經營最成功、5年拿下4冠的Lamigo桃猿隊,在7月初無預警宣布啟動球隊轉賣,母集團La New董事長劉保佑不諱言經營職棒16年讓他賠了16億元,更感嘆「經營職棒球隊太辛苦了。」

先來看味全龍復出需要多少開銷?初期支出包括加盟金1.2億元、5年經營保證金3.6億元、地方棒球振興基金1億,總計要先繳5.8億元;之後是招募球員的簽約金、薪水,另外整修主場、農場也要一大筆費用,林林總總光開辦初期估計至少要8億元。而這還只是前置作業,正式營運後,預估每年要虧損1.8~2億元,也難怪劉保佑感慨地說,職棒其他三隊包括富邦悍將、中信兄弟、統一7-ELEVEn獅的背後都有富爸爸撐腰,中小企業經營職棒太辛苦了。

再來看味全的現況,味全目前股本50.6億元,相較上述富邦金、中信金、統一及7-ELEVEn等三大集團的股本與獲利規模,可以說完全不成比例,以這樣的條件要長期養一支職棒球隊將是不可承受之重。實際上,2014年食安風暴及之後引發的滅頂事件,讓味全深陷危機,不僅最重要的鮮乳產品市佔從4成多瞬間腰斬,股價也自50元高檔一路崩跌至15.85元,公司也連續4年無法配發股息;一直到去年味全陸續以130億元處分三重廠、26.6億元賣出埔心牧場,並大幅償還貸款減輕沉重的利息支出後,味全才算恢復了元氣。

除了處分資產套現並大幅改善財務結構,味全也藉此拋開埔心牧場每年2~3千萬的虧損,另外也將自營的林鳳營牧場轉租給專業酪農,讓年虧2億元的林鳳營牧場止血,經過連番努力與調整,今年起味全的台灣業務可望不再虧損,加上大陸業務快速成長,法人因此看好味全的轉機與未來成長,股價日前也一度大漲至36.5元。

其實從大股東的角度,讓味全揹上職棒球隊的沉重包袱絕非明智之舉!以頂新魏家持有4成股權來說,若公司每年認列味全龍的業外投資損失2億元,魏家按比例將「分擔」8千萬的損失,其餘1.2億元虧損則由其他股東「認捐」,表面上似乎有利,但對應到資本市場,若以本益比10倍計算,味全市值將因此減損20億元,換算魏家財富減少8億元,顯然是得不償失的盤算。

味全龍目前由魏應充以頂新和德文教基金會創辦人的名義主導,接下來必須成立一家運動公司負責營運。對味全來說,最好的方案是由味全授權給新公司,授權費則以廣告折抵,如此對企業形象、產品行銷、股東權益都是最有利的安排。

而對頂新集團來說,魏家親自站在第一線,對當年解散球隊做出救贖,並為中華職棒帶來新氣象,才有機會逐步扭轉外界的負面印象,寄望有朝一日重新擦亮頂新的招牌。就像魏應充在臉書上說的,「因為熱愛棒球,我樂於當幕後的推手,當球隊的後盾是我的責任與使命,期待未來大家繼續給予我們鞭策與支持,一起讓味全龍榮耀台灣、感動台灣。」要如何重新感動台灣?有賴頂新魏家兄弟展現高度的智慧。(王榮章)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新聞室每天經手的新聞不計其數,資深編輯以專業角度暢談政經現況。

編輯室報告

工商時報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