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弱小跟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組織內愈高層的管理者,慣於發號施令、略有成就即光環籠罩,就愈難去除傲慢,傲慢則導致敗亡。圖/取自pixabay網站

「弱小跟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是知名科幻小說《三體》中膾炙人口的名言,此言闡述亦頗符合組織存亡的道理。筆者於在職班帶領個案,討論企業敗亡的眾多原因,學員往往關心那些原因是管理者可以直接完全掌控的,歸結下來,諸如環境、運氣、競爭對手等原因,都難以掌控,真正可受控的只有管理者自身心態;弔詭的是,組織內愈高層的管理者,慣於發號施令、略有成就即光環籠罩,就愈難去除傲慢,傲慢則導致敗亡。

傲慢為何導致敗亡?全歸於人品決定成敗,可能過於武斷唯心,從史例或可掌握更細緻的事理轉折。春秋末期,晉國政事被韓、趙、魏、智、范、中行等六氏操控,韓趙魏智四家先合力滅了范及中行、分割其土地,剩下四家又以智氏最強。智宣子想立最喜歡的兒子智瑤為繼承者,另一子智果則勸智宣子,說智瑤雖然才能突出,但殘酷不仁,恐帶來禍患,智宣子依舊冊立智瑤。智瑤接位後,曾在宴會上會見韓康子,直呼韓康子姓名,此舉違反貴族間禮儀規範,韓氏家臣向智瑤表示不滿,智瑤卻再度蔑視韓氏家臣,韓氏內心極怒、卻憚於智氏強大不敢反抗;於此,智瑤對規範的傲慢,使其成為無須以規範相待之人。

智瑤欲進一步打擊韓趙魏三家,便以增強晉國公室實力之名,提議韓趙魏智四家都獻出一萬戶的大城給晉國國君,由於智氏實質控制了晉國國君,故這些城池都會落入智瑤手中。韓康子不願獻城,但家臣勸告若不給城,智瑤將聯合趙魏攻打韓,不如給城,若其他兩家不願給自會與智氏拼戰,對韓會較有利,於是韓康子獻城,魏桓子也獻出城池,但是趙式決心與智氏對抗、不肯交城。其實當時韓魏兩家都意識到,趙智兩氏間積仇矛盾已深、必然絕決,故等待趙氏帶頭反抗。於此,智瑤傲慢地將本應虔敬面對的侍上義理,編造成為搶掠同僚的憑據,對義理的傲慢使其成為無須理喻之輩。

智瑤接著聯合韓魏兩家舉兵想滅掉趙氏,承諾滅趙後平分趙地。趙氏逃到其長期經營的晉陽,此地糧食充足、城郭堅實、百姓團結,智氏長期包圍晉陽、強攻不下。智瑤出計,掘開汾水河堤,淹灌晉陽水深達六尺,晉陽糧食逐漸不足、房屋倒塌、百姓開始易子而食。智瑤得意地邀韓主和魏主觀看水淹晉陽,說道:「始,吾不知水之可亡人之國也,乃今知之」,韓魏面面相覷,心生恐懼,擔心自己成為下一目標。

趙氏面對困境、並未投降,趙氏謀臣以唇亡齒寒之理勸說韓魏,形成同盟反擊智氏,智氏慘敗,全族被滅。然而過程中,跟隨智瑤作戰的智果,觀察到韓魏二主色動意變,判斷韓魏可能背叛,故建議智瑤或者除去韓魏兩主、或者結交韓魏兩氏重臣、許以封地,以影響韓魏二主使其不致背叛智氏;智瑤認為已承諾分地、韓魏不會背叛,他也吝於給韓魏重臣封地,對智果的正反建議都不採納。智果見無法挽回,為保智氏,決定帶部分族人另立宗廟,避開全族被滅的災難,得以保存香火。於此,智果的謹慎讓智氏免於全族覆滅。相形之下,智瑤先前要求三家出地的傲慢,弱化了韓魏智聯盟;以慘酷勝狀矜傲韓魏,更摧裂了本就脆弱的聯盟;智瑤恃智氏之強,漠視聯盟一旦重整後的戰力翻轉,都可看出傲慢為禍之烈。

智氏傾覆顯示傲慢的組織及其領導者,會無視規範、自居強勢、看輕競爭者、搶掠合作者。對照企業組織,心態傲慢往往會無視產業規範(例如食安或操作營運規範)、自居強勢動輒以「公司規定如何如何」打發顧客抱怨、看輕競爭者而盲目自認擁有優勢不思改良產品、不謀共贏共榮誠心對待合作者,都是典型的衰敗原因,印證了「弱小跟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看新加坡的長遠產業政策談國家發展

國家主義高漲,科技產業遭殃

談任何國家都適用的一個宏觀經濟理論

全球GDP三分天下

味全龍考驗頂新魏家的智慧!

 

「 古人用一生的成敗榮辱,帝皇以一朝的興衰治亂,向今人深遽地傳達貫穿古今的決策及管理原則,等待後人探索闡明。」

鍾憲瑞

國立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管理暨歷史雙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