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福懋油案 看獨董爭議

福懋油在6月股東會時意外變天,成為第一個掌握過半持股卻痛失經營權的案例,之後更引發連串公司治理及疑似掏空危機。圖/本報資料照片
福懋油在6月股東會時意外變天,成為第一個掌握過半持股卻痛失經營權的案例,之後更引發連串公司治理及疑似掏空危機。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王榮章

國內獨立董事制度近年來爭議不斷,最新案例是老牌油脂大廠福懋油。福懋油在6月股東會時意外變天,成為第一個掌握過半持股卻痛失經營權的案例,之後更引發連串公司治理及疑似掏空危機。上周,隸屬新公司派的獨董萬益東(廣信益群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請辭,除為經營權之爭投下重大變數外,也再度凸顯獨董制度的種種弊端,值得主管機關高度重視。

福懋油爭端再起,肇因於以興泰前董座吳金泉為首的市場派入主後,在新任董事長吳美紅(吳金泉胞妹)主導下,趕在興泰公司公布半年報虧損的利空前夕,於8月12、14日兩度動用公司資金買進興泰股票,讓原公司派驚覺事態嚴重,立即向吳派表達異議;加上本報當時獨家披露福懋油經營權變天內幕,引起主管機關及債權銀行高度關切,在內外壓力及擔心購買興泰股票曝光下,吳派在8月15日緊急召開董事會重新改選董事長,由泰生海洋開發改為原董座許忠明旗下的晉昇投資,試圖安撫許忠明一方,但仍由吳美紅以晉昇投資法人代表身份擔任董事長。

然而在壓力暫時緩解後,吳派在10月16日召開董事會要追認8月中的購股案,疑為替持續買進興泰股票鋪路,此舉引發許忠明一方高度疑慮,因此在董事會上宣讀嚴正聲明,質疑此投資案的合理性、必要性及交易相對人?並要求立即查明此案是否涉及背信、掏空,也呼籲獨立董事應善盡監督職責。然而吳美紅無視晉昇投資的反對,在11月21日再度動用4,900萬資金,以盤後鉅額逐筆交易方式買進興泰1,750張,此舉成為壓垮雙方互信的最後一根稻草,也讓許家決心全力反擊,隔日立即撤換晉昇的法人代表,由許忠明回鍋擔任董事長。

由於興泰已是沒有主要業務的公司,一年營收不到1億元,且在股市完全沒有流通性,許家質疑吳派將缺乏投資價值的股票倒貨給福懋油,藉此「套現」9千多萬元。此外,許忠明父子也在11月26日連袂出面指控三名獨董為「掏空案」背書,罔顧公司及股東權益,讓身為會計師的萬益東承受極大壓力,隨即在27日請辭獨董,但也導致吳派頓失董事會優勢席次,雙方回到4:4的僵持局面。

回頭來看獨董制度的爭議與缺失,首先在運作上,原意是取代並強化監察人功能,提升公司治理的獨立董事,但實務上獨董仍是由大股東股權支持所選任,能有多少獨立性是一大問號?也因此常被譏為「假獨立、真門神」或「假獨立、真圖章」。就以福懋由為例,獨董身份背後是御用會計師、營業員與裙帶關係;至於大飲則是關係企業員工,基本上就是聽命行事,完全喪失獨董應有的功能。

運作面的第二個爭議是,儘管獨董存在諸多問題,但法令卻賦予其極大權力,包括獨董是審計委員會當然成員,而所有重大議案均需審計委員會通過才送董事會議決;二是董事會上只要一個獨董表達不同意見,都須在證交所發佈重訊揭露;三是獨董有查帳權;四是獨董有權召開股東會,可以成為經營權之爭時的重要武器。也因此,獨董形同公司的「太上董事會」,只要掌握優勢獨董席次,即使未取得經營主導權,仍有能力癱瘓公司運作,從而取得極大的談判優勢。

實務面爭議之外,獨董選舉制度更隱藏重大瑕疵!現行法令規定,獨立董事與一般董事合併選舉、分開計票,迥異於以往董事、監察人分開選舉的方式;而如同上述所言獨董權力極大,也成為改選時的兵家必爭之地,但合併選舉制使得配票難度大增,如何同時取得整體過半董事及多數獨董席次,無疑是高難度的操作。而在此一制度實施後,福懋油不幸成為第一家合併選舉制度下的犧牲者。

福懋油6月底股東會改選9席董事(含3席獨董),原公司派雖掌握50.7%的過半股權,卻因「配票失誤」敗給持股47.1%的市場派,成為台灣證券交易史上首見案例!由於市場派採取重押獨董策略,佈重兵各以12.3%左右股權、一舉囊括3席獨董,再利用公司派在一般董事部分只配票給4席、另2席等同「奉送」的漏洞,只以5.37%、4.78%股權就拿下2席,合計5席董事成功入主。

反觀原公司派採各約10%左右股權「平均配票」給4席董事及1席獨董,卻因獨董配票低於市場派,最終只拿下4席一般董事。弔詭的是,在福懋油事件曝光後,遍詢各方股務、法務、市場專家,沒有人能提出「必勝」的配票策略,基本上只能賭對方怎麼出牌?讓董事選舉猶如一場博弈,也更加凸顯獨董合併選舉制的高度爭議性。

「福懋油事件」如同掀開潘朵拉的盒子,未來恐有更多企業面臨同樣風險,尤其中小型上市櫃公司將首當其衝。根據金管會規定,上市櫃公司須按股本大小分階段設置審計委員會(由全體獨董組成),其中,實收資本額20億以上、未滿100億的上市櫃已在今年度全數適用;緊接著未滿20億的也要在109~111年陸續適用,意味未來3年將是「福懋油事件」再次爆發的高危險期。

從樂陞案、永豐金案、大飲案到福懋油案,在在顯示改革獨董制度的缺失已刻不容緩,而本報一系列關於福懋油的內幕報導也引發熱烈迴響;唯今之計,應儘速啟動修法,將一般董事與獨立董事分開選舉;另一方面則應全面檢討、釐清獨董的權責,並加重違背善良管理人職責的獨董之法律責任,才能避免公司治理上層出不窮的弊端。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

請總統看看當前公司解散、工廠歇業的困境

公司解散知多少?

大企業與新創公司的婚姻談判 — 股權設計

如何避免上市櫃公司董總家族化?

未上市公司吸金的完美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