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經濟學

武漢肺炎是今年農曆年前迄今的大事。面對這隻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大家有之前SARS的經驗,也都不敢小覷,都小心謹慎的面對。尤其民眾自主管理的意識強烈,出門都配戴口罩,以避免病毒搭載著飛沫進行傳染。然而買不到口罩的問題,並沒有隨著疾管局宣布徵購國內全部生產,並統一調配通路而解決,甚至引起更大的民怨。資源分配是經濟學研究範疇,現在雖然不能用價格機能來分配,仍值得以供需的角度分析。

防護病毒細菌,一般棉布口罩、活性碳口罩,並沒有用,但民眾不需用到N95口罩。最便宜有效的防護,就是不織布口罩,或是俗稱的外科口罩。其過濾作用主要是靠超細靜電纖維布及濾網層,能夠濾除90%以上的5微米顆粒。病毒尺寸本身約在0.1微米左右,但因為這些病毒通常是依附於飛沫中,並透過飛沫進行傳染。因此,只要能夠捕捉隔絕大小約在5微米的飛沫,就可以達到防止病毒由飛沫傳染的效果。但這種口罩不可清洗,用後便應丟棄。

在沒有爆發疫情之前,這類不織布口罩在超商、藥妝、醫療用品店販售,是隨時都可以買得到。超商小包裝,比較貴。藥妝及醫材店是盒裝,每盒至少50件裝,因此平均下來就比較便宜。

疫情突如其來,不織布口罩變成剛性需求,大家開始搶購,口罩變成是稀少資源,尤其正逢春節假期,政府為穩定民心,加強配售,經濟部請物流公司於年假時緊急召回司機加班配送。為反映人力成本增高,加上緊急物流、分裝成本,因此當時限購是一次三片,24元。年假過後,2月1日起反映成本下降,限購仍是3片,18元。雖然有人抱怨還是很貴,但問題仍然是供不應求,只有在超商補貨之後趕緊去排隊,否則一旦售罄,想買都買不到。甚至也有人計算超商補貨的時間,追著超商的貨車跑,希望多買一點。

基本上以經濟學的理論,排隊不是分配資源最有效率的方式。排隊充其量只是能說公平,因為先到先服務,是一個大家能夠接受的公平判斷標準。但是有的隊伍很長,排隊要犧牲的是排隊人的時間成本,甚至要蒐集超商補貨時間,注意卡車時間等等,都是隱藏的成本。

價格機能,這隻看不見的手,透過市場本才是指導資源分配的最好方式。但是現在非常時期,防疫等同作戰,怕被囤積,還要抗疫,價格不再是指標,如何才能達到有效的資源分配?基本上供需還是很重要,這時主控權在政府,政府一定要清楚供需的狀況。

就供給面而言,正常開工後日產量全台頂多是到400萬片左右。另外根據經濟部數據,2019年台灣出口一般口罩約1.7億片,進口數量約4.3億片,其中3.9億片來自大陸,因此只靠台灣生產,不倚賴進口,在正常時候就已嚴重不足。現在大陸疫情緊繃,也自顧不暇,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在庫存消耗完畢後,400萬片的供給量可能是最大的供給量。這都還要假設製造口罩的原料是供應無缺的情況。

台灣2,350萬人,扣除長年旅居海外的台商,加上外來的就業人口,減掉鄉村偏遠、居家不出門,每天可能都要消耗400萬片以上,因此政府必須根據疫情狀況,排定順序。例如醫護人員的需求應該排在第一位,有感冒發燒者也必須要能取得口罩。

防疫傳染考量也要減少民眾排隊的浪費時間及反覆購買,形成不公。採用如上海已經開始的預約制,或是更公平的透過里長分配給家戶,或健保卡管控重複的購買將是必要考慮的措施。另外也要教導民眾,有效率的使用口罩,一般老百姓在沒有社區感染的情況下,實在不須要出門、公車、捷運都戴上口罩。沒有必要的口罩使用,就是浪費,因為使用完也要拋棄,變成廢棄物處理。政府也還要思考,萬一社區感染後的供需大問題,因此現在的口罩使用也不能浪費,要能夠「未雨綢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