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參與表決的股東結構看文曄增資案

文曄公司日前於3月27日所召開的股東常會。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李志強 淡江大學教授、普渡大學經濟學博士

文曄公司日前於3月27日所召開的股東常會,在公司派強力徵求委託書的力道下,通過了私募普通股、私募乙種/丙種特別股以及現金增資詢價圈購等三項增資議案。文曄公司隨即對外發布新聞稿,宣稱順利通過增資議案,並感謝股東的支持。

對於以上文曄公司股東常會的增資議案,先前即有識者為文批判,如此大幅度的增資決策,特別是在私募對象都還沒譜的時候,卻匆促急於闖關,把新近透過公開收購取得文曄公司30%股權的股東大聯大公司,以及甫經通過換股決議,指望取得文曄公司22%股權的股東祥碩公司,排除於門外,而置將近半數關係甚切股東的表決權於不顧,顯然不符實質正當法律程序。

據其新聞稿所載資訊,文曄公司本次的股東常會,出席股數約為86%,而增資議案的可決數則為出席股數的86%。如果未經細究,如此的可決數確實不低,似乎文曄公司大多數股東對於增資議案係抱持支持的立場;然而,如果進為探究本次股東常會表決權的結構,不難發現,這樣的可決數,充其量其實只是公司派一造著意委託書徵求的角力成果,遠非股東意志的真實展現。

從公開資訊來看,文曄公司在本次股東常會徵求委託書的力度,用心甚深,所徵得的委託書高達32%的股數,較諸過往年度幾達一倍以上,可見其勢在必得的決心。而據之前報載,文曄公司董事長鄭文宗夫婦與旗下三家投資公司持有的文曄公司股權即達8.54%,加上其長期策略性合作夥伴的持股,公司派本已掌握有三成多的股權。

以徵得委託書的32%股數,再加上公司派本已掌握的三成多股權加以計算,文曄公司派本身在本次的股東常會,有利於其所提增資議案,而不致跑票的股數已逾六成。此六成的股數,係所謂的捍衛性持股,本即無關乎議案本身的正當性。依照文曄公司於股東會後的新聞稿所示資料,如果增資議案的可決股數,係出席股東的86%,意味著贊成增資議案的股數約為74%;換言之,其實在文曄公司派所得掌握的六成股數之外,所取得的外部可決持股,僅有10%餘的成數,而此10%餘的成數當中,可能還有若干比例是由先前業已應賣而未完全賣出的形式股東所投出。究其實際,若非大聯大公司遭排除參與本次股東常會,文曄公司幾無可能徵得高達32%股數的委託書,以遂其捍衛意志;這樣的表決權結構,如欲聲稱議案係獲多數股東的支持,確實昧於事實。

很顯然地,這樣的股東會決議,完全不具備實質正當性。以真金白銀取得股權的30%股東,僅因技術性的因素,表決權益遭到不當的剝奪,其不合理莫此為甚。如果文曄公司甚且高調宣稱其決議獲得高度支持,顯置特定股東表決權益於不顧。

公司的董事會以及管理階層係受「全體」股東所託,代為管理公司,也因此當然不得對於任何股東給予差別待遇;公司董事會以及管理階層所作的任何決策,如果係以鞏固自己的經營優勢為其著眼,刻意犧牲特定股東的正當程序利益,顯然即係將自己的利益放在股東的利益之上,非僅權力濫用,與公司法所規定的忠誠義務亦有未符。

法令之所以賦予股東對於私募的增資議案得以行使表決權,在於此等議案攸關其股權的稀釋,以及股東權益的保障,如果一個股東會,公司派係藉由欠缺合理基礎的程序上手段,創造股東參與表決的障礙,進而排除實質股東表達其意見的機會,則法令賦權予股東的立意,即已全然喪失,這樣的股東會,只是流於形式,其決議的結果不但是對於股東真實意志的嘲弄,更是公司治理的錯誤示範,不足為式。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