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斷了馬斯洛2個需求鏈

企業生存受威脅,消極悲觀的就直接收攤,結束營業,台南大億麗緻酒店,就是典型的代表之一。圖/本報資料照片
企業生存受威脅,消極悲觀的就直接收攤,結束營業,台南大億麗緻酒店,就是典型的代表之一。圖/本報資料照片

碰到百年一遇的新冠肺炎疫情,管理學的課堂上,知名心理學家馬斯洛(Maslow)的需求階層理論,這個重要篇章,躍然而出,那就是,求生存,正是企業此時此刻經營的第一要務。

資金之於企業營運,如同水、空氣、以及食物之於馬斯洛最底層的必要生理需求,遺憾的是,疫情流竄全球,在各國封境、封城的情況下,訂單遽減、客源流失,成為企業存活的最大威脅。

雖然台灣擁有台積電的驕傲,但台積電只有一家,台灣97%以上的企業,無論是服務業、或是製造業,仍是中小企業,甚至是微型企業,庫存現金一般只能撐3到6個月,眼前,外在環境已造成許多企業資金斷鏈危機。

這也是美國Fed要宣佈無限量供應市場資金,如同直升機撒幣,包括台灣在內的各國政府,也急著對企業紓困,在進入全球解禁的過程中,企業的生存仍然受到挑戰,馬斯洛的「安全需求」的第二個需求鏈,仍是懸斷的,逐步解除社交距離之後的「中間需求」鏈,開始陸續回復。

因此,在生存的最高戰略目標之下,開源不成,自然只能「節流」,而節流的重要環節之一,就是人事成本的降低、以及刪除其它固定成本,當然,消極一點的,悲觀一點的,就直接收攤,結束營業,台南的大億麗緻酒店,只是典型的代表之一。

西方企業最直接,就是裁員,美國4月失業人口才會暴增到逾2千萬人,國內企業,相對積極一點的企業,就是對員工減薪、或是實施無薪假,以時間換取空間,爭取企業存活下去。

高雄星級飯店龍頭漢來,即屬於配套減薪的箇中代表之一,類似的案例,在執行過程中,總會伴隨雜音,畢竟,員工所得減少,是個苦痛,但被員工眷屬或同業汙衊、惡意攻訐成為老闆無良,指稱配套減薪是為了領取政府補助,則是有失公允。

試想,領取3個月,總共幾百萬元的補助,根本難以彌補每月3,000萬元的虧損,企業主或是高階決策者,或許無法要求員工「換位置就要換腦袋」,但為了持續經營,這個措施,算得上是良方,否則,如果不顧及員工就業,直接裁員,不就更簡單、乾脆,成本省更多。

要譴責的,其實是有些變相強迫員工休假、甚至離職,規避企業紓困不得裁員或實施無薪假的政府規定,而申請政府補助的取巧企業。

迄今,新冠疫情仍然嚴峻,沒有人敢論斷製造業、服務業、甚至其它產業,何時可以高枕無憂,馬斯洛第一階層的生存需求、以及第二階層的安全需求,仍然屬於眼前之最,儘管國內有機會很快進到第三階層的互動和社交,但「想要添福壽」的遠期目標和上層需求,恐怕還早。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