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 衍生之不可抗力相關法律爭議

雇主在疫情影響下受嚴重虧損,採取減薪、間歇性工時,得援引不可抗力之主張。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陳博建、吳俐萱 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

2019年12月中國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疫情,隨著全球各地之確診人數遽增,各國政府紛紛祭出相應之措施。而台灣政府也將新冠肺炎列為法定傳染病,並實施口罩禁止出口、旅遊管制等政策。此次疫情對於全球經濟亦造成重大影響,許多產業面臨衝擊,更發生契約履行困難之情形。在此情況下,是否可以援引不可抗力來調整當事人間之權利義務,值得研究。

不可抗力之規範散見於我國之民法、海商法等多部法律中,而當事人間之契約通常亦會訂立不可抗力條款,其概念係指,發生非人力所能抵抗,無法事前預見和避免之自然或人為因素之外界力量,如:水災、火山爆發、地震、戰爭、內亂、罷工等等,因而導致契約有無法履行之情事,得依此主張免除或降低契約責任。而新冠肺炎疫情是否能構成民法之不可抗力、不可歸責事由及情事變更等議題,可以參考過去在SARS期間,我國實務見解之認定。

從SARS疫情期間之案例可知,在買賣契約中,若於締約後,疫情蔓延,嚴重影響口罩、酒精及耳溫槍之市場供需,加上經濟部又頒布相關禁令,徵收和禁止口罩、酒精、耳溫槍等物資出口。此時,若仍要求債務人依約履行,給付此類商品,則有失公平,應可以主張有情事變更原則適用,或是認定為不可歸責,而不用負擔違約之責任(參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739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93年度國貿上字第6號判決)。

除了上述與防疫有關之特定物資之買賣契約,於其他契約之類型,如:勞動契約或是旅遊契約等也面臨相同之問題。雇主在疫情影響下受嚴重虧損,採取減薪、間歇性工時,得援引不可抗力之主張;而原先預定之旅遊行程,因為疫情波及而取消,法院認為構成不可抗力,屬於不可歸責於雙方當事人之情形,而免去雙方之契約義務(參臺灣高雄地方法院93年度勞簡上字第6號判決、臺灣台北地方法院台北簡易庭92年度北簡字第16486號判決)。

不過,並非任何受疫情影響之個案,皆能成立不可抗力之免責,亦有判決見解認為,假如契約履行地並非疫區、疫情影響時間亦屬短暫或是疫情非違約結果之唯一因素,則疫情之影響尚未達動搖締約基礎之程度,不構成情事變更或不可抗力事由(參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899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字第86號判決)。

綜上所述,在我國先前經歷過SARS疫情的特殊背景下,實務上已有肯認疫情確可構成情事變更、不可抗力與不可歸責事由的前例,但仍要在個案中舉證證明相關事實才能符合法律要件。如因配合政府之管制措施,造成之違約,法院傾向判定不用負擔違約責任,其他之情形則需從個案事實去審酌疫情的影響程度和相關性。當疫情逐漸趨緩之同時,因疫情所生之契約履行之法律爭議或許才正要開始!

(本文僅為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事務所立場)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