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退舊制未爆彈 企業如何優化成本效益

受到疫情影響,各企業營運受衝擊,倘若還要籌備大量現金去支應舊制退休金補充提撥,對多數企業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圖/本報資料照片
受到疫情影響,各企業營運受衝擊,倘若還要籌備大量現金去支應舊制退休金補充提撥,對多數企業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葉佳羚 韋萊韜悅精算與員工政策管理諮詢協理暨資深顧問

部份企業於過去五年其舊制退休金會計負債增加超過20%,係因企業內具舊制年資人員流動狀況相對穩定、提早退休的意願也較低,隨著大環境利率下降,造成舊制退休金負債及成本逐漸升高,若未來利率持續走低,負債及成本仍會不斷上升。

勞退條例新制(LPA)自2005年7月1日實施至今,即將屆滿15年,而企業當中具有勞基法舊制退休金年資的本國籍員工,達退休條件人數日益增加。根據韋萊韜悅內部統計,其客戶中具舊制年資的員工,有超過60%將在未來五年內達退休條件。為因應支付退休金的高峰,以及勞基法第56條對於存放於台灣銀行的舊制退休準備金提撥水準之要求,已有企業開始面臨大量的現金提撥,且隨著員工年資漸長、工資增加、以及人數變化,每年的補充提撥金額將有大幅的波動。

值得一提的是,受到新冠疫情爆發的影響,造成各企業營運衝擊,對於業務運作的現金需求日益增加。倘若還要籌備大量現金去支應前述政府要求的舊制退休金補充提撥,對多數企業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此外,據韋萊韜悅觀察,部份企業於過去五年其舊制退休金會計負債增加超過20%,係因企業內具舊制年資人員流動狀況相對穩定、提早退休的意願也較低,隨著大環境利率下降,造成舊制退休金負債及成本逐漸升高,若未來利率持續走低,負債及成本仍會不斷上升。

如何免除舊制退休辦法在現金流量以及損益表造成的不確定性,是近年來許多企業關注的議題,並紛紛開始思考結清員工舊制年資的可能性。然而,也有不少企業擔心一旦要結清員工舊制年資,可能需要更大筆的現金支出,質疑結清年資後是否真的能在未來年度有效省下現金流量以及退休金成本?

此外,因結清年資需支付不低於勞基法退休金之給與標準,企業可能會擔憂,對於未達退休條件的員工,結清年資會不會給太多?會不會引發本來想待到退休的員工趁機離退?種種管理上的課題使部份企業對結清舊制年資的做法持保留態度。

由於各家企業的舊制退休金提撥管理政策以及員工的年齡年資結構有所差異,因此執行舊制年資結清可達到的效果也不一而足。據韋萊韜悅退休金精算專案經驗,有的企業其存放於臺灣銀行的勞工退休準備金就足以支應結清給付,有的企業雖然在結清時必須準備額外的現金,但卻可以換取未來三或五年後的高枕無憂。

此外,若企業平日依照會計公報規範提列退休金負債,因執行結清年資對於減少退休金負債及成本的效益,於結清當年度即可能有立即的財務收入。而具有舊制年資的員工,因其年齡年資相對較長,對公司已有一定的忠誠度以及工作上熟稔度,依韋萊韜悅輔導客戶的經驗,曾執行結清年資的企業並未因此而有員工異常流動。

韋萊韜悅建議企業可以事先透過周詳的分析,邀請財務部門以及人資部門共同檢視其可行性,除預估執行結清舊制年資可能支付的金額外,應一併檢視可運用勞工退休準備金支應結清年資給付之額度,了解結清當下對於現金及成本造成的影響。

此外,建議企業更需進一步評估未來短、中、長期能達到之效果,精算結清給付何時可以回本、比較後續年度之成本變化;並且盤點員工個別狀況,依其年齡、年資、距離退休之年限…等,了解員工對於結清年資之接受度,藉以擬定合宜的給付方案以及溝通策略,提高執行結清舊制年資之成功率,使結清舊制年資對於企業財務面、退休金管理、組織人力管理上均能發揮正面效益。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