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認股權如何助企業降低營運風險

王道銀行、晟德…等,將庫藏股轉讓予員工認購,希望在這波未見止緩的疫情中,勞資雙方共體時艱,合力度過難關。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林恒生 韋萊韜悅精算與員工政策管理諮詢副總監

新型冠狀病毒自發生以來以出乎意料的程度與速度肆虐全球,嚴重改變世界經濟結構,國際金融市場也從牛市氣氛逐漸轉入震盪時期。當時許多法人投資機構鑒於前景不明,為求避險,兼獲利了結,紛紛趁此機會大幅調節資產配置比重,引起證券市場上一連串的恐慌性賣壓,造成許多公司之市值在三月的股災中急速縮水,股價與獲利能力的關聯性出現短暫性的脫鉤。

回想起在一片低迷的市場氣氛中,仍有公司對產業前景深具信心,且為維護股東權益,開始自市場上買回自家公司股份,如聯發科、宏碁、喬山…等。同時,亦有公司竿頭一步,例:威剛、王道銀行、晟德…等,將庫藏股轉讓予員工認購,希望在這波未見止緩的疫情中,勞資雙方共體時艱,合力度過難關。

而這場因新冠疫情所引發的金融危機,對企業而言,預防性的保留現金已必不可少,畢竟唯有現金才能在這詭譎多變的市場環境中協助公司保持營運,靜待經濟復甦。如果近期內公司有給予員工獎勵的規劃,或許可考慮將發行員工認股權憑證作為一加強或替代方案,改用非現金形式的方式獎酬員工。一方面在這非常時期,員工依然可獲得該有的獎勵,另一方面,公司也能減少現金的流出,強化自身財務結構。

除了節流,發行認股權另有一項優點,就是促使員工與公司利益一致,加強向心力,減少代理人問題。勞資雙方因有共同目標,公司可望經營效率提升,減少隱性管理成本,進而優化管理資源。

只是,自2008年員工分紅費用化開始實施後,按照會計公報規定,無論是庫藏股轉讓,抑是員工認股權憑證,發行成本皆須按公允價值入帳,直接衝擊公司盈餘與可配息金額。因此,在決定授與認股權之前,合理估計潛在費用成了公司管理階層的首要任務。

依照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第二號(IFRS 2)的說明,認股權之公允價值可採下列任一種選擇權評價模型估計,分別為:Black-Scholes-Merton(BSM)公式、二項式模型與蒙地卡羅模擬法。每種模型都有使用上的優劣勢,適用時點端看認股權的發行條件。

此外,評價參數對於發行費用的多寡亦有舉足輕重的影響,重要評價參數包括:執行價格(Exercise Price)、存續期間(Life of the Option)、預期波動率(Expected Volatility)、市價乘數(Exercise Multiple)、預期股利率(Expected Dividend Yield)與無風險利率(Risk-free Interest Rate)。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