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產業合作 聚焦高階製造

台日產業合作,應強化「高階製造實力」。圖/美聯社

文/魏聰哲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三所副研究員兼日本中心主任

回顧台灣製造業成長歷程,無論是零組件的委託加工或者是承接品牌企業的成品組裝業務,「代工」一直是台灣廠商維持生存的最重要商業模式,這也使得台灣製造業在全球品牌產品的價值鏈當中扮演著「影武者」的角色。包括鴻海、和碩、廣達、仁寶、緯創以及新金寶等,目前全球主要EMS廠(專業電子代工服務)當中台灣業者佔有絕大多數。

台廠多年來發展出強調「經營者的決策速度、成本合理化、擴大規模經濟」經營模式,累積許多不同於品牌企業的核心能耐,例如:「高資金周轉速度、低成本」的生產管理能力、高效率決策與組織學習能力、迅速導入最新技術之製程建構能力,以及風險管理能力等;藉由這些核心能耐,才能讓台灣代工廠能夠在微笑曲線中的低附加價值區塊上逐步茁壯。

隨著產品的模組化發展,消費性電子產品的組裝代工訂單價格持續下滑,再加上關鍵零組件廠議價能力提升,都讓台灣EMS廠利潤越來越薄、營收成長鈍化,不得不尋求其他創造附加價值的機會。其中,取得與累積電子產品關鍵技術的核心能耐,是提升附加價值的重要策略。台日電子產業向來合作緊密,從單純代工乃至於聘請日本退休技師擔任顧問進行技術指導等合作關係,台廠人員對於日本製造現場多有深入了解。2016年引起極大矚目的鴻海入主夏普,並非偶然,而是台廠維持成長的必然方向。所以,連結日本長期累積的關鍵技術實力,強化「高階製造實力」,是台灣電子產業升級發展的重要途徑。

然而,現階段台日產業合作關係僅只於「垂直整合式互補分工」(即日本負責研發設計、台灣負責生產或物流等),未來想轉向以關鍵技術互補為主的高階製造合作關係,仍然困難重重。

在台方的問題方面,台廠以短期投資即欲取得技術專利的思維來與日廠合作,使得台日技術人員之間無法進行長期性的溝通協調,讓台方深入理解日本關鍵技術內涵,難以將日廠累積的研發成果完全應用到市場需求端,發揮日本關鍵技術的最大價值。相對於此,日廠對於自有技術知識過度保護的謹慎態度以及過度注重程序規範(SOP)的工作習慣,使得台日合作進度緩慢,在全球科技創新快速競爭的環境下,可能讓長期累積的技術研發成果在還沒商品化之前即失去市場應用價值。

展望未來,面對台日高階製造合作轉型問題,台灣電子產業可以採取幾項對策。第一,台廠應改變短期投資取得日本關鍵核心技術的投機思維,與日廠建立長期互助學習關係,以達成高階技術共創之目標。基於企業文化與規模不同,台日之間仍然產生許多合作認知的落差。未來台日雙方應調整合作心態,在合作程度與效率上取得平衡點,重新建立關鍵技術合作層面的信賴關係,是台日高階製造合作是否能夠順利進展的重要關鍵。

第二,台日合作轉型過程,應改變日廠的「過剩設計」與「過剩品質」思維,結合台廠能依市場需求變化調整關鍵技術組合的科技應用能力,開發新興市場的高階產品需求。

日本電子產業發展問題在於過度追求高階技術發展,但卻忽略因應全球不同市場需求的重要性,因而在日本以外的新興市場產生「過剩設計」與「過剩品質」的問題,導致產品國際競爭力下滑。日廠雖擁有較為紮實的關鍵技術研發能力,但是在組合關鍵技術成為具有顧客價值的產品技術方面的經驗較為薄弱,而這正是台廠的優勢所在。因此,透過以關鍵技術互補共享為主的台日高階製造合作模式,將有助於拓展新興市場高階產品需求,並且讓日廠長年累積的技術研發成果能夠發揮最大市場價值。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