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界最大的根本性變化:責任投資

全球的ESG投資都面臨一個普遍的問題:當投資者聽到ESG時,他們每個人聽到的東西都不一樣。圖/pixabay

文/Jean Raby 法盛投資管理執行長

近年來,投資業在對待責任投資的方式上發生了根本變化。現在需要的是真正的透明度,以及認識到以環境、社會責任和企業治理(ESG)為重點的投資(例如ESG基金)並不是一種同質化商品。全球的ESG投資都面臨一個普遍的問題:當投資者聽到ESG時,他們每個人聽到的東西都不一樣。

ESG不該是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通用方法。它的要素也不應該在各項投資中等量呈現。相關問題的醞釀形成不是一兩天,而問題解決起來也很花時間。一個多元化的投資組合,不僅可能需要氣候方面的專業知識,同時也需要治理方面的獨立專業知識。

ESG可以帶來很多東西,包括風險管理、績效以及對現實世界的影響。投資者需要的,不是風景秀麗的風車照片。他們需要透明度,才能知道是否物有所值,才能區別不同的策略,並像考量投資風險一樣,還要讓ESG符合他們的投資組合需求。

僅僅在幾年前,責任投資還被認為是一種小眾投資方式,且僅限於歐洲。有些人認為它有損信賴義務,還有許多人不看好它的投資回報。

如今時代變了。全球各地的投資者—無論是機構還是個人,現在都開始關注資產負債表以外的問題。大環境也在加速這個趨勢。例如最近英國就宣佈發行首批綠色主權債券的計劃,並要求企業披露氣候風險,以邁向淨零碳排放經濟。

在第三方管理的金融資產持續成長下,大家越來越把投資管理業者視為一股變革力量,能有助於保護環境、提升多元與共融性、促進社會平等與機會、實施適切的治理,以確保公司長期穩健經營。面向ESG投資配置的快速增加,其實並不令人意外。

普華永道(PwC)最近的報告指出,2025年ESG資產將佔歐洲基金資產的57%,並稱這是自ETF問世以來 「投資界最大的根本性變化」,讓非財務標準與財務指標能平起平坐。

我們今天在ESG投資上,絕不能重蹈當年被動投資激增的覆轍。秘櫃式指數化投資(Closet indexing)就暴露了透明度不足的問題,削弱了投資者的信任。在永續金融需求增長之際,投資者再次面臨如何從擺脫雜音的挑戰。

目前的解決方法和當年一樣,就是提高透明度,從個別客戶的需求出發。基金經理可以提供適合每一位投資者的ESG標準,但投資者需要明確他們的ESG相關信念。它是如何提高績效表現的?是如何產生影響的?它又是如何在投資過程中執行的?

我們必須確保不會把ESG納入投資策略的競賽,變成一場逐底(向下)競爭,那樣一來,ESG會變得更著重向投資人行銷,而非識別投資人的多樣化需求和利益。真正負責任的投資,講求的是多元,而不是分歧;是講求參與而不是排斥;是講求影響和結果,而不僅是產品;同時也是講求超越大盤,而不是跟隨大盤。

投資公司必須積極主動,按照其聲稱擁護的ESG目標進行投票,並定期報告結果,後者做起來並不容易。目前資產管理業面臨重要課題之一,就是缺乏一致的方針和定義讓市場參與者可以檢視包括碳權(carbon credits)、ESG基金和綠色債券等市場。

在我們最近於亞洲舉辦的一場活動中,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國際事務和可持續金融主管Christine Kung表示,由於各家標準不一,要將公司ESG資訊披露納入傳統的監管文件和框架非常困難。

投資者在決策時,缺乏可比性與一致性的資訊披露,也沒有全球一致的定義和分類法可供依循,明顯是一大挑戰。好消息是,監管機構已開始正視這些挑戰。

由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工作小組(TCFD)制定規則,是一個好的開始,但投資者接受這些規則的速度很慢。資產管理業者顯然可以在此時發揮功能,向客戶宣傳這些規則的用處,並在投資中證明它們的功效。

鑒於這些議題的複雜性,投資業無法僅憑一己之力解決全球性的問題。由投資管理業整合ESG是重要的一步,但這還不夠。我們還需要與其他的政府、非政府組織與其他投資者合作,尋找調度與投資資金的新途徑,並與業內同行一起努力扮演推動變革的角色。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