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新冠疫情的工業4.0管理思維

苗栗科學園區的電子廠爆發群聚感染,中央疫情中心迅速在苗栗設置前進指揮所,協助降低宿舍人力、廠區分流作業、實施大量篩檢。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陳清河 世新大學副校長

最近從媒體的報導中,看到苗栗科學園區的電子廠爆發群聚感染,中央疫情中心迅速在苗栗設置前進指揮所,協助降低宿舍人力、廠區分流作業、實施大量篩檢以及擴大醫療收治能量,如今只能祈福早日度過危機。面對新冠疫情所帶來的危機,不但打亂正常生活的常態進而影響社會經濟的運作,甚至讓全球供應鏈中斷的危機。因此本文嘗試針對此一衝擊,以工業4.0智慧化的管理精神,探討製造業與企業體如何順勢進行產業結構的轉型。

工業4.0智慧化產業管理的反思

回顧近三百年的工業發展史,從1760年代的工業1.0機器化取代人力;1870年工業2.0的電氣化帶動生產線管理;20世紀中後期工業3.0的自動化,讓製造期程大幅壓縮與產品具高穩定性;到了德國在2013年提出工業4.0的智慧化時,則彰顯藉由網路運算強化供需自主調控的連結度。

針對跨領域整合的連結,包括對於技術與服務的連結、消費與製造的連結等各個層面,尤其是強調如何優化售後服務,追蹤產品現況運用數位軌跡的連結,以便掌握客戶的需求,這些作為都是工業4.0智慧化產業管理的新思維。

值得關注的是,無論是基於工業型態的演變或是網路模式的進程,工業4.0表面上只是技術的升級,但更多的改變則是涉及另類的消費行為,所引發社會結構體系的變遷。

技術轉型與業務轉型宜雙管齊下

張仁家在其專欄中引用德國西門子副總裁Dieter Wegener的見解,認為製造業主要面對的是生產效率、速度、靈活性等三個課題,其中生產效率不單單是員工的生產效率,速度也不是指在短時間內製造成果;反而是指,企業需要具備的是產品投放市場的時間,以及應對客戶多樣化需求的靈活性。有效響應客戶需求,進而發展工廠智慧化、設備智慧化、能源管理智慧化、物流智慧化的目標,兼顧技術轉型與業務轉型的準備。

工業4.0的結構性改變,最顯著的是單一樹狀結構需轉為分散式星狀結構的供需管理模式,不斷彰顯價值與產值的連結,讓資源的匹配與運用更加準確,掌握從需求出發的智慧製造模式,順勢激發業務轉型的動能。最明顯的是,在疫情持續延燒的狀態,消費者減少在實體通路的消費,企業仍可藉由大量蒐集線上使用者的數據,思考無人化管理及零接觸的商機,推出星狀結構的隨選生產即時制定的供需策略。讓企業能順勢在大量製造的同時,亦能為少數客戶促成客製化且實時成品的產出模式,強調產品或服務的特殊需求以取得市場競爭的優勢。

因應疫情重新思考風險控管機制

綜合上述分析不難理解,企業主必須捨棄過往仰賴經驗和直覺的決策已無法因應客觀的變化,因此並不鼓勵製造業僅單純導入自動化設備,反而應聚焦在靈活調度的運籌能力。面對如今疫情的嚴峻考驗,更應想方設法加入全球分工體系的產業鏈,讓企業體隨時有能力控管多層次的產業供應鏈;亦即,企業體需加速數位轉型,善用雲端、遠距工具乃至多元供應鏈的風險控管機制。

天下雜誌吳怡靜引用麥肯錫公司的觀點認為,企業管理者必須了解數位,並在內部和外部都能有效溝通數位轉型的價值;換言之,企業企圖維持或提升其市場地位,勢必依循外部競爭與需求、技術與政策的變化快速偵測與回應,實現客製化敏捷組織。其核心理念,就在於如何整合現有的產業資源並隨時檢視銷售流程,建立能夠快速反應市場需求、精準生產、降低存貨、減少成本以及跨域合作的產業佈署。

當企業體面對生命出現的缺口時,與其花時間去抱怨或猶豫疫情何時終結,或可順勢尋求生命的出口,謀求企業轉化的機會點。

引用好友劉哲宗董事長所提及的經營理念,「企業面對無情市場的競爭,應堅持現代化管理技術以及傳統型技術管理」,其具體作為就在如何善用企業資源計畫,分散產業鏈風險的經營理念,大幅減少間接人員並縮小廠房面積。產業管理者宜參考破壞式創新的管理思維,勇於面對疫情的衝擊。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