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 玩具產業轉型關鍵

遍地可見的扭蛋機,讓本土的動漫版權及玩具產業有了更多的發展機會。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王福闓 中華品牌再造協會理事長

在疫情的衝擊下,台灣許多產業都發生的劇烈的變化,其中像是觀光旅遊從國際觀光客轉為內需、餐飲服務大幅提高了外帶外送的模式建立,而因為這次台灣的疫情突然升溫,甚至不少產業陷入了停滯的情況。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台灣一直在扶持文創產業的發展,在這當中有著與台灣經濟發展歷史相關的,就是玩具產業。
而在這波疫情下,從銷售到設計生產,甚至是市場需求都面臨了困境,更是到了必須思考轉型的關鍵時刻。

曾是在民國60年代左右,在美系與日系品牌的挹注下,台灣靠著代工的生產實力,可以說是當時最大的玩具製造國,龐大的訂單也帶動國內經濟的發展,同時也開始累積出不少,後來台灣本土玩具產業發展的基礎。

像是美系品牌的美泰兒Mattel、樂高LEGO、孩之寶Hasbro,或是日系品牌的萬代BANDAI、多美TOMY等,但是玩具產業的發展,早期根基在於較為廉價的勞工、生產過程的環保法規沒有現在嚴格外,國外品牌因為發展自有版權的能力較強,所以也能持續地讓生產維持一定規模,並且達到國際化的曝光。

但是當國外品牌因為成本及環保法規的考量,而不在把生產的重心放在台灣時,台灣的玩具產業當時又沒有足夠的自有版權,可以發展成完整產業鏈時,部分的生產廠商只能選擇轉型,甚至生產有版權爭議的盜版玩具。

筆者曾擔任動漫公司的主管,深刻了解台灣的玩具產業並非當時不願意生產本土版權的周邊,但不論是日本動漫的發展規模,還是美系玩具的審美觀,台灣的動漫產業還不夠具備國際化的是市場能力,也因此玩具生產商當時並不能倚靠本土動漫產業做為後盾,來達到自我轉型的目的。

台灣本身的消費者其實也在很長一段時間,收藏都是以美日系的動漫及相關作品為主。以玩具類來說,日系的機動戰士鋼彈、聖鬥士星矢、魔神英雄傳,美系的太空超人、忍者龜、星際大戰,對消費者來說收藏有著紀念與懷舊的意義。而真人化的日系特攝,像是假面騎士、戰隊及超人力霸王,更是讓當時的電視台及錄影帶出租業帶來相當理想的收視與收益。自然在台灣的玩具市場上,販售與流行的都是舶來品,台灣的玩具製造業只能接一些年齡層更低的生活教育玩具或是持續爭取國際品牌的代工機會。

有幸的是近10年來,因為數位環境的興起以,及創作者對於智慧財產權的重視,台灣本土的玩具廠商開始找到的新的商業模式,包含幫只有數位圖像的網路插畫家設計生產扭蛋及盒玩、與本土的新銳設計師共同開發有國際話題的設計師公仔,甚至是直接與國際動漫品牌接軌,進行聯名與設計生產的玩具。

市場的普及化也讓更多的台灣消費者除了關注美日系的玩具外,像是TTF台北國際玩具創作大展的話題性曝光、遍地可見的扭蛋機與盒玩販賣通路,甚至是超商及手搖茶店的聯名,都讓本土的動漫版權及玩具產業有了更多的發展機會。

台灣的本土玩具業者像是研達國際、牛奶玩具、夥伴玩具等公司,在這次的疫情影響下,包含許多來自末端通路的營收都大幅降低,像是扭蛋機不能營業、實體的展覽及新品活動也不能舉辦。對於沒有夠時間累積消費者對版權作品的認知和偏好建立下,消費者並不會像是收集已經熟悉的美日系作品一樣衝動。從線上平台的銷售狀況就可以發現,台灣本土版權的玩具銷售受到的衝擊與影響,明顯比那些有動畫、漫畫、小說影集甚至電影的美日系玩具更劇烈。也因此台灣的玩具產業不只是實體的銷售受到衝擊,在數位環境中的溝通與行銷,更必須要一併思考。

玩具產業畢竟不是民生用品,但是能帶來人心的療癒與安慰,台灣本土的玩具生產設計產業在經歷代工、實體轉型到版權設計開發,也花了不少時間才重新站上舞台。近年來包含香港及對岸也開始關注台灣的本土玩具,雖然疫情造成了巨大衝擊,但或許也是讓整個本土的動漫玩具產業鏈,一起思考更合適的溝通及發展機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