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碳排企業的永續轉型之路

丹麥沃旭售出高碳排本業,投入離岸風場開發和營運,轉型為綠色企業。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陸孝立 勤業眾信永續發展服務團隊 風險諮詢部門副總經理

聯合國氣候變遷小組(IPCC)於今年8月發布第六次氣候變遷評估報告,指出18世紀工業革命以來地球升溫約1.07°C,並嚴厲指出海層融化、海平面變化,在數百年至數千年內皆不可逆轉,人為活動是造成高頻極端氣候的主因。此報告發布恰逢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前夕,勢必督促各國對氣候變遷作出更積極的因應措施及減碳規範。

由於極端氣候的威脅,近年永續趨勢已從ESG風險管理,提升為企業韌性與轉型調適能力,尤其能源、石化、鋼鐵、水泥及半導體等高碳排產業首當其衝。例如在企業持續營運的部分,美國德州年初遭受百年暴風雪襲擊,嚴重影響電力、供水系統,衝擊全球汽車、資通訊、民生等供應鏈及終端商品補給。

而從投資人的角度來看,在能源轉型政策下,全球規模最大的挪威政府主權基金(GPFG)自2015年逐步撤資燃煤產業,另外代表了超過88兆美元資產規模的格拉斯哥零碳金融聯盟(GFANZ)也將依循全球淨零承諾,強化資產及投資組合碳管理。意指未來在碳中和趨勢下,高碳排產業將在資金運用、市場競爭上面臨更嚴峻的挑戰,並需提出更大幅度的減碳與氣候行動,我們建議可參考以下模式發展長期綠色營運路徑:

1、投入低碳製程與能源使用技術:以德國化學公司巴斯夫(BASF)為例,其碳管理研發部門正設計全球第一座電力加熱的蒸汽裂解爐,以再生能源取代天然氣,可望降低化學品關鍵原料在生產製程中9成的碳排放量;另一方面研發新的甲烷熱解技術,希望將天然氣直接分解為氫氣和固態碳,就能在不排放二氧化碳的狀況下量產氫氣,創造減碳貢獻。

2、增加低碳投資規劃,降低財務衝擊:以台灣水泥為例,在水泥熟料鍛燒過程中無可避免將產生大量碳排,除持續投入製程優化降低碳排外,亦積極進行綠色產業布局,包含將在台設立第一座超級電池工廠、收購義大利電動車儲能公司以及和全球第四大車廠Stellantis簽署合作備忘錄,目標成為南歐電動車雙向快充電網龍頭,透過提高綠能投資降低氣候變遷造成的財務衝擊,符合永續營運趨勢。

3、業務轉型,進入低碳領域產業:丹麥沃旭能源(Orsted)前身為DONG Energy(丹麥石油與天然氣公司),2017年出售石油及天然氣上游業務,以2040年達到淨零碳排為目標驅動綠色業務,其投入離岸風場開發和營運,至今已能供應1,800萬人用電量。此企業意識到傳統能源產業的發展將受到限制,因此售出本業轉型為綠色企業,進一步協助其他企業降低碳排放。

當碳管理成為全球無可迴避的議題,接下來幾年我們會發現未能即時因應「去碳」趨勢的企業將逐漸被淘汰,值得省思的是,過去兩次的工業革命皆為人類生活帶來大幅改變,而這些高碳排產業對於民生經濟具有重要影響力,因此除了將減碳作到極致外,高碳排產業的永續轉型將牽引整體產業鏈迎來新一波綠色工業革命,成為人類發展與環境永續共存的關鍵驅動力。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