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東會的合併議案與包裹表決

這幾年上市櫃公司股東會,都曾出現合併議案並包裹表決的事情。圖/本報資料照片

文/陳引超、蕭富庭 拓威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

小明是一位小六學生,因為覺得班長不太稱職,於是在班會提案罷免班長,另一派挺班長的同學則提案應該委請老師調查確定沒有罷免班長的理由。班長是班會主席,因不想被罷免,急中生智說:這二個提案恰好是同類型議案,我們就合併成一案來討論吧。

小明認為班長不可以這麼做,舉手抗議說:他的提案是罷免班長,主席有義務把他的提案如實列入議案。還有罷免班長和請老師調查沒有罷免班長的理由,是相互矛盾而且不能放在同一案討論的。二個提案應該分別討論、個別表決!

這幾年上市櫃公司股東會也曾出現這樣合併議案並包裹表決的事情,尤其2019年某公司討論解任獨立董事股東會,以及今年某公司股東會,都曾將「解任獨立董事」的股東提案和「委請外部專業人士進行專案查核,以明獨立董事並無股東提案之事由」的董事會提案合併成一案進行討論表決,引起股東關注。然而,公司法允不允許公司將個別提案併成一案並包裹表決呢?

我們先來看經濟部和法院怎麼說。經濟部2006年2月8日解釋,同類型議案究採併案處理或分案處理,允屬公司內部自治事項,由公司自行斟酌處理。法院的說法基本上也是延續經濟部解釋,認為「解任獨立董事」和「委請外部專業人士進行專案查核,以明獨立董事並無股東提案之事由」等兩提案都是針對獨立董事的解任及事由,屬於同類型議案。既然是同類型議案,應該併案或分案討論,就是公司內部自治事項,公司說了算。

可是,正如同小明所質疑,將「解任獨立董事」和「委請外部專業人士進行專案查核,以明獨立董事並無股東提案之事由」兩提案併在一起處理,真的沒問題嗎?

首先,同類型議案的定義為何,尚未見經濟部或法院判決進一步闡釋,那我們就從「解任獨立董事」和「委外查核獨立董事」兩議案的本質來探究。從目的來看,上述兩議案一個是要解任獨立董事,另一個則是要調查獨立董事有無失職或不適任等情事,截然不同;再從決議方法來看,一個是要特別決議,另一個則普通決議即可,那麼併成一議案後,究竟該採特別決議,抑或是採普通決議辦理呢?既然議案目的及決議方法皆有不同,則將上述兩議案評價為同類型議案而併案處理,似非周延。

其次,如果公司將上述兩議案分別處理,股東在表決上可能會有四種排列組合多種結果,但如果把上述兩議案併成同一案,股東在表決上便只會出現全部贊成和全部反對二種結果。也就是說,當股東想的是「把獨立董事解任掉,但不需要委外查核」時,那是該投贊成?還是該投反對?百思不得其解,實際上根本沒法投,這就限制股東表達自己意思的空間,剝奪了股東對兩個議案分別討論及分別決議的權利。

此外,公司在將「解任獨立董事」與「委外查核獨立董事」併案處理下,如果進而認為解任獨立董事須以完成委外查核為條件,似乎也違背了公司法第199條第1項前段「董事得由股東會之決議,隨時解任」的規定。

基於以上觀點,將「解任獨立董事」提案和「委外查核獨立董事」提案併為一案處理,妥適性值得再思考。不過,正因為公司法沒有明文禁止,合併議案包裹表決究竟行不行,仍是見仁見智。若採經濟部的見解,傾向同類型議案可以併案處理,屬於公司內部自治事項;但如果從股東清楚表達其意見的角度出發,應該讓股東就每一個議案都有可以明確表達其意見的權利,公司不能不當干擾或限制,所以原則上應禁止公司合併議案並包裹表決。

本文所舉「解任獨立董事」和「委外查核獨立董事」併案只是包裹表決的一種案例,其問題核心仍在於:究竟公司股東會可不可以將議案合併並包裹表決?這個問題,與公司治理及股東權益密切相關,但公司法沒有明文規定,法院判決則有不同見解,期待經濟部正視問題,日後修法明文規定或再以函釋釐清爭議。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