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如何以權變替代零和的經營模式

圖/Pixabay
圖/Pixabay

陳清河/世新大學副校長

過往處於封閉的市場中,常見企業主試圖以零和遊戲(zero-sum game)的商業模式處理競業議題,然而現代化的企業在面對市場多元化競爭的挑戰,反而須要想方設法尋求有效的運作策略加以調適。因為歷經多方印證,市場的經營理念並非類似政治或軍事談判的情境,經常著眼於計較組織的利害得失,或者讓矛盾和對立的輸贏結局都是歸零的狀態。亦即,在日趨跨業化與全球化的產業環境,企業更應思考如何藉由權變理論(contingent theory)去替代零和遊戲的組織策略與經營模式。

零和與權變市場競爭策略的差異

零和遊戲之所以難以適用在企業競爭的原因,就在於其遊戲規則經常是以贏家的獲利總數等同於來自輸家的損失,亦即讓兩造輸贏結果永遠為零的結局;更具體的情境是,零和遊戲的過程常是處於較封閉且稀有市場的狀態,在無後顧之憂的條件下,讓企業經營者較不會去考慮創造任何可能衍生價值,或是盡量擴大市場規模的情境下處理市場競爭行為。

由於零和遊戲的概念傾向堅持反對合作主張的激烈鬥爭,因此其善用手段諸如以非常態價格交易、合併收購或結合聯合的模式,傾向以人性本惡的叢林法則,寧可違背承諾、破壞協議,甚至脅迫恐嚇的方式,去營造極端對立的競爭模式;簡言之,企業主為了贏得競爭可以不擇手段,全力追求獨占市場的目標。

由此可見,零和遊戲的意涵經常會完全捨棄企業信任感、共利共生以及相互依存的互賴需求,推翻溝通協商與化解分歧的經營策略。然而,企業權變的理念極不相同的是,不斷的嘗試將市場規模加大,營造產業鏈分享的作為,簡言之就是一種價值創造共贏共享的市場需求。

企業選擇市場權變的理念與範例

根據國家教育研究院對權變觀念情境的詮釋,認為權變係來自綜合程序學派、行為學派、計量學派及系統學派等路徑,屬於一種能配合外部環境的流變,盡量採取因地制宜、通權達變的整合式管理。

進一層彙整企業的權變式組織管理或市場經營理念,應有以下幾點特質的考量,包括強調反對兩極論的對立以及講究共利的管理法則、堅持殊途同歸取代純粹理性決策的慣性、兼顧效率與效能求取平衡的管理目標、標榜管理階層的分工分權式合作理念、力求組織群策群力的管理任務,以及積極配合外部環境的變化採取彈性方案等作為。

以現存的市場範例中採取權變觀念的企業競爭模式,諸如在市場中一直存在比鄰相處的超商、疫情當下的宅配與外送平台的競爭,以及各類寬頻平台的共存機制等商業情境;再則如哈佛商業評論曾提出蘋果與三星、福特與通用,或者是Google與Yahoo等全球性企業的平台競合案例。不難理解,上述企業在面對競爭市場中,為何需要尋求互補的運作機制,必然是經過精確內外部環境成效分析的決策。

企業選擇市場權變理念的利弊分析

企業選擇權變理念經營的起心動念,當初是來自於人力管理的實驗,也就是組織在不同情況之下,面對不同的人群要用不同方法管理的思維;其後才因應全球化競爭新經濟力量,企業逐步接受競合模式以達成市場領先的目標。然而企業經營的複雜度絕非套用簡易公式便可一切順遂,更非僅存一套宏觀的理論即可成功;換言之,僅求和諧仍非企業成功的保證,最重要的概念仍須關注企業必須防止競爭力受損的因素。

不難想像,企業的權變理念仍然存在一些根本的缺陷,雖然以變應變的管理方式在於與時俱進,但是最大的風險就在沒有統一的概念和標準。因為科技、法規或競爭環境對組織而言僅屬相關變數,任何的企業合作或共同建立技術,背後還是潛藏著另一種型態的競爭,例如組織內部型態的改變、外部競業策略的衝擊以及企業文化高低落差等因素,常會出現難以理解的危機。簡單的義理是,任何管理上的決策與措施,仍需從不同角度去衡量才能做出較適當的決策。

由本文的分析不難理解,任何企業的經營策略皆需要有競爭目標,但更需要有整合協調與解決方案。引用卡特爾模型(Cartel Model)的理念,許多企業的合作只是一種壟斷市場的權變機制,雖然共同目的都在協力達到市場顯著箝制力量,但其結局仍常因法律、會計、信用以及企業不協同的風險,縱使未受外力的干擾仍有無疾而終的遺憾。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